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修真小说 > 修仙要靠鬼 > 第五章、福婆
    云青支支吾吾的看向别处,他瞬间语塞,总不能告诉对方是一只女鬼嚷嚷着告诉他那边有更好吃的东西吧。

    “这,这是因为我小时候偷偷进来逛过,看到那边是有架子的,就想着应该还有别的祭品摆放吧,难道那里不能进?”

    女孩眯着眼睛锁定云青,云青的话咋这么一听还真没啥问题,而且一般人就算进去了也不会发现什么。

    这时候店铺的内堂走出一个西装男。

    是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笔挺的西装,灰白色的头发打理得纹丝不动,犀利的眼神扫向云青。

    “方爷爷,你们已经谈完了吗?”女孩恭敬问道。

    “嗯,算是吧。”方爷爷点头的动作都保持在一个幅度之内,“这位,是琪琪你的朋友?”方爷爷带着一丝笑容问道,和刚才的严谨比起来多了点和蔼。

    琪琪连连摆手,“不不不,他只是过来买东西的,我怕他乱跑影响到方爷爷和外婆的谈话所以跟着。”

    “琪琪啊,你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就该多交些朋友。”

    琪琪别过脸,“我也是有朋友的,不多罢了。”

    “噢!这不是云青吗?好久没过来看婆婆我了喔。”

    方爷爷身后走出来的正是福婆,慈祥的笑容就是记忆中的模样,好几年的时间没有将其磨掉半分。说起话来中气十足,根本看不出来已经是一个年过八十的人。

    云青看到福婆便挥挥手,“好久不见啊福婆,看你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健朗啊。”

    琪琪没想到云青这家伙跟外婆相熟,“外婆,这人想到那边的架子去买东西。”琪琪指向阿瑶所在的地方。

    方爷爷和福婆听闻后脸色都稍稍有些变化。

    福婆笑着说道,“琪琪,云青这孩子就是外婆跟你提过的,兰心奶奶家的孙子。”

    兰心家的人?

    听到兰心这名字,方爷爷瞳孔中闪过光芒,但瞬间又压下。倒是琪琪,直接惊呼出来,“兰心奶奶!?”

    云青听得是糊里糊涂,自己奶奶这么出名的吗?

    琪琪收起了自傲的姿态,不再说什么。

    福婆也不去提这个,转过了话题,“小青啊,你这次来是要买些什么东西吗?”

    云青这下反应过来,“就想着买些祭品给爸妈。”

    “哦,原来是这样啊,小青真是个孝顺的孩子。你是想买那边的祭品吗?来,福婆替你挑挑。”说罢福婆就拉着云青的手走向那边的架子。

    方爷爷和琪琪看着云青的背影,各有所思。

    “没想到啊,就是这孩子。”方爷爷嘀咕道。

    那一边,阿瑶兴奋的在云青的头顶上来回飘荡,发梢直直的指向其中一饼檀香。

    “就是这个,云青哥哥,阿瑶想要这个。”

    跟外面摆放好的祭品不同,这一边的祭品摆放得很随意,没有规律,就像是仓库一般。真搞不懂那个叫琪琪的这么在意这里,还以为有什么镇店之宝。

    福婆张望了一下,捡起一根灰色的香,“这东西不错,小青你看着要买哪个?”

    云青走到阿瑶指的角落,翻了翻,拿出了那个被压在的檀香。

    “就它。”

    “哦,好的,啊!?”福婆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定住眼睛后才看清楚。“小青啊,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你居然要买这个东西。”

    云青摸摸脑袋,“福婆,这就是一个檀香啊,难不成它有什么问题?”

    福婆欲言又止,叹了口气,“随你吧,烧了也罢,烧了也罢。”

    当云青拿出那饼檀香给琪琪结账的时候,琪琪停住了,惊讶的看向福婆,“外婆,这,这个东西?”

    福婆点点头,“没事,照常价卖就是了。”

    琪琪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将那檀香包裹好,刚想要提醒云青什么,但又咽回去。

    “谢谢福婆,找天我再过来买祭品。”云青挥挥手,带着满足的阿瑶离开福婆的店。

    见云青走远,琪琪忍不住了,“为什么啊外婆,那可是‘回魂香’!要是那个呆子真的点燃了怎么办,会把附近一公里的鬼魂都吸引过去的。”

    福婆叹了口气,“没事没事,大不了我摆下阵法,不让鬼魂靠近就好。毕竟是他是兰心家的人,一个回魂香算的了什么。”

    “那好吧,那方爷爷那边的事情怎么样?外婆你要出手?”

    “他们的事,我不好插手,毕竟我和它们有过约定。”福婆坐在椅子上,喝上一口温茶,“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觉得心神不宁,特别是刚才,我居然感觉到一阵阴凉,似乎是什么可怕东西在附近飘荡。”

    琪琪站在福婆身后熟练的给福婆揉揉肩膀,“这里可是外婆你的店啊,能会有哪只不长眼的东西进来啊,光是店外的神像就让它们吓破魂了。”

    福婆摇摇头,“看来是上了年纪,身子容易受寒啊。”

    公交车上阿瑶绕着云青的大腿打转,心心念着檀香。云青对于那一袋子的祭品没啥兴趣,戴着耳机看着外面。

    街边太多人与车,繁华闹市人醉夜。

    “哇,玻子轿跑啊,真酷炫。”

    窗外一辆橘黄色的轿跑缓缓潇洒的喷吐尾气停在公交旁边等红绿灯,惹得群众羡慕。

    云青也是侧目眼馋一下,毕竟这款轿跑很少见,就算碰到也是一溜烟的经过,难得停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可这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轿跑的引擎盖后面居然拖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

    这吓得云青直接倒吸一口凉气双脚都缩在一起,差点喊了出声。

    不过有了上两次的吓破胆经历,云青的胆容量有所提升。死死的压住心脏,定神观察。

    果不其然,这辆玻子轿跑的后面真的拖住不干净的东西。

    云青没有慌张,也不敢直眼去细看,生怕被那东西发现也缠上自己。

    ‘阿瑶,你帮我看看下面那辆车子后面的东西是什么。’

    阿瑶飘起来,发梢穿过玻璃指向轿跑,“云青哥哥是说那只鬼吗?阿瑶记得这是一种怨魂,其他就不清楚了。”

    怨魂?云青回想起来在万鬼录上面有记载这种鬼魂。

    公交车再次启动,轿跑很快就开在前面,但是由于前方有车,轿跑只能在公交车不远的地方行驶。

    怨魂出动就肯定有人丧命,云青心思翻涌,他估摸着阿瑶可以把这只怨魂收掉。可是,要是那只怨魂真的只是报复杀害自己的人,那云青这么做无疑是助纣为虐。毕竟在网络上他也听说过很多关于有钱有势的人开车撞死路人,但却依旧逍遥法外的事例。

    既然人间法律不能替我讨回公道,那我就化作厉鬼,哪怕魂飞魄散也要对方付出代价。

    念及如此云青就不想多管闲事了。

    只是,在下一个红绿灯等待的时候,他看到那轿跑绿灯了也不着急起步,而是让一只慌乱窜马路的猫咪跑开了再启动。这一个小小的举动让云青心头挣扎,这人看起来不像是会撞到人逃跑的样子啊。

    如果那只怨魂找错人呢?那个让猫咪过马路的人不就会被怨魂‘点错相’?

    再三思索之时,轿跑突然有些失控,车身摇晃起来,就要冲向一旁的护栏,而护栏内就是加油站,要是在那里发生车祸,后果相当恐怖。

    轿跑车速不减,电光石火间,轿跑扭转车头,车身擦着护栏带着火花往前继续冲去。路边的行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纷纷躲开。失控的轿跑就是一头红眼的牛,谁也拦不住。

    公交车因为突然起来的事故不得不停靠一边,云青心料大事不妙,然后不知道那里涌来的力量,直接从窗户翻出去,快速奔跑去追那轿跑。

    那只怨魂是要把事情搞大啊!

    轿跑一路呼啸,两百米外是一个公园的湖畔,要是不能刹停车子,那就肯定会冲进湖里。

    路上数十辆车子被刮到,但轿跑的速度怪异的没有减弱。云青一路紧追,轿跑没有如大家希望的那样停下来,而是直接冲进湖里。

    这一切不过是在三分钟内发生。

    湖泊的围栏被车子撞破,岸上的人呼喊着“有车子下水啦!”

    有个别勇敢的路人开始组织救援,脱去衣物准备下水救人,见义勇为的人还是不少的。

    云青狂奔到岸边,随手把包包和祭品扔到一边,‘噗通’的跃进湖里。

    “看啊,有个小伙子跳下去了!“

    那辆轿跑已经完全没入水里,但里面的驾驶员迟迟没有出来。

    一下子冰冷透过身躯直达体内,云青从未发现这湖水这么寒冷,估摸着轿车的位置就划过去。依稀的看到轿跑的位置,云青加快速度。

    靠近了之后云青发现驾驶员是个青年西装男,对方看到云青后非常的惊讶,然后拼命的捶打车窗。他们车子困住了,出不来,而且湖水快要把里面都淹没了。

    危及关头,云青不失冷静,他知道现在的水压就算他力气再大也拉不开车门,必须要等到车子里面和外面的水压一致了才行。他朝对方比划了下手势,幸好对方虽然着急,但还不至于丧失理智,很快就冷静下来。。

    而就在这时候,云青忽然觉得背后透彻的凉意袭来。下意识回头看去,竟是一具被碾压得破烂的躯体,脑浆崩破天灵盖都没了半。那副面容比起烂头鬼更要骇人数倍,那拼凑般的五官,光是看一眼就渗人的透。

    那怨魂咆哮的冲向云青,吓得云青慌忙划水往后躲开,但身体仿佛是被定住了,根本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