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都市小说 > 恶毒男配嫁给残疾反派后 > 第1章 第 1 章
    第一章

    “你——”

    “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身为楚家长子,竟干出这档子事儿来。楚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你还有脸睡?给我起来——”

    睡得正熟的楚尘被乍然响起的声音吵得有些不耐烦。

    他皱起眉头,翻了个身,脸颊在柔软的枕头上蹭蹭,心想是哪家这么没素质,大半夜的还吼这么大声,诚心不让人睡觉。

    “水呢?我让你们去接的水呢?泼他!”

    “愣着干什么?”

    “今天不用顾忌他长子的身份,他以后要是敢找你们的麻烦,你们就来找我!就说是我让做的,看他跟我这个老婆子计较不计较!”

    下一秒,‘哗啦’一声,一盆冰凉的水兜头朝着楚尘泼来。

    楚尘被水砸中,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缓缓睁开眼睛。

    现在的楚尘实在狼狈。

    他露在被子外面的身体都湿透了,头发是重灾区,贴着额头的感觉很不舒服,睫毛上都沾了水,被子,枕头,无一不是湿的。

    原本暖和的身体,一下子变得透心凉。

    不是梦,被骂的也不是别人……

    可他向来独居,亲戚也基本不来往,还能有人进他的公寓作妖?

    楚尘坐起身,浑身低气压。78中文最快 手机端:https://

    环顾四周,这里已经不再是楚尘的单身公寓,反而是一间高档酒店。他坐在酒店的床上,床脚还缩着一个没穿衣服,瑟瑟发抖的男人。

    再看面前。

    嚯。

    站了得有足足七八个人。

    为首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婆,手中拄着拐棍,气得直发抖,一手点着楚尘的方向:“你——你还有脸继续坐着?!”

    “怎么?还要我列队欢迎?”楚尘懒洋洋地说,“你们都是来围观我睡觉的?”

    一觉醒来,楚尘换了个地方,面前的这群人也来得莫名其妙。

    他心知其中定有变数,不过楚尘向来肆意,心里不爽的时候,嘴上说话从来不饶人。

    “你——”老太太的手再次抖起来。

    老太太旁边是个年纪不大的男孩儿,长得眉清目秀,一双眼睛圆溜溜的,像是小鹿,闻言满是担忧地望了楚尘一眼,安抚老太太:“奶奶,哥哥肯定不是故意的,您也不要太生气了,身体要紧。”

    两人右手边是一个四五十岁,不怒自威的男人,看着也气得不轻:“真是逆子!”

    而房间角落里,还斜靠着一个和前几人明显不同阵营的男人。

    他看着二十多岁,与楚尘年纪相仿,一头金色碎发十分惹眼,脸也长得好看,说是明星都不为过,此时眼皮掀起来,与楚尘对视,眸子里满是嘲讽。

    他嘴角微微勾起:“楚老太太,您说这事儿闹得。就您孙子这样,订婚当夜找不着人,原来是在酒店和牛郎厮混的,咱们这圈里,可从来没见识过。我看啊,这婚还是退了吧。”

    提到退婚,老太太脸色一变。

    “楚尘!还不快从床上下来!”老太太手中的拐杖在厚实的地毯上一敲,发出沉闷的声响,“你今天就算是跪,也得把错给认了!”

    认错?

    虽然大致猜到可能发生的事,但这事儿又不是楚尘干的。

    他不想道歉的时候,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会憋出一句道歉的话。

    楚尘冷笑一声:“那可真是不凑巧了。我睡觉喜欢luo睡,您要是不介意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溜`鸟儿的话,我也不是不能下床。”

    “你……”

    老太太两眼一翻,差点儿厥过去。

    “妈!”

    四十多岁的男人忙和男孩儿一同伸手搀扶老太太,等站稳后,抬头便训斥道,“楚尘!你怎么跟你奶奶说话的!”

    男孩儿也忍不住瞥了那金发男人一眼,开口说:“哥,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一旁的金发男人看见这一幕,再次笑了声,说:“这都是你们楚家的家事儿,我一个外人在这里也不太方便,就先走了。这事儿,楚家也不用给我什么交代了。”

    这是要一拍两散的意思。

    金发男人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

    “你……你真是要气死我啊!”

    老太太看着楚尘直摇头。

    男人也冷声道:“订婚当夜还找这种……你可真是个贱`货,和你妈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你就算是立刻跪下负荆请罪也使得,怎么还敢出言顶撞你奶奶!?”

    听到男人的话,楚尘皱了皱眉头。

    这人说话也太没素质了!

    男人见楚尘一直不说话,气道:“两个小时!要是两个小时后我没看到你在老宅安安稳稳坐着,以后我就没你这个儿子!楚昼,扶着你奶奶,我们走!”

    这三人离开后,之前泼水的保镖忙鞠躬:“楚少,刚刚那种情况,我实在不得已才动手,希望楚少大人有大量……”

    楚尘抬了抬眼:“嗯。没事,走吧。”

    保镖松了口气,快速往外走,心想,似乎楚少也没传言中说的那么可恶。

    而之前一直安安静静,窝在床角的男人,也快速扒拉起一套衣服穿上,忙不迭逃了。

    房间中只剩下楚尘一人。

    楚尘慢条斯理下床:“这群人,出去也不说帮我把门带上。”

    他之前刚坐起来,见到这场面,就知道不对劲儿,后来听着几个人吵吵闹闹,大致了解了情况,一下就想到之前看到的一本星际小说。

    楚尘平日不怎么看小说,关注那本,也是因为小说里一个恶毒男配和他同名。

    但小说内容太过俗套,楚尘看着没意思,翻了没几章就给扔了。

    没想到他竟然穿越过来了。

    楚尘将门阖上,转身去浴室。ァ78中文ヤ~8~1~ <首发、域名、请记住

    浴室的全身镜里映出一个看着有些稚嫩,十八九岁的男孩儿,个头还算高,目测有一米八,脸很小,接近九头身,皮肤白皙胜雪,丹凤眼微微挑着,以一用挑剔的目光看着镜中。

    镜子里的人仍旧还是楚尘之前的皮囊,但又与楚尘之前的模样不同——年纪变小了一点儿,且脖颈处,多了很多不规律的吻痕。

    若是楚尘,决计不会让别人在自己的身上留下这种痕迹。

    “啧。”

    楚尘有些不爽地抬手摸了摸脖子。

    “真难看。”

    楚尘评价道,“连点儿仪式感都没有,活儿肯定也不好。你怎么找了这么个人。”

    说完,楚尘又问,“我是不是回不去了?”

    没人回答楚尘,楚尘看着镜子,笑了笑,“抱歉。看来我得以你的身份继续生活下去了。不过我这人没什么好心肠,你得做好我干坏事儿的准备了。”

    这话说完,楚尘正要转身去洗澡,脑海中突然多出许多记忆,赫然是‘楚尘’这个人的前半生。

    楚尘是楚家长子,从小在父母的溺爱中长大,可惜好日子不长,十五岁那年,楚尘的母亲意外身故,一个月后,楚尘的父亲楚危云领回来一个女人,和一个只与楚尘相差两岁的男孩儿,也就是之前搀扶着老太太的那位楚昼。

    楚尘这才恍然,明白自己的家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美好。

    ——他的父亲早已出轨,并在外面生下私生子,现在把小三扶正,私生子也变成了正大光明的楚家小儿子。

    楚尘一时间无法接受家庭的分崩离析。

    他自暴自弃时,专做些能让楚危云生气的事儿。

    原本是想着报复楚危云的无情,吸引他的注意,想让父亲重新将目光放在他身上,却没想到,只两次不大不小的事件过后,楚危云就顺水推舟,说对楚尘彻底失望,转头去培养楚昼,声称以后的公司要全部交给楚昼管理。

    这间公司,明明是楚尘的母亲从娘家带回巨资,一手扶起来的!

    按理说股份都应该是楚尘的!

    楚尘一下子从天之骄子变为弃子,体会到了生活的云泥之别,从此一蹶不振。

    既然不是继承人,那就是很好的联姻工具。

    楚尘的母亲是大家闺秀,曾与霍家家主的妻子是至交好友,两人定下娃娃亲,许的是楚尘和霍家长子霍陵。

    这几年,霍家愈发壮大,现在已经成为望城的顶级家族,楚家与霍家联姻,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可楚尘不愿意。

    ——联姻后,他嫁出去,就等于完全失去了公司的继承权,所有的一切,都是私生子弟弟楚昼的。

    订婚当夜的宴会,楚尘没出现,第二天被发现,就是在酒店里,刚刚发生的那一幕。

    楚尘想到最后的记忆中,楚尘正准备乘车前往订婚宴,脑子却突然变得眩晕,之后什么都不记得,就知道这傻子是被人陷害了。

    最后,楚尘的脑海中出现了另外一个‘楚尘’。

    原主‘楚尘’苦笑一声:“我明明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痛苦?我不想继续这么浑浑噩噩地生活下去了。陌生人,您能帮帮我吗?代替我,生活下去。”

    ……原来是这样?

    楚尘挑眉:“我一向喜欢搅混水,你的这个身份,可能会被我搞得一团糟。”

    原主‘楚尘’低声说:“我不想继续活下去了。这事儿其实是我连累了您,您可以随意用这具身体生活。祝您好运。”

    楚尘与原主告别。

    在哪里活不是活呢?

    何况楚尘早就厌倦了以前的生活。

    他打开热水,将之前身上被泼水的冰冷洗去,穿着浴袍出来后,在房间中转一圈,只看到扔在地上,显得皱巴巴的衣服,和脏了的内裤。

    楚尘蹙眉。

    他找到放在床头的手机,抹去上面的水渍,指纹开锁,点开类似于地球的快递服务,直接订购了一套衣服和新的内衣裤。

    十分钟后,机器人将衣服送到。

    楚尘看了眼时间,早过了和父亲楚危云约定的两个小时,不过他也不急,动作仍旧不紧不慢,直到穿戴整齐,把自己收拾妥当了,才出门招了辆公共悬浮车,乘坐着回老宅。

    公共悬浮车无人驾驶,上车直接扫手腕上的万能通讯器,钱款会自动扣除。

    享受着星际世界的便利,楚尘对这个世界的兴趣更大了一些。

    不过一进家门,楚尘便感觉到几近凝固的气氛。

    “现在几点了?”

    楚危云冷声说着,扫了眼楚尘身上的衣服。

    楚尘笑嘻嘻道:“保镖之前泼了我一脸水,我总得收拾一下,这一来二去,不就耽搁回来的时间了么?”

    “你还有脸笑?”

    楚危云恨铁不成钢,“霍家在望城一区是什么身份,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是多好的机会啊,你要是嫁过去,肯定能过得锦衣玉食!楚尘,你可好好想想,你再过两年就要不也,可现在什么都不会,这是对你最好的选择,你爸我还能害你吗?你——算了,事情已经发生,只能尽可能补救。你现在立刻跟我去霍家道歉!”

    说得倒是挺冠冕堂皇的。

    可联姻这种事,受益最大的是谁,当楚尘不知道?

    “不去。”

    楚尘淡淡道,“你之前不是说,超过两个小时回来,就不是你儿子了?我现在已经不是楚家人了,联姻这种事,爱谁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