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修真小说 > 修仙要靠鬼 > 第九章、借刀杀人中的借刀杀人
    经过几个周天的运转调息,通伯确定自己体内的阴魂完完全全的消失。

    “这次真是多得云青小兄弟的出手,”现在云青的地位在通伯的心里已经提高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比起陆恒天的评价还要高。因为陆恒天并不知道虽有去除阴魂代表云青拥有多雄厚的功力。

    阴魂被阿瑶控制后乾雨完全断开了与阴魂的联系。五年苦修,终成泡沫,此刻的他脸露死色。不单单是阴魂反噬造成的伤害,更多的是心灵上受到致命的打击。

    陆恒天知道通伯没有危险后放下担忧,转身去收拾乾雨。对方设计请鬼神杀害自己,还差点要通伯把命给赔上,实在该死。

    “说吧,你为什么要设计害我?我不记得有什么地方招惹你的怨气。”

    乾雨似乎没有听到陆恒天的话,愣愣的瘫坐在那。

    “还是不愿坦白吗?我认识一个人,退休前是在秘密部门负责反侦察的,我想以他的手段会让你开口的。”

    “小雨!事到如今,你还在这里逞什么强!你现在可是谋杀啊!天少他就算生剥了你家里人也保不下。”乾风着急的眼眶发红。

    被乾风在耳边轰炸一顿,乾雨无力的瞥对方一眼,“谋杀?我只是让人在他车上动些手脚让车半路散架而已。”

    ?!!!

    陆恒天闻言心底一惊,立刻推开乾风,“你是说,你只是让我的车子散架?用什么办法?”

    “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陆恒天冷不丁的把桌子上的一支纤细的钢笔抽出来,狠辣的一下扎穿乾雨的手掌。

    瞬间的剧痛让乾雨吃不消,死死的咬紧牙齿不喊出来。

    云青看见也被这股狠辣给唬住。

    “最后问你一句,你是不是设计杀我?”

    对视着陆恒天的双眼,乾雨很肯定,这家伙真的只会问一次。他眼中有杀机。

    “我的确是恨你,巴不得你身败名裂。”乾雨深深的呼吸,压抑着心头的火,“但杀你这种事还不至于。不过因为车子的事故让你差点丧命,凶手确实是我。”

    云青听到这里,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急忙追问他,“那么车尾架上的怨魂也是你饲养的吗?”

    心灰意冷的乾风同样听出回答中的关键点。乾雨似乎并不是存心杀害陆恒天的!当下冲到乾雨面前,尽量的让自己吐字清晰。

    “小雨,你到底有没有请杀手去刺杀陆恒天?”

    面对云青和乾风的提问,乾雨无力的嘲笑一下,“我为什么要去杀他。我只是想让他和你反目成仇罢了。”

    云青指了指办公室门口方向,“那你认识她吗?”

    她?是谁?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向门口。空无一物。

    “我没见过她,”

    云青让乾雨看的就是那只怨魂,显然,乾雨没见过怨魂,怨魂也没有对他产生波动。这么看来,乾雨并不是幕后黑手。

    云青把自己的猜测告诉给陆恒天,后者听罢若有所思,“难怪,我就纳闷这家伙为什么想要杀我,原来跟他哥一样,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乾雨听到陆恒天的话后愣了,几秒后也想通了陆恒天这次过来兴师问罪是因为什么。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好一个借刀杀人,好一个借刀杀人啊!哈哈哈哈哈!”乾雨放肆的笑出来。

    弄了半天这乾雨拿自家的哥哥当枪使,没想到自己也被人用来当枪了。要不是云青把怨魂控制住,这乾雨就铁铁成了杀死陆恒天的罪魁祸首。

    得知乾雨并非刺杀陆恒天的凶手后,乾风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凶手就行。

    “既然这怨魂不是出自你手,那你告诉我是谁在尾架上动了手脚。”

    乾雨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不过是别人一颗已经废弃的棋子,你有何必替别人卖命,看在你哥哥的份上,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也不会为难你。”

    “行了行了,收起你这副嘴脸,就我哥那种人才受得了你。反正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怎么样都无所谓,想要我帮你?做梦!”

    云青看了看阿瑶身旁的阴魂,这玩意就是乾雨花费五年时间培养出来的东西?

    “喂,如果我可以让阴魂重新回到你身边,你愿意告诉我们那个人吗?”

    阴魂?!

    乾雨听到自己的阴魂还在,心底那股气势又再次燃起,“它在哪?”

    “你先告诉我们,那个人是谁。”

    乾雨脸露挣扎,“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可以轻易去除阴魂附体,就连阴魂都可以控制,难不成你也会控魂术?”对于云青这个神秘男生乾雨很是忌惮。

    “我的事情你不用在意,只要你告诉我想要的,你的阴魂就会回到你身边。”

    “希望你说到做到。”乾雨冷哼一声,从新坐回自己的椅子上,伸手让陆恒天等人入座,仿佛刚才的打斗未曾发生过。

    “我接下来告诉你们的事情,十分的危险,就算是对于通伯你来说,也是不可深陷的。”乾雨按下手中的遥控,原本透亮的办公室逐步遮盖起来。“这次陷害我刺杀陆家大少的人,很可能是‘暗阁’的人。”

    暗阁?

    云青和乾风云里雾里,而通伯顿时一惊。

    “怎么可能!暗阁?你认识暗阁的人?”通伯大声质问。

    乾雨摇头笑说,“像我这种实力的人,不过是暗阁的外围成员,打打下手罢了。”

    通伯怒视乾雨,“如果被老夫知道你是暗阁的人,我就立马杀了你。”

    没想到向来温文有礼举止沉稳的通伯也会有这么凶狠的一面。

    “没想到会是这个组织派人来杀我。谁这么大的手笔。”陆恒天戳着下巴细想每一个自己得罪过的人,但是太多太多了,无异于大海捞针。

    云青低声问通伯,“那个暗阁组织是什么来头,很厉害吗?”

    暗阁组织,据闻是一个成名不够百年的杀手组织,但是暗阁的实力在黄海三角区相当靠前,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暗阁的阁主。五十年前,响极盛名的‘无涯’门被人一夜屠尽,上至门主,下至新生百日的婴儿,无一生还。

    就在各个门派炸开锅说要找出凶手的时候,暗阁阁主破空而至,承认了这是暗阁的手笔。

    然后五个与无涯深交的正派长老全力出手击杀暗阁阁主,但没想到被暗阁阁主一一击败,重伤却没有下杀手,狂妄说这几个长老的命不值钱,没有人出价,杀了也是浪费力气。

    从那一天起,三流杀手组织的暗阁一跃成为黄海三角区的顶尖势力,而且扩展速度非常快,连政治部门都有渗透。

    总言而之,暗阁这个势力不管是白道还是黑道都不想去招惹,而且常人平时生活很难接触得到暗阁。

    通伯轻轻闭上眼,“而我,就算是无涯门最后的门人了。老夫此生立下誓愿,暗阁之人,见一个杀一个。”

    “暗阁组织,远比外界的传言要恐怖,至于那个利用怨魂杀害你的,应该就是一个叫‘暗苏’的杀手,他对于怨魂的培养很有一手。不过是谁出钱请他出手的,我就不知道了。暗苏这人是我的上级,前段时间得知我哥要送车给你,就提议这条计策给我。我在车尾架上粘贴了一张符,打算是用来使得跑车散架的。”

    乾雨把所知道的都说给陆恒天,然后看向云青。“你要求的我都说了,我的阴魂呢?”

    陆恒天朝云青点点头。云青一个响指,被阿瑶死死压住阴魂颤巍巍的离开阿瑶,动作都不敢大,生怕不尊重阿瑶。

    乾雨灵魂深处刹那间多出一份联系,非常熟悉的联系,惊喜下试着调动。一股阴冷气息从他指尖散发,“真,真的回来了!”

    阴魂回归,乾雨生机再现,被通伯封印的内力稍稍运劲便冲破。恢复实力的乾雨并没有反抗,有通伯在他根本翻不出浪花,更何况还有一个神秘的云青。这少年轻而易举的把阴魂收掉,绝非等闲之辈。

    “接下来是要去找那个暗苏吗?”云青跃跃欲试,对于暗阁这样的组织他很是好奇,有阿瑶在,他相信没有什么鬼魅可以伤害得了他。

    陆恒天思索一会后站起来,“乾雨,这次我就不跟你计较,但是一旦你有暗苏的消息必须第一时间通知我。”说罢,面带微笑,拍了拍云青的肩膀,“看我们一整天的都在东奔西跑的,还没来得及答谢云青兄弟啊。走走走,我带你去好好搓一顿。”

    云青被陆恒天推搡着回到车上。

    “云青兄弟啊,这次的事情你已经帮我很多了,还是那句话,从之往后,有什么麻烦的告诉天哥我,一句话的事情。”

    “天少,你是想我不去参合暗阁的事情?”

    陆恒天缓了缓,“唉,云青兄弟,我知道你身怀绝技,但这次的事情,对方是冲着我来的,而且,暗阁是一个庞大的组织,你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但你的亲朋好友呢?一旦你插手这件事,就是在跟整个暗阁作对。后果远非你能设想的。”

    确实,我有阿瑶保护不用担心,但我家人呢?我奶奶怎么办?

    云青这时候想清楚关系,不禁有些后怕,对方是杀手组织,要去杀一个手无寸铁的老人,不过眨眼功夫。

    “这,是我大意了,好吧,这暗阁的事情我不插手,但是天少,如果你有那个暗苏的消息,也要通知我,他有些东西落在我这里了。”云青指了指车子的后备箱。。

    陆恒天一冷战,咽了口水,“你是说,水里那只怨魂一直在我身后?”

    “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