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修真小说 > 修仙要靠鬼 > 第十九章、寻找哭婴踪迹
    午饭过后大家都回到学校准备下午的课程,温铭由于整天都没课就自己出去调查,他也没说调查什么,神神秘秘的。

    云青把刘涛给的黄符放在桌面上仔细端详,朱红笔,黄符纸,看不懂的图案。云青想不明白这几样普通的东西结合起来怎么就会诞生法力了。问阿瑶,一问三不知。

    不过难得有真正的符箓,云青怎么着都得研究清楚。

    于是乎,一整个下午,云青把精力全放在临摹符箓上,就算云青可以把符箓上的图案复印画出来,但不过是废纸一张,没有任何作用。

    “看来得找个机会从刘涛身上找出符箓的秘密。”

    六点钟,约定的时间到,刘涛和郭钊已经提前过去做最后的布置,而秦微和甄思思则被张爽烦上了车,一路护送。倒是张胖子,等了一个小时等云青放学。

    “青哥,你说今晚会不会真有意外啊。”张胖子想在云青这里找点信心。

    “放心吧,成不了什么大事,倒是你,真的害怕就不要勉强了,我看张爽也不会再找你麻烦的了。”云青想不明白这张胖子为什么还跟着自己。

    张纯师嘻嘻一笑,“我知道,他理都懒得理我,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跟着你们冒险我觉得很刺激。”

    “哈哈哈,没想到你还有一颗爱冒险的心啊!”

    “可能因为以前一直被人排斥吧,那些人都说我是肥猪宅男,跟我玩的人大多是为了取笑我。所以这么久以来我都没几个玩得来的朋友。”张纯师低头自嘲,“但是你们不一样,虽然甄思思也嫌弃我笨,张爽看不起我,温铭对我呼来唤去。但是在他们眼里我看到的是平等。”

    云青没想到这胖子的心思这般细腻,看他整天没心没肺的。心底越孤独的人越笑得开心吧。

    面对敞开心扉这种尴尬的场面云青不知道怎么接话,只好捶了捶张胖子的肩膀,“惊奇灵异部很欢迎你加入。”

    当云青和张纯师来到秦微家的时候大伙已经在屏幕前准备了。

    一共四个屏幕,巷子里面两个,马路一个,秦微窗户一个,夜视功能下所有画面都是绿幽幽的更添诡异。

    “情况怎么样了?”云青问刘涛。

    “事情有点麻烦,而且感觉会出乎我们的预料。”刘涛忧心说道,“下午的时候温铭去调查附近的信息,结果在槐安街道公安那里打听到消息,两个月前有一个两岁的小女孩失踪了,父母报警到现在还没找到,而且失踪的时候最后监控录下的画面中,那个女孩在打皮球。”

    一旁的秦微眼睛红红的,应该是刚刚哭过,甄思思的脸色也不太好。

    郭钊手指敲打着桌面,“我把这里附近几百米都翻了个遍,没有任何流浪猫的踪影,连家猫都没有。”无力的叹了一口气,“而且,我实在找不到能够发出那种‘蓬蓬蓬’声音的东西。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要说这里谁最不相信鬼怪之类的话,郭钊是肯定不信的,连他都找不出可以解释这现象的证据出来,那么事情就往鬼神方面倾斜了。

    “先不要乱,我们本来就是按照灵异事件来准备的,大家放心,我们这么多猛男在,什么鬼敢出来。”刘涛打个哈哈圆场。

    “秦微你放心,有我在,什么鬼不鬼的都别想碰到你。”张爽很自信的拍胸膛保证。

    时间慢慢过去,秦微和甄思思呆在二楼,看着综艺节目,只是两人的心都不在电视上。门外是张胖子在看着,原本张爽执意要上去的,结果被甄思思强力拒绝。

    温铭和郭钊两人守在大门外,两人都提着摄像机,不放过任何一个画面,而且他们觉得鬼魂之类的存在人的肉眼看不见,机器应该可以。

    刘涛在一楼守在屏幕前观察巷子的动静,而云青就选择好好睡一觉,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么想睡觉,反正时间还早。而张爽则在闭目养神,不过云青知道这家伙是在修炼,不断的有天地灵力汇聚在他身上。可能是姜武附体的原因,张爽吸收天地灵力的速度比起云青要快上许多。

    只是现在有阿瑶,云青都懒得吸收灵力,直接吸收魂力更快上数十倍。

    一切都很正常,邻居家的打闹声,街上汽车来往的声音,路人的笑声,跟普通的街道没两样。直到时间分分秒秒流逝,十一点半开播的访谈节目已经开始。

    原本昏昏欲睡的秦微突然惊醒,面露惊容,连忙将旁边呼呼大睡的甄思思弄醒,“思思姐,它又来了!”

    睡迷糊的甄思思擦擦嘴角的口水,“谁来啦?张爽那混蛋?”

    “是那个声音,思思姐你能听到吗?”

    彻底回过神的甄思思猛地一翻身,“来了!?”仔细的去聆听后,甄思思发现自己什么都听不见,“哪有啊,我啥都没听到啊。”

    “真的有,就是那‘蓬蓬蓬’的声音,就在响着。”秦微都要哭了,她害怕真的有鬼缠上她。

    甄思思安抚着秦微,拿起对讲机,“刘涛,秦微说那个声音出现了。”

    所有对讲机都传出甄思思的话,张爽虎躯一震整个人蹦起来。刘涛也立刻调动巷子里的摄像机,可是画面中什么都没有。

    “郭钊温铭你们两个打起精神,那东西出现了。”刘涛拿起身旁的包包,“云青张爽你两个跟我来,我们进巷子看看。”

    张爽皱皱眉,“我要留在这里保护秦微。”

    “真正的危险在巷子里,你如果真想保护秦微,就该出去把那东西收拾掉,而不是守株待兔。”

    刘涛的话打动了张爽,三人拿好装备就出发。

    不知道为什么,只有秦微听得见蓬蓬的声音,就连云青也一点都感知不到。

    ‘阿瑶,你能听见什么奇怪的声音吗?’

    ‘啊?就是一个小女孩在玩耍,就在里面。’阿瑶指指巷子暗处。

    我擦,真的来了。‘秋儿,待会情况不对你就听我命令把那鬼给吞了。’

    举起手电筒一步步小心翼翼的靠近,突然刘涛举起手示意云青停下,然后快速的从脖子出翻出一条项链,项链中间是一块铁片。刘涛惊骇的看着铁片,“发热了?铁片真的的发热了!”

    “云青你跟在我身后,记住不能离开我的范围。”刘涛紧张的叮嘱云青,“青哥,现在开始你必须得听我的,接下来的事情很可能超乎你的想象。”

    看刘涛一本正经又严肃的样子云青很乖巧的点点头。刘涛给以云青自信的笑容,“放心,有哥在,没事。”说罢刘涛从背包里面拿出一个,铁盘子,上面放着一个调羹。

    “这可是我的传家宝,为了这次的事情我特意从家里拿出来的。”刘涛神神秘秘的对着铁盘子念叨。

    这么看来刘涛是真的会些法术,但怎么看都不像是拜师学艺修炼回来的样子。

    ‘阿瑶,把眼睛借我。’

    一股阴冷寒意涌出,直击云青的左眼,当其再度睁开时瞳孔之内已经多了几分灰白。不知道是因为经脉打通了还是浩然正气功的缘故,这次借用阿瑶的眼睛没有了当初的刺痛和无力感。

    在阿瑶的眼睛内,云青看到一缕淡淡的白烟在地上飘动,顺着白烟看去,在巷子的角落正蹲着一个穿着蓝色裙子小女孩。

    而这个小女孩就是哭婴。

    云青不动声色,跟在刘涛后面。刘涛手上那个盘子上面刻满了八卦字样的东西,中间的调羹在缓缓的转动,而且方向大多集中在前方。

    “涛哥,你真会茅山法术?”云青试探问道,“你是像电视上说的那样在深山修炼下来的吗?”

    刘涛专心致志的寻找着哭婴,随口回答道,“实话跟你说吧,我家可是祖传的道士,这盘子叫‘八仙指路’,书上说可以指出鬼的所在。而我嘛,没有什么上山修炼,就是在家瞎学。十几年来我都在找鬼,今天终于给我遇上了。我一定要向所有人证明鬼是存在的,道士法术也是真的。”

    云青从刘涛眼中看到一团熊熊燃烧的火。

    八仙指路将刘涛一步步引进巷子里面,而且方向就是哭婴所在,这玩意真的有效。云青偷偷观察着哭婴,这小家伙拿着个皮球往地上抛,反弹后又接着抛,玩得不亦乐乎。时不时还朗声笑起来,但云青什么都听不到。

    ‘难不成秦微的耳朵可以听到鬼魂的声音。’

    巷子周围都放了夜光棒,并不黑暗。

    突然,那只哭婴看到刘涛的靠近,脑袋转了过来。居然是很正常的身体,没有预计的渗人,而这就有点奇怪了。都说鬼魂正常都是表现死后的模样,像图书馆的烂头鬼和秋儿那样。

    哭婴好奇的看着刘涛和云青,云青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往前。区区小鬼云青还是有信心收服的,加上这只小鬼看起来并不是那种会害人的样子。

    “很近了,八仙给的方向就在前面。”刘涛举起拳头,“青哥你在这等着,我给你一个东西,你把拿着它站着就行。”

    一根黄旗,看得出是纯手工制作,有些粗糙。云青把黄旗晃几下“这又是什么宝贝?”

    “这是‘四方镇魂旗’我自己做的,花了我三个星期。”

    “山寨货?”

    “你大爷的给我找个真货来。”刘涛又在另外三个方向插上黄旗。

    而就在刘涛布置场地的时候,他不知道哭婴就在他旁边看着,小脚丫子很麻溜,还用皮球去戳刘涛的脑袋。。

    刘涛有所感应,哆嗦了一下,“哪来的寒风,云青你留心点,我感觉那鬼魂很近了。”

    就在你肩旁那,你说近不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