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修真小说 > 修仙要靠鬼 > 第二十一章、守道人,洪爷
    阴冷气息在小道上席卷,云青和张爽肩并肩站在门前,手里拿着仅剩的黄符,死守秦微的家。

    “张大少这么快就学会大招了?”云青打趣说道。

    张爽冷哼一下,“本少天纵奇才自然学会,但要积蓄一段时间才能,我身体吸取力量的速度太慢了。”

    其实你已经不算慢的了,云青心里暗道。

    “那你现在就是啥用都没有?还不进去躲躲?”

    “我妈妈说过,家是男子汉最不能失守的地方,我怎会躲起来任由这鬼物放肆。”

    “但这里是秦微的家。”

    “她的家就是我的家。”

    “好吧,你牛皮。”云青是真的佩服张爽这死脑筋。

    融合成功的哭婴展示出原本的真面目,冉冉滴血的胸腔,心脏已经没有了,而且肚子也被利器切开。无法想象这小女孩生前遭受了什么噩梦。云青看了是内心升火,虽然哭婴是祸害人的存在,但是,制造这样悲剧的人,更应该碎尸万段。

    “书上说,只要把哭婴的寄身物送回去,它们就可以进入轮回,到时候再收拾它就容易很多。”

    张爽还在默默的运功,“你知道它的寄身物是什么?”

    “就是那个捞出来的皮球。”

    “送回哪里?”

    “不知道。”

    “说了那么多个字没一个有用。”

    下一秒哭婴融合稳定下来,阴冷气息倒卷回去,全压缩在它矮小的身躯上。顿时间张爽都可以准确的感应到哭婴的位置,“这真的只是一只小鬼吗?说实话它让我感到恐惧。”

    云青暗地里让秋儿准备好,待会找准机会一口将哭婴吃下去。虽然有些可怜了那小女孩,但她已经成不是普通的哭婴,暴戾程度远超秋儿这种怨魂,它是见人就杀的恶鬼。

    眨眼间,鬼气冲击压在云青身前,下意识的把黄符砸出,张爽也同样把手中的黄符往空中扔去。

    云青身前三米不到的地方十来张黄符漂浮在空中,黄光闪闪,哭婴身上的鬼气被扑灭大半。郭钊抬着录像机在二楼的窗户,一边拍着一边唠叨着“我的天,我的乖乖,这场面谁见过!”

    哭婴一时间被十来张黄符给封住行动,张爽掐准时机,纵身跳跃,右手拳头淡淡气机盘旋。

    “再来一发,正义铁拳!”

    云青也趁着这个机会,“秋儿准备!待会就把哭婴吃下去。”

    ‘慢着哥哥!’阿瑶连忙喊道‘那个老头来了,就在旁边的拐角处,秋儿出来的话会被他发现的。’

    “什么老头这么变态,还偷窥。”

    张爽的这一拳威力远不如之前的一击,但也同样把哭婴打退几米。

    黄符的灵力不过几秒钟就被消耗掉,哭婴再度燃起鬼气,脾气也更加的暴躁。被惹毛后哭婴发怒,大吵大闹,嘴巴都要撕裂开来。举起双臂直冲张爽,这个连续两次打她脸的人。

    云青连忙将张爽拉回来,“我们扛不住了,快走!”众人皆是惊慌起来,刘涛全身上下都搜过,啥法宝都没有了。

    就在哭婴要袭击张爽的时候,一把飞剑横穿而来,挡在鬼手前面,一阵白烟升起。

    哇!!~~哭婴一声怪叫撤了回来,刚刚的飞剑把它的两只手都灼伤。

    飞剑如同有灵性一般,悬立在哭婴身前。刘涛看到飞剑后当下惊呼道,“那是桃木剑,有道士在附近,我们有救了。”

    哭婴咬牙切齿,身上鬼气汇聚,想要一击破坏桃木剑。鬼气凝聚成一个圆球,黑烟缠绕,一股死意在里面酝酿,这还是云青第一次看到鬼可以放大招的。哭婴双手一推,那鬼气球呼啸的飞向桃木剑。

    面对飞来的鬼气球,桃木剑屹立不动,似乎没看见般。一触即发,碰到桃木剑的刹那白烟四起,张爽等人只看到桃木剑在冒烟,哭婴和鬼气球什么的并不知道。

    “小小鬼物也敢到处撒野,收了你。”一个老头驼着背,优哉游哉的走来,淡淡的一句话落下。桃木剑晃动起来,随即剑尖直对哭婴,上面的气息越来越盛。

    哭婴愣了愣,终于发现了不对劲,桃木剑的威力已经超出它的想象了,危险之下它本能的要逃跑。可是,当它掉头想冲回巷子里面的时候,入口处已经悬浮着一张镇魂符,不同于刘涛那种黄符的淡淡光芒,这张镇魂符颜色深沉,不显山露水。

    黄符如同高大的巨人,手执巨盾守在巷子入口。哭婴嘶叫一声冲过去,不料黄符仅是飘荡一下一束光芒射来,哭婴遭受重创,被光束打得趴地。

    驼背老头停在哭婴身前,头顶上桃木剑在侧虎视眈眈。驼背老头长叹一口气,“又是一个可怜的小女娃。”

    张爽云青和刘涛三人赶上去,“请大师手下留情啊。”刘涛喊道。

    黄符飘落,印在哭婴额上,哭婴动弹不得。老头转过身看向眼前三个小鬼,嘻嘻一笑“无聊出来逛逛居然能碰上三个好苗子,这是什么运气,今晚就该下几注。”

    刘涛慌忙朝老头鞠躬,“感谢大师出手相助,否则我们就麻烦了。”

    “算什么事,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地盘,之前那小鬼不出来还好,一出来我就可以收拾它”老头摸摸下巴,“倒是你们三个,怎么惹上这小家伙了。”

    刘涛把事情的大概告诉给老头。

    老头频频点头,“原来如此,但我只是普通的老道,不是警察,那小女娃怎么死的,我不知道,而且我也告诉你们一件事。不止槐安街道,槐福街道和槐清街道都有哭婴出没。这后面肯定有组织在搞事情。”

    什么!居然是连环杀人案!而且作案手法令人发指,活生生的掏走心脏和子宫。她们都是两岁出头的小女娃啊,谁这么凶残做出这种事?

    张爽心内愤怒难平,“那些畜生,我一定要把他们都残杀至死。”

    “这件事情我们早就有留意,上面的人也很在意,毕竟影响很大。”老头念了几句经文,哭婴就被黄符包裹住,飘回老头口袋中。

    老头捡起地上散落的黄符,看了看,“这玩意就是你自己画的符?”这话是跟刘涛说的。

    刘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自己瞎画的,让大师见笑了。”

    老头摆摆手,“什么大师不大师的,我叫洪坤,你们叫我洪爷就好。”洪爷拿出一个本本,打开给三人看。

    三星级守道人,洪坤。隶属国家守道局,正儿八经的公务员。

    云青等人大开眼界,原来还有这么神秘的组织存在。

    “这里不好说话,你们三个跟我来吧,既然让我遇到了,我想也该告诉你们一些事情。”洪爷朝着街道口走去。

    刘涛嘱咐大伙留在秦微家等候,然后和云青张爽跟上洪爷。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人之外,还有四样生物的存在,一是众所周知的‘鬼’,你们刚才对付的叫哭婴,是一种不还鬼。鬼的种类上千,不同的原因会生成不同的鬼类,他们实力强横积怨很深,很是难缠。

    第二中存在是‘妖’,妖是很奇特的存在,行踪神秘,我也没看到过。第三种是‘怪’,这种家伙就常见了,新闻上偶然报道的什么巨人啊,狼人的,就是它们。

    至于第四种,你们很难相信,那就是‘灵’,也是我们平时口中所说的‘神’。

    洪爷给云青三人一一道来,让三个小孩都目瞪口呆。纵然是云青,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另外三种存在。特别是‘灵’,难不成十多年来天天上香的神,真的存在?

    云青三人随着洪爷来到一间简陋的出租屋,这就是洪爷的家,满房间都是跑马经和赌博秘籍。

    “好了好了,这些事情呢,我也只知道毛糙的,我职位低,并不能涉及太多事情。原本呢,组织规定但凡接触过‘四类’的百姓都要加以控制,但我看你们三个都是好苗子,所以才带你们过来。”

    加以控制?这四个字值得玩味,刘涛和云青对视一眼,都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

    秦微甄思思,张纯师以及郭钊温铭都知道这件事,必须要让他们闭紧嘴巴才行。上级的能力有多大云青也有个大概。

    “洪爷你说你职位低,那就是说你们道士也可以像其他职业一样申请加入考核的吧?”云青好奇问道,顺便转移洪爷的注意力。

    “我们守道人是通过统一考核获得的,最低的一星,然后最高的是八星。而我,见过最厉害的人,也就是青愧市的负责人,五星守道人。至于最高的八星,从未听过有人达到。”洪爷从从抽屉中拿出一张文书,递给三人。

    “这一份通知你们可以看看。”

    关于守道人招新工作指引。

    “如今这个浮躁的的世道,能够潜心修炼的人已经很少很少。所有人都在追逐名利,金钱至上。为了钱,什么事情都愿意放弃,简直乌烟瘴气。”

    “而守道人组织非常需要新鲜血液的加入,两个月后再青愧市会举行守道人的评测,成功通关的话就可以加入守道人。那可是铁饭碗啊,还有很多特殊权利。”洪爷就像是个诱惑年轻人踏入不归路的老油条。

    云青对此不太感兴趣,他身上已经有两只鬼了,还过去什么守道人组织?开玩笑。

    张爽也是嗤之以鼻,他身怀圣人传承,根本不需要借助守道人的力量,而且守道人这个组织很可能会成为他的阻碍。。

    “好!我一定会努力的!十分感谢洪大师的提点。”刘涛激动得眼睛都红了。

    多少年了,多少年的默默耕耘,多少年来被大家取笑,刘涛终于看到了人生的方向,看到了胜利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