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修真小说 > 修仙要靠鬼 > 第七章、乾家兄弟
    “那辆轿跑可是从德利国那边定制运回来的,车子使用的配件都是顶级货,说出来不怕炫耀,那辆轿跑最低估价也得这个数,”风少伸出五根手指。

    云青一愣,“一辆车居然值五百万?天啊,这也太贵了。”

    “是五千万小兄弟,而且还是有钱都买不到那种。”风少笑中带着傲气解释道,吓唬吓唬像云青这种市井平民,不过对方既然是天少带过来的人,乾风不会过分。

    陆恒天大方的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那辆车是你自己搞来的,还是你家里人出的力啊?”

    乾风连连拍胸膛,“当然是我亲自操刀的,送给天少的礼物怎么能随意交给别人。放心,车上的所有零件都是我精心挑选的,我造车的技术天少你也知道,整个青愧市我说第二,没人认第一!”

    看那乾风信誓旦旦的样子,云青和陆恒天对视一眼,后者点点头。

    陆恒天指了指旁边的位置,示意乾风坐下,乾风爽快的坐好,凑近陆恒天身边,以为陆恒天有什么吩咐。

    谁料下一呼吸,陆恒天抄起旁边的青花瓷花瓶,对着乾风的手臂上就是一抡。

    “你大爷的!臭小子,你大爷的给我一辆什么破车!”

    乾风瞬间被打蒙了,巨大的力量直接把他打得摔地上,但他不敢还手,“天,天少!发生什么事情?!车子有什么问题吗?我马上帮你修!”陆恒天并没有停下,扬起花瓶对着乾风肩膀后面又是一抡下去。

    “不修不修,我给你送另外一辆好不好天少,你一句话,就是总统的车我也给你找来!”

    一旁的云青也被这一幕吓呆了,无法想象一直彬彬有礼平易近人的陆恒天说翻脸就翻脸,看来得要和这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陆恒天一把揪起乾风的衣领,“修个屁,你这混蛋马上给我把车子所有零件的清单给我找来,一根螺丝都别给我落下。”

    乾风如蒙大赫连滚带爬的来到电脑桌前,点击了几下,然后把笔记本捧到陆恒天身前。

    陆恒天把青花瓷瓶放回去,随意的翻查几下,密密麻麻的项目清单看得陆恒天一阵眩晕。

    “云青兄弟,你帮我看看,上面有哪一个部位最可疑?”

    云青心里也没什么底,要想在车子上搞手段,方法实在是太多了,不过仔细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形,怨魂是从轿跑的后面出现的,车子的后面是发动机。

    乾风吃疼的坐回去,“天少,这,我的车子是出了什么故障了吗,居然惹得你这么大火。”

    陆恒天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就早上,我差点死了,死在你的车子上,你说是什么故障?”

    差点把陆恒天给害死了?乾风脑袋一轰,“我发誓!这绝对是意外,我真的尽心尽力去做这辆车的,从设计到选材,天少,你知道吗,足足一个星期,足足一个星期我没睡好。就算是这辆车冲进海里,它也能让你顺利逃生。”

    “哼,还真给你这乌鸦嘴说中了,我就是掉进湖里。”

    乾风哑口无言,然后嚎啕大喊,“冤枉啊!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啊!天少啊!我对你的敬仰有多深你有不是不知道,就算是自杀我也没想过要去害你啊!”

    翻查几次云青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把怨魂弄上去的,灵机一动下让阿瑶带怨魂过来笔记本前。

    旁边还在伸冤的乾风突然打了个颤抖,一股寒意从他身上漫延,“我靠,怎么回事,哪来的冷风。”

    云青在怨魂面前缓慢的滑动照片,怨魂那碾压得破碎的脸庞纹丝不动,阿瑶把她控制得死死的。

    一张接着一张,从发动机,到方向盘,一直滑到车子的尾架。

    莫名的寒意充斥整个房间,通伯眉头微皱,陆恒天倒是没觉得什么事,乾风搓着手臂拿起遥控把空调的温度调高。

    “就是它了。”怨魂的情绪在轿跑尾架出现的时候变得激动,如无意外就是尾架被动了手脚。

    陆恒天敲打屏幕,“马上给我查!”

    通伯点点头,转身离开,而乾风立刻追查尾架的来历,“该死,要是被老子知道谁马虎了事,老子绝对不放过他。”

    五分钟后,气冲冲的乾风突然愣住了,脸色一白,但很快的调整回来,眼神闪烁,他笑嘻嘻的探出脑袋,“那个天少,这次的事情真的是我的错,你看,现在天少你不是毫发无损吗,要不,要不我给你赔钱,或者赔你车,只要能让天少你满意的,尽管说,我一定尽力达到。”

    要是换成其他的小混混打闹陆恒天还真不会去较真,但这次自己可是被人请鬼神来害命,这种事情怎能让陆恒天安心,“你别在这废话,赶快找出来尾架是哪一家厂生产的。”

    乾风缩回去,脚丫子在不禁的抖动,右手来来回回的抓头皮。十多分钟了一直给不出确凿的地方,跟陆恒天耍太极。

    就在乾风急的额头冒汗的时候通伯回来了,在陆恒天耳旁说了几句,然后把一份资料交给陆恒天。

    陆恒天浏览一下后,把目光转向乾风,“走吧,我已经查出来了。”

    乾风拍桌而起,“什么。查出来了?天少我还没查到呢,你怎么可能比我快,一定是搞错了。”

    “哼,‘博越’汽车城,那是你亲弟弟的厂,我想你弟弟应该知道这件事情。”陆恒天转头走出去,云青也跟上,看来陆恒天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

    当陆恒天三人上车准备出发的时候乾风连忙赶上了车。

    路上乾风几次欲言又止,“天少,你看,我们都十多年交情了是不是,不管天少你说什么,我乾风二话不说直接上,没有缩头的。这次事故差点让天少你丢了命,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你能不能手下留情,就教训教训好了。”

    没想到乾风和陆恒天是老相识,不过刚刚在上面陆恒天这么狠揍乾风,而后者连吭声都不敢,陆恒天的手腕可见一斑。

    陆恒天沉默了一会,“乾风,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小事不理会,大事,不留痕。我现在跟你说吧,这次的事故不是意外,是有人想杀我。”

    “杀,杀,杀天少你?”乾风都吓哑巴了。

    陆恒天是谁?在青愧市谁敢动他分毫,而现在居然有人刺杀陆恒天,而且还是跟自己的弟弟有关。

    乾风整个人都无力,“怎么会这样,一定是有其他原因的,我弟弟可能不知情,他一定是被人利用了,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伤害天少你啊!

    “最好这样。”

    博越汽车城,大量的汽车配件从这里生产出来,是德利国的直营地点。

    一行人直接来到博越的研发部,没有保安敢拦停陆恒天的车。

    风风火火的来到乾雨的办公室,陆恒天直接推门进去,乾雨猛地抬头,看到陆恒天等人后眼中闪过惊讶。

    “哥,天少,你们两个怎么突然到我这里来了。”

    比起乾风的社会头头气焰,乾雨一身休闲西装打扮的更显得正经,束起的大背头整个人稳重不少。

    乾风上前一把将乾雨按在椅子上,“小雨,前段时间我不是从这里定制了一块轿跑尾架吗,你记得数据在哪?”

    乾雨楞了一下,“尾架?轿跑的尾架?哥你找这个干嘛?”乾雨推开乾风的手,把衣领弄好。“资料在这里,看你气冲冲的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

    云青刚踏入乾雨的房间,阿瑶便在脑里传来几句话,云青闻言后看向房间的感觉就变得奇怪,随后云青把阿瑶的话告诉陆恒天,只是几个字。

    不一会一份打印出来的资料就交到乾风和天少手上。

    天少压根就没看,上前几步,俯视椅子上的乾雨。

    乾雨微微扬起嘴角。

    ‘嘭!’

    突如其来的一击重拳挥出,乾风都还没反应过来,“天少!”

    原以为乾雨会被陆恒天冷不防的一拳打倒,不料,却是陆恒天的拳头被乾雨牢牢抓住。

    “天少怎么这么动火啊。”

    陆恒天眉头轻皱,“果然,乾雨你藏得可真好啊。”话音刚落陆恒天连贯的翻身抬腿横踢,直接冲向乾雨的脸上。

    乾雨轻而易举的侧头避开,气势一下子上升。

    “早就听说天少伸手了得,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小孩子打架的水平啊。”乾雨松开陆恒天的手,几步后退便拉开距离。“以天少的身份跟我出手实在是有点掉价,不知道天少这次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旁边的乾风不敢相信的看着乾雨,“小雨,你什么时候学会武术的?”

    “哼,在你去别人身边做狗的时候,我却是拼了命的学习。哥,你甘心做狗,但我不甘心。”

    陆恒天也没想到乾雨会武功,不过回头一想反而就明白了很多事情。

    “原来如此,乾风啊,看来你从未真正的认识你的弟弟啊。我敢肯定,车上的东西就是你弟弟弄上去的。”陆恒天朝通伯使个眼色,“拿下他。”

    通伯点点头,“好的天少。”

    乾风乾雨看到通伯要出手的时候就知道这次事情是收不回来了。。

    “别以为我是那些小混混,你说拿下就拿下。”

    脱掉西装外套乾雨严阵以待,通伯的背景和传闻他知道一些,绝对的武术高手,稍有不慎就会被他秒杀。但是他对自己的必杀技抱有信心,只要抓住机会反胜对方也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