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都市小说 > 恶毒男配嫁给残疾反派后 > 第10章 第 10 章
    第十章

    沈瑜原先就已经做好楚尘和厉燃在一起的最坏准备,现在发现楚尘并不是一无是处,做饭竟然如此好吃,说话做事儿也还算合规矩,就有种在废弃荒星里发现资源矿的奇妙感觉。

    临走前,沈瑜最后扫了眼楚尘。

    希望儿子最后这段时间,能稍微快乐一些吧。

    二老走后,楚尘懒懒地瘫在沙发上,打了个呵欠。

    吃饱后,楚尘就有点困了。

    厉燃操控着轮椅来到楚尘身边。

    他扫了眼楚尘细瘦的脖颈,看到上面还有浅淡的吻痕没消下去,那是不知名的人在楚尘身上留下的。

    想到之前看到的新闻,厉燃不由蹙眉。

    他早先就知道楚尘是什么样的人,和他结婚,其中一个原因是见面后,觉得楚尘与传言不符,和他在一起应该很有意思,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应付一直要给他相亲的沈瑜。78中文更新最快 电脑端:

    当时楚尘说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他听听也就算了,但还是忍不住过了心。

    而一个男人,可以接受自己的爱人在之前发生过什么,但绝对不能容忍之后发生的事。

    这无关爱情,只是占`有欲作祟罢了。

    他有必要在这方面提醒一下楚尘。

    “楚尘。”厉燃低声喊。

    “嗯?”楚尘半睁着眼睛,懒懒地答应一声。

    “之前在厨房,你和我妈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啊,妈就是跟我提了一下你还有两年时间的事儿,让我多照顾你。”

    厉燃垂下眼睫:“是么?”

    楚尘:“怎么了?”

    厉燃没说话。

    楚尘有些奇怪地瞧了厉燃一眼,挑挑眉,将腿直接伸过去,搭在厉燃大腿上,问:“到底怎么了?心情不好?”

    厉燃:“嗯。”

    楚尘的眸子在厉燃微微蹙起的眉头上扫过。

    他想到之前沈瑜说过的话,低低笑了声,起身往厉燃那边靠,凑过去笑眯眯地说:“怎么?怕我真像你妈说的那样,给你戴绿帽子?再当着你的面儿,做那事儿……”

    厉燃瞥了眼楚尘,眼神有些冰冷。

    楚尘没继续说下去,而是将视线转移到厉燃有些干燥的唇上。

    他平时行为做事,一向都比较顺从心意,此时心中刚有了一个短暂的想法,就毫不犹豫地亲过去。

    厉燃的唇比想象中还要柔软,楚尘能感觉到近在咫尺的厉燃呼吸都变得急促了一些,而后者对这种情况显然没什么经验,楚尘都送上来了,他也仍旧一动不动,身体僵直。

    甚至都没张开嘴。

    像是被吓到了一样。

    楚尘看着厉燃纯情的模样,心中好笑,边贴着厉燃的唇亲,边含糊道:“我记得你只是大腿下面的肢体出了问题,不影响你的功能吧?”

    厉燃顿了顿,眼睫垂下来。

    这种问题……

    楚尘到底是怎么问出口的?

    楚尘却并不觉得自己说出的话有什么问题,他变本加厉,压低声音,用气音在厉燃的耳边说:“你要是实在放心不下……那不如每天晚上都把我弄得下不来床,我不就没空找别人了?”

    厉燃抓着轮椅的手猛地用力。

    他抿紧唇,一手伸手推开楚尘,一言不发,操控着轮椅往外走。

    “去哪儿?”楚尘问。

    厉燃没回话,直接离开了。

    楚尘也不追。

    他坐回沙发上,目送厉燃几乎是落荒而逃的模样,耸耸肩。想起刚刚厉燃的反应,楚尘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笑了一声。

    今天也占到厉燃的便宜了呢。

    真好亲。

    不过厉燃还真会开玩笑。

    在外面找来的那些男人,哪有厉燃长得帅?光厉燃的大长腿,楚尘就能玩个足足两年。

    更何况轮椅什么的,一直都是个好道具。

    楚尘金屋藏`娇,哪有空去外面吃野食。

    而他这人,不管怎么说,基本道德底线还是在的,既然和厉燃结婚了,就不会在外面胡来。

    伸了个懒腰,楚尘上楼,准备抽空睡一觉,等厉燃回家,这边刚躺到床上,通讯器便响起来。

    他扫了一眼,发现是楚危云发来的消息。78中文最快 手机端:https://

    楚危云:「你看见新闻了吗?」

    楚尘:“……”

    这都多久过去了,楚家才发现这个消息?

    楚家还没倒,可真是个奇迹。

    楚尘懒得搭理楚危云,直接合眼睡过去,两个小时后,才靠坐在床头,慢吞吞打开通讯器,而这个时候,楚危云已经发给他不下十条消息了。

    楚尘大眼一扫,内容没什么含金量,就给楚危云回话:「看见了。」

    楚危云:「怎么现在才回?你知不知道我们都要急死了!你是不是早就看见我的消息,却故意不回的?」

    楚尘:「你很聪明。」

    这就是承认了?

    而且还这么理直气壮!

    楚危云快要气死了。

    他怎么就生了楚尘这么一个儿子?

    这是来讨债的吗??

    楚危云:「你还好意思承认?竟然一点儿都不知悔改的模样!要不是你当初在订婚宴上做出那等丑事,现在你和霍家都已经成了!还用得着像是现在这样艰难吗?」

    楚尘:「那没办法,我毕竟是您的儿子,管不住下`半`身也是挺正常的。毕竟有其父必有其子嘛。」

    楚危云:“……”

    楚危云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

    他这边打了一堆怒气冲冲的话,刚想发给楚尘,便看见楚尘这边又来了新消息。

    楚尘:「我早就说过,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你抱怨是没用的。今天早上刚出新闻的时候,封姨就找我说过这事儿,我看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对我有这样的丑闻很不高兴,毕竟这也影响到了霍家,现在网上很多人说话都很难听,有骂我的,也有骂封姨的。你这边最好再出点儿钱,把新闻压下来。我看你之前炒我和封姨关系好,把热度顶上去,也花了不少钱吧?」

    楚危云一顿。

    之前楚尘和封如云一起逛街,他不放心楚尘,怕楚尘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又怕楚尘不掏钱,将这笔钱昧下来,所以特意让人跟着,这才拍下了楚尘和封如云一起逛街的照片。

    后来放出照片,也确实是他的意思。

    这事儿之前他完全没跟楚尘说,没想到楚尘竟然一下子就猜出来了。

    楚危云:「那又如何?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

    楚尘翻了个白眼,可没觉得这事儿有哪里是为了他了。

    楚尘:「行了,大家都知道这事儿是为了谁,你也不用跟我说这些,我看你在这方面的头脑不太行,以后还是不要擅自行动了。再有什么想法,都先来问过我,毕竟整件事的执行人都是我,没有人比我更清楚现在的局势。」

    楚危云被楚尘一通教育,还被说头脑不行,登时又有些气血上涌,但楚尘说得也很有道理,至少每次出事儿,楚危云都只能无奈地来找楚尘。

    而楚尘订婚当夜,去酒店约会牛郎的事,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八卦,别人可能看看也就过了,但他一找水军吹楚尘和封如云两人关系好,还说期待楚尘和霍陵的婚礼,后来再出这个八卦,就有点儿耐人寻味了。

    楚危云:「嗯,我知道了。」

    楚尘:「还有件事儿。我打算明天去霍家,把你给我的那笔钱,当做这件事的赔礼给封姨。到时候等我消息吧。」

    楚危云:「行。到时候一定要表现的乖一点儿,知道吗?」

    楚尘:「知道了。」

    楚尘又在床上躺了会儿,才慢悠悠起床。

    已经是下午四点。

    楚尘下楼时,一眼就看到厉燃已经回来,就坐在沙发上。

    他刚准备过去逗逗厉燃,便与后者冷漠又疏离,还带着一丝嘲讽的眼神对上。

    ……得。

    厉焚小朋友就位了。

    是因为之前被亲了,太害羞,所以干脆换了个人格回来?

    有点可爱。

    楚尘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他假装没发现厉燃变成了厉焚,直接走过去坐在厉焚身边,撒娇道:“老公,你回来了。”

    厉焚冷笑一声:“离我远点儿。我不是你老公。”

    “哦。原来是哥哥啊。”

    楚尘目光在厉焚有些干燥的唇上扫过,说,“可你们两个长得实在是太像了。我分不清怎么办啊?”

    “没关系。”厉焚冷冷道,“下次我也会像现在这样,在你来之前就提醒你的。”

    “那多麻烦哥哥。”楚尘笑道,“而且我还怕哥哥以后故意不出声,让我以为你就是厉燃呢……”

    厉焚紧蹙眉头,轻蔑地看了楚尘一眼,他冷笑着,斩钉截铁道:“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