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修真小说 > 修仙要靠鬼 > 第十七章、捕捉魂力
    差不多是二月份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在看电视剧,突然听到楼下外面的街道传来皮球拍打的声音。我看了看时间,都凌晨十二点多了,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还不睡。

    ‘蓬蓬蓬,’的那个拍打声持续了将近半小时,我就不耐烦了,把窗户关上。可是,那个声音居然没有变小。我就一个人在二楼,心里还是有点慌的。电视剧都看不下去,关了灯躲在被窝里睡觉。

    ‘蓬蓬蓬,’声音还在响,一时轻一时重,有时候快有时候慢。而且我听得出是有移动的,就在我房间对面的巷子里。最吓到我的是,我戴上耳机还是能听到。那个声音仿佛就在我脑子里面,怎么也掩盖不了。

    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在包包里拿出一个网球就朝那个巷口里面扔过去。当时那个拍皮球的声音真的停了,但是我还没松完这口气,一道笑声从里面传出,我真的被吓坏了,连忙关上窗户,捂紧了被子,房灯都不敢关。

    从那天晚上开始就一直有,白天却很正常。我一开始还劝说自己只是耳鸣之类的原因,但是,我自己心里明白,这不是耳鸣。

    我知道这件事很奇怪,我连爸妈都没不敢告诉他们,怕吓着他们。

    秦微说完后整个人都轻松不少,甄思思搂了搂秦微,“秦微这丫头就是因为这件事变得很怕黑,一些动静都能吓到她,整天都紧张兮兮的。”

    刘涛频频点头,还写下了什么,“后面呢,探险回来那天后怎么了?”

    “这,这个,那天回来后,不知道怎么的,原本只是拍皮球的声响,现在还掺杂些哭泣,就是小孩子哭泣,很幽怨的那种声音,听着很渗人。”秦微捂住脑袋,“我已经两天晚上没有好好睡觉了,我怕这么下去我会崩溃。”

    “原本我是打算带她参加户外活动,放松放松心情的,没想到跟你们走了一趟情况反而更糟糕。这几天我让她跟我回家避一避。”甄思思责怪得看了刘涛一眼,“这个忙你一定要帮啊。”

    刘涛苦笑起来,“放心,你都这么说了,我怎么袖手旁观呢。这样吧,我和队员们准备准备,明天早上就到秦微你家看看。”

    “嗯嗯,麻烦你们了,除了你们我都不知道有谁可以帮我了。”

    “哈哈哈,应该的应该的,放心交给我们吧,我们是专业的。”刘涛拍拍胸膛。

    待甄思思送秦微离开后灵异部大门关闭,所有队员围坐在一起。

    “青哥,你怎么看?”

    云青早就从万鬼录上面翻查过,缓缓说道“据秦微的表述,婴儿哭啼声,拍皮球,只有晚上出现,我猜想应该是‘哭婴’,一种‘不归魂’,很低级的鬼魂。如果真的是哭婴的话,我想我们还是有能力收拾它的。”

    一时间房间内安静下来,所有人干巴巴的看向云青。

    云青怼回去,“干嘛干嘛,看什么。”

    “我的天,青哥你是看了多少灵异小说啊,这说起鬼魂来是头头是道啊。”郭钊饶有兴趣的说道,“刚才你的一番解释说真的我都要信了。”

    张纯师倒是好奇的问云青,“青哥,你说的哭婴,要怎么收拾的?”

    “这个嘛,哭婴就是一些枉死的小孩子,通常都是迷路了,回不了家,一口魂气不散所以逗留在人间。只要把它送回家就好啦。”云青随口回答。

    “厉害。”郭钊拍拍手掌。

    “是真厉害。”温铭也鼓起掌来,“我看要是有鬼魂百科考试,青哥肯定很高分。”

    云青懒得解释什么,他都是照搬万鬼录的内容,到底是不是真的,他也说不准。“那你说说,这些声响会是什么?”

    郭钊伸伸懒腰,“我倒真有个很好的解释。我猜想,这所为的婴儿哭啼声就是发情的母猫在求偶。”

    “那么一直响的拍皮球声音呢?”

    “这个可能是猫咪想跑出来,但是被某样东西堵住了,它不停抓拍那个东西,所以就会发出拍皮球的声音,而且猫咪大多数是晚上发情的,也就解释了为何晚上才会有声音传出。”

    “那为什么那个声音挡不住?秦微说她就是戴了耳机都能听到。”张纯师提出了关键点,也是整件事情最为诡异的地方。

    郭钊弹了一响指,“指向性臆想症,有没有听说过胖子。”

    指向性,臆想?这是什么理论?张纯师连连摇头。

    “指向性臆想,就是指人脑过分的关注某样东西,特别是声音类的。当受到过某样深刻的声音影响,脑袋就会潜意识的关注这声音,就像是我说‘划玻璃’的声音,”郭钊比划一下划玻璃的动作,“怎么样,你的脑袋里是不是浮现出哪种声音。”

    张纯师和温铭都点点头。

    “正是如此,我想因为秦微太过在意拍皮球这种声音了,所以在她的脑海里会不断的浮现出来,不管她怎么捂耳朵都是没用的。”

    所有人恍然大悟,“对哦,好像还真是这样。”

    有理有据,合情合理。云青也听得愣住,这解释没毛病啊。

    刘涛敲敲桌面,“我们必须要有足够的准备,郭钊和云青都给我们了很好的情报,但是,我们作为灵异部门,就该相信鬼魂存在的可能性,按照是什么什么哭婴鬼来备战。”

    “郭钊和温铭照旧负责拍摄,我和云青负责破解案件,至于新人张胖子,你就负责协助我们好了。”

    刘涛安排好工作后就开始收拾装备,一些看家法宝是时候登场了。

    晚上夜幕降临,云青戴着帽子一个人往郊外的走去,这几天他都是这样,在郊外的一个废弃车场里面修炼。在家里修炼的话不安全,因为当他打通经脉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呻吟一段时间,他可不想让奶奶误会些什么。

    那个废弃车场也是一直被人传着有鬼魂徘徊,漆黑阴森的,什么鬼魅都喜欢聚在那里。这些话在明白事理的人眼里就是为了吓唬小孩子不要靠近那里。

    不过有些时候,老人说的话也并不全错,反正在那个车场里面云青就看见了三只小鬼,是几个饿死的流浪汉,无意识的在车场徘徊。他们魂魄不全,只有基本的意识,看到云青进来就靠近吸取阳气。虽然大家无仇无怨,但毕竟人鬼殊途。

    “秋儿,你把它们都吞了吧。”

    随着云青的吩咐,一只染血红衣的女鬼从云青背后浮现,朝着三只小鬼露出獠牙,几个来回就把野鬼吞噬掉。秋儿很满足的回到云青的身后,然后渐渐消失掉。

    秋儿就是那只想谋害陆恒天的女鬼,暂时的成为云青的手下,秋儿属于厉鬼,可以吞噬其它鬼魂来增强自身。云青不知道设计陷害陆恒天的那个暗阁组织到底多强,但连通伯这样的高手都不敢轻易招惹,那么云青再怎么小心都是应该的。

    阿瑶由于某些原因并不能现身来帮助云青,那么秋儿的实力越强对于云青来说就越好。

    霸占了废弃车场后云青就安心在这里修行,“真可惜,那两个盗墓人的内力已经被我消耗完了,你说那里可以找到别的内力吸收呢?”

    ‘这个简单啊,云青哥哥可以走到人多的地方,每个人都吸收,就算他们弱,但数量足够多。’

    “嗯,这个是个好主意,不过这样的话,我就成了魔修了吧,不行不行。”云青压住自己这个入魔的念头。

    慢是慢了些,但胜在安全,云青继续运行周天,把周围的灵力吸收,化为自身的内力,然后在利用这些内力去冲击经脉。

    一个小时过去,效果不怎么好,云青有些明白为何那些修炼中人如此沉迷打坐了,实在是慢啊。“阿瑶,你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提升我吸收灵力的速度?”

    阿瑶歪着脑袋,几十撮头发在交缠着,‘这个,这个,其实阿瑶不需要天地灵力的,阿瑶只要呆着就可以吞噬周围的力量。’

    我擦,什么都不做也能修炼?这做鬼也太幸福了吧。云青摸着下巴,或许阿瑶吸收的不是天地灵力,而是另外一种能量,如果真是这样,那又会是什么能量?

    思索一会后,云青把目光落在阿瑶脑袋上,“阿瑶,要不你尝试一下跟我身体融合?就一点点,我想体验一下你的身体。”

    ‘啊!云青哥哥要体验阿瑶的身体?’阿瑶害羞得用头发把脸蛋给遮盖住,‘讨厌啦,这么突然。’

    云青脑壳疼,“你别想歪了,我只是想体验一下做鬼的感觉。”这鬼王的脑筋怎么跟个小女孩一样。

    一人一鬼对视而坐,云青利用浩然正气功护住心脉,以防万一。而阿瑶开始接触云青的身体,缓缓地附体。

    忽然之间一股透彻的寒冷涌进云青体内,对此云青已经不陌生,放缓心血慢慢去适应。

    渐渐的,四肢麻木,云青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与此同时他感受到一股死意,生机快速凋零。

    ‘哥哥,还要继续吗?’阿瑶担心说道。

    “继续,我的心脉没事。”

    嘭嘭嘭,清晰的心跳声响遍全身,云青仿佛成了冰雕,这就是鬼魂的身体么?云青不慌不忙,他知道浩然正气功的威力,修炼这功法可以最大程度的承受外邪入侵。

    当附身达到一个临界点时,云青明显发现有一股能量摄入体内。

    “有了!果然如此。”。

    平复激动的内心,云青细细体味这种不知名的能量,这能量非常的寒冷,即使他现在几乎熄灭生机,但依然感受得到这股寒冷。

    “人类依靠天地灵力来修炼,而鬼魂没有经脉,那它们就需要其他的能量来提升自身,除去人类的生机阳气,还需要另外的,更加稳定庞大的能量来支持。而这种能量,就是这种,我就叫它‘魂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