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都市小说 > 恶毒男配嫁给残疾反派后 > 第8章 第 8 章
    第八章

    回笼觉一向让人感到幸福,尤其是身边还躺了个美男。

    如果最后不是被硬生生饿醒,那就更好了。

    楚尘打了个呵欠,肚子咕咕叫,但他浑身暖洋洋的,眼睛都睁不开,忍不住往厉燃怀里团了团,哼唧着不愿意起床。

    厉燃:“饿了?”

    “嗯。”楚尘应了声,将头埋进厉燃怀里,“你没事儿了吧?身体还疼吗?”

    “不疼了。”厉燃说。

    楚尘摸索着找到厉燃的手,眯着眼睛看了看,发现厉燃掌心里的伤口果然已经好了——精神力可以修复身体损伤,而修复能力与等级有关。

    b级精神力,足够应付这种小伤了。

    楚尘心中知道这些知识,但亲眼看见,还是觉得很神奇。

    楚尘指腹在厉燃的掌心中摸了摸。

    竟然真的一点儿痕迹都没有了……

    楚尘正认真看着,厉燃突然将手缩了回去。

    他垂下眼眸,轻声说:“起来吧,饿了就去吃东西。”

    楚尘:“我不想喝营养液。”

    厉燃:“那我带你出门吃。”

    这么好说话?

    楚尘瞧了眼厉燃。

    要真出门吃,就又得几十万。

    这么对待一个没怎么接触过的闪婚对象,厉燃真的非常大方了,更别提他还长得这么帅,身材也不错……

    楚尘觉得,看着厉燃的脸,他能吃下足足五碗米饭。

    楚尘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一下厉燃的嘴角。

    厉燃一怔,没想到楚尘会这么做,目光有些惊愕地看向楚尘。

    楚尘笑眯眯道:“好喜欢你啊。”

    厉燃:“……”

    厉燃的耳廓慢慢变红,他伸手轻轻推了推楚尘:“我要起床了。”

    楚尘:“行。”

    楚尘也要起来了——家里厨房还有一堆烂摊子要收拾。

    他的洗漱用品都还在之前的房间,就先去隔壁洗漱,随后转移自己的用具,将各个洗漱用品与厉燃的摆放在一起。

    “回头我要跟你买情侣的。”楚尘一锤定音。

    厉燃:“嗯。”

    楚尘先下楼。

    昨日被厉燃破坏过的客厅,已经被机器人收拾干净。

    楚尘进厨房,将购买来的用具全部拆开。

    这里的人毕竟不怎么做饭,所以很多比较实用的东西,比如豆浆机,烤箱,微波炉等等,通通没有。

    就连最普通的锅碗瓢盆,做工都不是很好。

    算了。

    收拾一下,勉强做点儿什么吃吧。

    楚尘给机器人管家下命令,让它去把所有拆开的用具都高温消毒,自己则打开冰箱,看着里面的乱七八糟的菜品,不由陷入沉思。

    做点儿什么呢?

    半个小时后,楚尘煮了三颗土豆,压成土豆泥,又将翻找出来,看着与猪肉差不多,不知道什么动物的肉切成丁,放油在锅里翻炒。

    不大一会儿,厨房里便一阵肉香。

    “这什么肉啊,比猪肉还香。”楚尘吸了吸鼻子,心中满意。

    贵是贵了点儿,但基本没有腥味和膻味,味道应该不会差。

    楚尘等炒熟后,偷偷夹了一筷子。

    很不错!

    将之前做好的土豆泥摆成一个圈,肉类直接盛放在土豆泥中央,一道菜就算是做好了。ァ78中文ヤ~8~1~ <首发、域名、请记住

    楚尘转身,查看之前就已经上锅的主食。

    星际世界没有电饭煲,楚尘便将买来的类似大米,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作物扔进另外一个锅里煮成粥,勉强作为主食搭配菜肴。

    时间刚刚好,粥已经熟了。

    楚尘掀了锅盖,盛出两碗,连带着做好的菜一起,让机器佣人端出去。

    洗过手,楚尘拿上筷子,坐到餐桌前。

    “我厉不厉害?”楚尘抬了抬下巴,得意道。

    ——楚尘做菜水平其实并不是很高,在地球算得上能入口,要说多好吃,那肯定还是食材本身的实力,但楚尘自信心一向膨胀,更别提这里是星际世界,会做饭的厨子很少。

    这些厨子经常摸不准调味的量,但楚尘却很熟悉。

    跟那些堪称黑暗料理的菜肴相比,原本楚尘做的饭只能打五分的,现在也能打□□分了。

    厉燃颔首:“厉害。”

    楚尘高高兴兴道:“吃吧。”

    楚尘拿起筷子,先夹肉吃。

    这种不知名的肉类,肉质紧实有嚼劲,即便只是被简单烹饪,也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怪味,反而很鲜,楚尘吃上一口,馋虫一下子被勾上来,又夹了好几筷子。

    一圈儿的土豆泥沾了肉类炸出来的油,油汪汪的,浸在一起,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

    土豆本身的滋味其实有些淡,但楚尘做出来的土豆泥,既有土豆本身的香,又裹着肉类的香,两种滋味碰撞在一起,入口绵软生津。

    这时候再喝上一口煮好的粥,唇齿间就只剩下清新的竹笋一般的滋味。

    绝了。

    厉燃原本不打算动筷。

    他一向不怎么喜欢吃这种食材做出来的饭,感觉还没有营养液好喝,但此时看着坐在对面的楚尘一口接着一口,又闻着香气,也有些意动。

    拿起筷子,厉燃只尝了一口,便闷声不吭吃起来。

    毕竟之前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乍一吃,就会给人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厉燃现在就是这样。

    楚尘笑眯眯地看着厉燃:“我和他们餐厅的厨子做出来的味道可不一样。”

    厉燃点头认可:“你做得很好吃。”

    “那当然。这可是我从小摸索出来的。”

    楚尘自小照顾生病的妈妈,做饭什么的基本都自己来,小时候还经常会不小心放多或者少放了盐,程序复杂的也完全不会做,后来长大了……

    就学会了叫外卖。

    两人正说着,大门那边突然传来响动,一男一女从外面走进来。

    “燃燃——你精神暴`乱怎么样了?我和你爸来看你了。”

    率先开口的是那名女性。

    她瞧着三十多岁,身上穿着简约大方,楚尘一眼就认出她身上的衣服,是楚尘之前陪封姨逛街时,在奢侈区店内看到的一件最新款。

    厉燃低声道:“我爸妈来了。”

    楚尘眨眨眼。

    这就见家长了?

    厉燃的妈妈名叫沈瑜,她边往里走,边愣了愣,疑惑地扭头问丈夫:“这屋里什么香气?好像是食物……可燃燃不是不喜欢食材做出来的饭么?”

    厉睿达跟在后头:“闻着还挺香的。”

    走在前面的沈瑜率先看到了迎出来的厉燃和楚尘。

    楚尘站在厉燃轮椅后面,露出乖巧的微笑,恭敬喊:“妈妈好。”

    又冲后面的厉睿达说,“爸爸好。”

    沈瑜一顿,目光看过去。

    这谁?

    怎么上来就叫她妈妈?

    厉燃适时介绍道:“妈,这是我丈夫,楚尘。”

    “丈夫?你说什么?你结婚了?”沈瑜不可置信道,“燃燃,你结婚竟然不跟我说???”

    楚尘听到这话,也有些奇怪。

    他和厉燃结婚,没跟楚家的人说,是为了吊着楚家,从楚家手里抠钱,最后再给楚家一个特大惊喜,可厉燃怎么也没说?

    厉燃:“遇到合适的,就结了。”

    他语气平淡,像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

    沈瑜看着厉燃,又看了眼楚尘,欲言又止。

    过了会儿,她突然眉头一皱:“等等,你叫楚尘?”

    楚尘:“对。”

    “你是楚家那个孩子?”沈瑜又问,“楚……楚危云的儿子?”

    楚尘:“嗯,我是楚危云的大儿子。”

    沈瑜惊讶道:“你怎么会和我们燃燃结婚?你不是霍陵的未婚夫吗?我今天还看到他们在网上谈论你和霍陵的事——”

    网上?

    有他和霍陵的消息?

    楚尘挑眉,直言道:“我和霍陵没什么,也肯定不会和他结婚,我喜欢的人是厉燃。”

    沈瑜频频看向厉睿达和厉燃。

    她想说什么,但现场有楚尘在,她不好开口。

    楚尘见状,便说:“爸妈早上吃饭了吗?我和厉燃正在吃饭,你们两个要是没吃的话,我再去做一份。”

    “行。”沈瑜立刻答应。

    ——她正愁找不到机会问厉燃的话呢。

    这么看来,楚尘倒是挺识相。

    楚尘笑了笑,将食材全部都准备齐,转身进了厨房。

    他一走,沈瑜立刻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厉燃:“就是我之前说的,合适,就结婚了。”

    “合适??你知道什么叫合适吗?燃燃,妈妈确实想让你在最后这两年好好过,所以才安排你出去相亲,想让你有个贴心的人陪着,但他……那个叫楚尘,不行。绝对不行!”

    沈瑜伸手捣了厉睿达一下,“你说话啊!”

    厉睿达:“他确实不行。”

    厉燃垂眸,淡淡道:“为什么?”

    沈瑜观察着厉燃的表情,但自从厉燃服兵役回来后,她就愈发看不懂这个儿子了。

    虽然有些摸不清自家儿子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楚尘,但她想让两人分开的意愿,大于不想让厉燃伤心的情绪。

    她立刻将通讯器与厉燃的对接,说:“你自己看吧。”

    与此同时,楚尘也在厨房里查看网络上关于自己的消息。

    ——他昨日和封如云一起逛街谈话的照片,不知道被谁发了出去。

    配图下面的文字,先是提他妈妈和封如云当年的关系,随后说了娃娃亲,又说现在楚尘和封如云关系很好,一起逛街买衣服,婆媳关系稳定,看来这一场娃娃亲,是注定要成功的,期待楚尘和霍陵的盛大婚礼。

    本来这也没什么,可紧接着,这条新闻之下,就是楚尘在酒店和别人开房的视频。

    楚尘摸了摸下巴。78中文更新最快 电脑端:

    啧。

    这张照片从侧面拍过来,还挺好看的。

    不过那个找来的小牛郎,还没有厉燃十分之一帅。

    原主的眼光果然不行。

    楚尘没把这些消息放在心上,他将新闻关闭,继续专注做饭。

    今天来的人毕竟是厉燃的父母,不论怎么说,楚尘也得讨好一下,免得以后双方关系不融洽,耽误厉燃为他花钱。

    不一会儿,通讯器响起。

    封如云:「小尘,你看新闻了吗?」

    楚尘:「看了一点儿。」

    封如云:「你酒店的那条消息,不是我让人放出去的,我知道这件事你肯定是被人陷害的,阿陵也知道。我之前已经答应和你合作,就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阿陵他是我儿子,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也不会。」

    楚尘笑了笑,给封如云打字。

    「封姨,您这说的什么话?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当然有自己辨别是非的能力。这种新闻,显然是霍家的对家故意放出来,想让霍家出糗的,我都懂。也怪我自己,当初不小心着了道,给了别人可趁之机。而且,昨天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以后您就是我妈妈了么?我怎么可能会怀疑您放出去的消息?您这么说,真的见外了。」

    封如云看到楚尘发过来的一长串消息,神色复杂。

    酒店的消息到底是谁放出来的,其实封如云这边也不是很清楚,她才刚看到网上的消息,就赶紧给楚尘解释,都还没来得及查。

    按理说,楚尘不怀疑她,她心里应该是高兴的,但现在却反而难受的不行。

    封如云后悔了。

    后悔当初无视楚家,让楚尘这么被楚危云蹉跎!

    原本好好一个孩子,后来成绩一塌糊涂,现在上了个末流大学,还被逼得和别人闪婚……太可怜了,也太招人疼了。

    封如云转头看向霍陵:“事情查出来没有?”

    霍陵:“公司那边的人还在查放出消息的人,不过酒店的事已经有点儿眉目了,他确实是被人下药,司机抓住了,不过还没查出来源头。”

    “我就说小尘是无辜的!他这样的好孩子,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你却不愿意,还死命地追着你那个什么玉……”

    封如云叹息一声,“你啊,可错过太多了!”

    封如云虽然这么说,但霍陵却很不放在心上。

    这一次楚尘确实是被下药了,但之前呢?

    望城一区的人谁不知道,楚家的大儿子纵情享乐?平日里各种声色场所,可都少不了他,这样的十次传言里,总有一次是真的吧?

    而霍陵这个人有洁癖,是绝对不会碰别人碰过的人的。

    他嫌脏。

    ……

    楚尘喜欢玩乐的话,也被沈瑜说了出来。

    毕竟这事儿人尽皆知。

    “燃燃,你想想,这么多传言,为什么别人都不传,就传他?肯定是因为他确实干过这事儿!天涯何处无芳草,这个叫楚尘的,虽然长得是不错,但他绝对不是一个适合结婚的良人……”

    沈瑜叹息一声,“而且,我还怕他仗着你腿脚不方便,欺辱你……”

    厉燃垂眸:“不会的。”

    “你懂什么!”

    沈瑜拉了厉燃一下,因为着急,她的声音不自觉地大了一些,说,“王家那件事你不记得了?他们家的媳妇儿也是个混不吝的,表面上看着乖乖巧巧,像是从良了一样,背地里却坏心眼,见自己的丈夫卧床不起,没法反抗,就把情人带回家,当着他的面儿……那什么!”

    “王家的亲戚们,也不可能天天去看人家小两口子过日子,后来过节的时候再去,他爸才知道这事儿,可怜他,就这么躺在床上,看自己的妻子被……气都快气死了!反正我不同意你和楚尘在一起!”

    端着菜出来的楚尘:“……”

    哇哦。

    我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楚尘眼中带笑,故意发出点儿声音,吓了沈瑜一跳。

    沈瑜敢在自己儿子面前说这些话,却不好意思当着楚尘的面儿说。

    她见楚尘端着菜出来,就站在不远处,刚刚说的话也不知道被听去多少,耳根一下就红了,脸上也有些发烧:“咳,楚尘是吧?你怎么亲自端着盘子过来了?这种事情,让机器人来就好,万一你烫着怎么办……”

    楚尘温声道:“没关系,我注意着呢。因为是给爸妈的,当然要亲自端过来。”

    沈瑜和厉睿达对视一眼。

    这楚尘……还挺有礼貌的。

    人家孩子饭都做好了,两人当然也不会推辞。

    况且这菜和之前桌子上的一样,都香气逼人,勾得他们也忍不住坐在餐桌上,想尝尝这菜到底是什么滋味。

    “这是楚尘做的?”

    沈瑜问。

    厉燃:“嗯。很好吃。”

    “看着是挺不错的……不过这不就是在人前乖乖巧巧么?和王家那个一模一样——”沈瑜趁着楚尘去拿碗筷的时候,又忍不住唠叨起来。

    厉睿达却皱眉,打断道:“别说了。你之前还教育你儿子看人要眼见为实,怎么到了自己这儿就忘了?”

    沈瑜紧蹙眉头,别别扭扭地说:“我之前是这么说过,可新闻你也看了,他可是在和霍陵订婚当天去酒店开`房的人!我怎么能放心?”

    关心则乱。

    厉燃精神暴`动后,一想到儿子只有两年的日子可活,沈瑜就会半夜偷偷在被子里掉眼泪。

    她现在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让儿子这两年过得快快乐乐,最后高高兴兴地走。

    而楚尘,风评早几年就不好了。

    沈瑜之前也听说过一些楚尘的流言。

    如果厉燃能活一辈子,沈瑜其实也不在乎他们两个结婚的事,毕竟厉燃有试错的时间,但现在不一样了。

    万一这楚尘真和王家儿媳妇儿一样,做出那种事,那厉燃不得死不瞑目?

    那她儿子也太惨了吧!

    可厉燃现在一副信任楚尘的模样……

    沈瑜想了想,一时没忍住,直接起身去厨房找楚尘。

    厉睿达蹙眉:“你——”

    “我就去看看!”沈瑜道。

    厉燃坐在轮椅上,微微垂着睫毛。

    想到刚刚在网上看到的内容,以及这两天楚尘对他动手动脚的行为,他偏过头,也看向厨房的方向。

    另一头,厨房里。

    楚尘一转头,便见沈瑜堵在门口,还将厨房门关上了。

    他丝毫不介意沈瑜眼中的警惕与狐疑,笑眯眯地说:“妈,拿筷子我一个人来就行了。”好似看不出沈瑜是来找麻烦的一样。

    “我……我进来不是为了拿筷子的事儿。”

    沈瑜靠近几步,紧盯着楚尘的眼睛,“你知道我儿子只有两年的时间了吧?”

    “是。我知道。”楚尘大方承认。

    “那……那算我求你。”沈瑜深吸一口气,说,“你就算是想在外面找人,给我儿子戴绿帽,也等两年后我儿子走了再找,行吗?”

    楚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