仙逆TXT > 修真小说 > 修仙要靠鬼 > 第四章、鬼王逛街
    “昨天早上专业课的时候我这不快要迟到了嘛,就跑得有点快,带了早餐回课室打算下课再吃,没想到不小心滑倒了,那份炒粉飞了出去。那可是竹园三姐亲手做的炒粉啊,就这么飞了。你知道竹园三姐吧,她做的早餐是全校最好吃的!”

    “行了行了,说回重点。”云青打断了胖子的话,这家伙说到吃的就特别来劲。

    胖子哈哈一笑,“然后那份早餐刚好就洒在秦微身上了,因为太狼狈了,她就马上赶回去宿舍换衣服。不过后来因为迟到,出勤被扣分了,而且还会影响到她的奖学金。”说到这胖子都觉得愧疚,“哎呀,我这次是真的对不起秦校花了,青哥你要知道,全校里面有多少秦校花的护花使者吗?听说比我们整个系的人都要多。”

    听到这里云青也大概知道为什么张纯师为什么会被张爽堵在天台了。

    “这张爽也是秦微的护花使者吧。”

    胖子点点头,又摇摇头,“张爽可不止是护花使者,还是全校公认的秦微骑士,有他在场,谁敢做出头鸟。大一的时候,白水大学里面的校园霸主还是颜值担当明目张胆的过来向秦微表白,那时候可轰动了,对方来势汹汹,直接搬了几十人帮忙摆阵。”

    “哦!我也想起来了,大一有天我回学校的时候撞见过那群人,都是些开豪车的有钱人啊,摆了个心型嘛,中间我记得还堆满玫瑰花。这也太强势了点。”云青当时也被对方的架势给震撼到,还以为是明星来学校拍戏。

    “但是后面的事情你可能就不知道了,就在第二天,白水大学那个校园霸主转校了,一夜之间离开了这座城市。”胖子卖关子笑说,“很少人知道那一夜发生了什么,不过我收到一些消息,青哥你想听不?”

    “不想。”

    “就知道青哥你也会好奇。就是张爽,听闻是张爽动用力量直接把对方给弄走了。”胖子言语之间还有些热血沸腾。

    云青拍了拍胖子,“张爽能把一个校园霸主给踢出去,你比起那个校园霸主怎么样?”

    “我,,,倒霉啊。”这次闯的祸可比殴打教授还要严重十倍啊,“我这是要完蛋了,张爽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两人一直走到分岔口,云青往左走回家,胖子往右回宿舍。

    路上,云青问起阿瑶,那只眼睛是怎么回事。

    阿瑶趴在云青头上,张望着车水马龙的街道,“就是阿瑶把眼睛借给哥哥了啊,阿瑶的眼睛好不好看。”

    “那些被我看见的人会怎么样?不会闹出人命吧。”这是云青最担心的事情,未知的力量使用起来实在太过可怕,他和张爽之间只是单纯的打闹,要是伤害到对方的性命,云青有些后怕了。

    “哥哥放心,你没有使用到阿瑶的眼睛,只是把它睁开而已,所以不会有什么力量,那些人的精气神被眼睛吸取了一些,他们年轻气盛,过几天就会恢复过来的。”

    听到不会出什么事情云青放下心头大石,不过阿瑶眼睛的力量还没使用就有这么强大的威力,光看一眼就能把对方抽干。鬼王实力,恐怖如斯。

    云清回到家,那是他生活了二十二年的地方,之所欲选择在青葵大学上学,就是因为青葵离家近,他可以照顾家里的奶奶。

    “我回来啦。”

    “现在才回来!饭菜都要凉啦!快点吃,我约了陈姨她们打麻将的!”奶奶着急的吆喝道。

    饭桌上奶奶几乎是直接把菜吞下去的。

    “哎呀,你就不能吃慢点吗?都不怕咽着。”云青给奶奶夹了些青菜,“吃些青菜,老是吃肉的。”

    “你奶奶牙齿不好使了,得省点用。”

    不过十分钟,家里只剩下狼藉的饭桌和慢悠悠吃饭的云青。在云青十五岁那年,父母因为大巴事故双双去世,剩下云青一人和奶奶相依为命。给父母上香,云青拜了拜。

    阿瑶冒出头来,“好香啊,哥哥有好吃的?”

    云青指了指点燃的香,“阿瑶你喜欢这些?”

    阿瑶连连点头,“这东西看起来能够吃。”

    云青又点燃了一根香,举起来递给阿瑶。阿瑶那撕裂的嘴巴用力一吸,一根香瞬间成了灰烬,阿瑶的头发晃动几下,“还有吗?”

    看来鬼魂吃香这件事是真的啊!云青的认识再度被拔高,抓起一把香,用厨房的火炉直接点燃。阿瑶又是一吸,起码三十支香眨眼又没了。

    “嗯,阿瑶吃腻这个了,云青哥哥有其它更好的东西吃吗?”

    “没有了,家里就只有这些了,要不明天带你去外面买些,反正明天放假。”

    一整夜,云青都在研究万鬼录,他也问过阿瑶,但是阿瑶对万鬼录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和这本书融为一体,她保护这本的同时就是保护自己。

    除去鬼怪的习性,这本书上还记载了如何克制鬼魂的各种方法,这是云青最为重视的部分。这本书虽然不能让云青成为法力无边的道士之类的高手,但只要运用好,他可以成为鬼魂的克星。

    第二天的黎明,云青被奶奶晨运的声音给吵醒。奶奶这么多年来,每天早上都会耍一套拳路,动作很利索,比起太极和广场舞,这套体操要好上很多。奶奶也把这套强身健体的拳路教了云青,奶奶说这是云青爷爷生前教给她的,属于他们云家的传承,不能忘记。

    云青时不时的也会陪奶奶一起耍上一套,这套拳法的确能让云青精神不少,一扫疲惫。

    “奶奶,我待会去北市一趟,你有什么东西要买的吗?”

    奶奶拿起酱油瓶子,瞧了瞧,“去光头强那里打一斤酱油。新鲜的。”

    北市这里可以说八九年来都没有什么变化,这跟其它日新月异的集市比起来,这里落后很多,不过那股相邻之间的感情却是难得珍贵。特别是在如今的社会。

    在打酱油之前,云青要去一趟福婆那里买点东西。

    福婆是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婆,听奶奶说福婆这辈子都在北市里面生活,承包了这里的香火灯油纸,哪家办红白事,都会找上福婆资讯清楚。

    即便现在的人生活都是新潮的西式节奏,但骨子里面的迷信却是怎么都甩不掉的,这就是民族文化的印记。越来越多人把古老的传统给遗忘,不过他们依然非常的敬畏传统,所以他们需要征求那些把传统继承保留下来的人的意见。

    就像是云青这般。

    “福婆!好久不见啦!我是云青!!!”云青扯着嗓子朝一家店铺里面大声呐喊。

    这家店铺几十年来未曾改变丝毫,朴素的黑木门,红木墙,还有长了青苔的瓦砖叠片,很有古代气息。福婆上了年纪,耳朵很不好,邻里喊她都得扯开嗓子,最少也得让四家店外的猪肉荣听到才行。

    等了一会,还不见里面有动静,云青准备再来一嗓子的时候,木门打开了。

    “你有什么事情吗?”

    出现在木门里面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和云青差不多年纪,面色清淡,简单的长袖衣裤,散落的头发只扎起末梢,看起来很冷淡。云青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好,我是来找福婆买点东西的。”云青收回打量的目光。

    “噢,外婆她正在和另外一个人在聊天,你可以先进来,要买啥告诉我就行。”

    云青随着女孩走店铺,云青觉得的心跳正在快速上升。“你好啊,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在?”

    “我在外面读书,平时很少回来。要买什么就进来自己挑吧,不要在外面大喊大叫的。”女孩自顾自的走进店铺。

    哇塞,没想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会有这么漂亮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女啊!云青连忙整理整理自己的衣着,得要把握机会试试,看有没有发展的可能。

    走进店里一阵檀香气味传来,还带着阴凉气息,存放元宝蜡烛的地方都是阴凉的。

    福婆店里面堆放满各种的元宝蜡烛,阿瑶漂浮在空中,眼睛都睁大了,“快看快看啊云青哥哥这里好多东西吃啊,都是阿瑶没有尝过的。”

    云青抬头看了看店中间的关二爷神像,还有几个驱鬼辟邪的神仙画幅,难不成这些神仙都是假的,阿瑶作为一只厉鬼在这里压根不受影响,就像是到了游乐场一般。

    凡是阿瑶头发卷起来的东西云青都拿上一些。长这么大云青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逛福婆的店,各种香烛都拿上几份,还好这些东西都不贵。

    大大的红色塑料袋被云青塞得满满的,跟逛菜市场一样。

    这时候一直在旁不说话的福婆外孙女走了过来,“你知道你要买些什么祭品的吗?”

    云青点点头,“就这些。你们那边也是放了祭品的吗?我想去那边看看。”

    阿瑶告诉云青那边有更好的东西在,而且是很好吃的。

    女孩惊讶了一下。“那边的?你之前有来过这里买东西吗?”

    “小时候来过,不过都是福婆帮我拿好给我的。”。

    “那你是怎么知道那一边还有其它祭品?”问到这句话的时候女孩的气场有些不一样了。

    云青很清晰的感受到这股气场,自己心脏有种被压缩的感觉,这女孩到底什么回事?自己似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