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都市小说 > 恶毒男配嫁给残疾反派后 > 第80章 第 80 章
    第八十章

    厉焚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畅快了。

    记得上次有如此酣畅淋漓的感觉,还是三年前。

    ——他单枪匹马进入联盟军地盘谈判,最后全身而退。当被联盟军军团长带着人追了十几个星际跃迁,终于甩脱那群人的瞬间,他兴奋极了。

    后来厉燃精神暴`乱,为了焚焰军团的人着想,他回到望城,厉焚没了联盟军军团长做对手,一直无所事事,根本懒得出现。

    却没想到,厉燃的暴`乱有了转机,而他会莫名其妙取得身体控制权,并无法和主人格取得联系。

    空有一身精神力,厉焚却无法宣泄。

    这次训练,他总算找到点当年的感觉。

    精神力包裹在周身,形成无死角护盾,将面前的烈焰全部遮挡。厉焚看着不远处气喘吁吁的楚尘,得意道:“你已经没有多少精神力了吧?”

    楚尘瞪厉焚一眼。

    因为没法精准控制精神力,楚尘的每一次攻击和防御,都有精神力溢出,很快,他就觉得有些透支,手脚发软,身体被掏空。

    他心生一计。

    他突然捂住自己的头,痛苦地低声呻yin,身体软绵绵倒下去。

    厉焚一愣,看着倒在地上不动的楚尘。

    晕了?

    精神力透支,确实有这种可能,厉焚不由蹙眉:“明明中途就跟你说,让你不要精神透支,怎么不听?万一暴`乱怎么办……”

    “啧”了一声,厉焚走过去。

    他毫无防备,刚准备伸手按楚尘的手环,将楚尘弹出房间,突然手臂被抓住,紧接着,躺在地上的楚尘一个用力,将他掀翻。

    转瞬间,两人的姿势便发生了巨大改变。

    原本躺在地上的楚尘成功骗过厉焚,此时得意洋洋地压坐在厉焚身上。

    他大笑道:“你输了。”

    厉焚却嗤笑一声,猛地一个扭身,两人顺序颠倒。

    ——这次是厉焚压在楚尘身上了。

    楚尘下意识想反攻,但毕竟精神力透支,刚刚的行为,又耗费了他大多数精气神,他浑身没什么力气,实在没办法,只能认命,躺在地上喘气。

    厉焚一顿。

    他看着身下胸膛剧烈起伏,额头上都是汗的楚尘。

    “可惜了。”

    楚尘摇摇头,“要不是我刚刚体力不支,早就在压倒你的时候把你弄死了。”

    说话间,楚尘并未注意厉焚的眼眸。

    他休憩一会儿,感觉比之前好多了,才狡黠地眨眼,说,“没想到吧?我的演技还是非常不错的,连你都被骗过了。”

    他漂亮的眼眸看向厉焚,见厉焚也专注地看着他的模样,微微一怔。

    楚尘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

    两人都没说话。

    微风拂来,周围的树叶都被吹起,发出沙沙的声音。

    楚尘原本平静下来的心跳,突然开始一下下加快,也不知道是精神透支的后果,还是因为身上这人……

    他极其缓慢地眨了下眼。

    与厉焚专注地对视一会儿后,楚尘突然直起身体,他凑近厉焚,两人之间距离顿时拉近,呼吸都交缠在一起。

    楚尘轻声问:“你想亲我吗?”

    厉焚没说话。

    楚尘便当厉焚是默认了。

    他凑上去亲吻厉焚的唇角。

    柔软又干燥的触感传来,厉焚始终没回应楚尘。

    楚尘亲了两下,移开些许,他看着厉焚野兽一般凶狠的眼眸,垂下眼眸,压低声音说:“这里是虚拟世界。没有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他一手搭在厉焚的肩膀上,喃喃的声音,像是蛊惑。

    厉焚喉结滚动。

    “……燃燃不会知道的。”

    楚尘轻声说,“在这里,哥哥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一提起‘燃燃’和‘哥哥’,厉焚如梦初醒。

    他猛地推开楚尘。

    站起身,厉焚居高临下看着仍旧坐在地上的楚尘,他的脸背对着光,神色晦暗不明,阴冷的目光在楚尘身上扫过,身形瞬间消失。

    ——厉焚离开了房间。

    系统:“恭喜‘楚尘’在战斗中获胜。”

    楚尘松了口气。

    他舔舔唇角,身体后仰躺在草地上。

    回想刚刚厉焚的模样,楚尘忍不住低笑一声:“美人计真好用啊。不费吹灰之力就赢了。剧本也很刺激……以后倒是可以试试在床上这么玩……”

    等楚尘慢悠悠从星网上下线时,房间中已经没了厉焚的身影。

    楚尘撇撇嘴:“跑得倒是快。”

    两人在星网上的战斗持续很久,现实中已经过去足足两个小时。

    楚尘累极了。

    不论是身体,还是大脑。

    他有种在山地里跑了二十公里,跑的同时,还得做高等数学,并且需要全对的感觉。

    楚尘伸手拨弄了一下手环,调出课程表——上午没课,下午上课时间是三点。

    一时间,楚尘瘫在沙发上,什么都不想干。

    不过最终,他还是费劲儿爬起来去浴室洗了个澡,最后躺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定好下午一点的闹钟,睡觉觉。

    一觉醒来,楚尘精力充沛。

    手环上没有任何人的讯息。

    楚尘随意做了顿午饭,抵达学校时,正好是两点四十五分。

    文向阳还没来。

    周围视线若有若无地扫过来,楚尘视而不见,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悠闲地翻书。

    不多时,文向阳扑进教室,鬼哭狼嚎道:“尘儿啊!”

    楚尘抬眼:“……好好说话。”

    文向阳坐到楚尘旁边:“你进我们校内网了吗?论坛里有你跟霍陵谁更强的赌注——对了,是不是你找老师把咱班的视频给删了?”

    “什么视频?”

    “就是训练视频啊。学校都会直接发在校内网上的,本来昨天你的训练视频都要火了,下面好多评论说你厉害的,结果不知道怎么的,打不开了,然后就提示被删除。”

    楚尘一愣:“是吗?”

    文向阳见楚尘也一脸迷茫,惊奇道:“竟然不是你做的?”

    “当然不是我。”楚尘耸耸肩,“我哪有那么大能耐。”

    “你是没有,但厉家有啊!”文向阳说着,低声问,“那你觉得呢?”

    “什么?”

    “就是你跟霍陵啊,你们两个打架的话,谁会赢?”

    楚尘想了想:“不一定。”

    “怎么说?”

    “得看霍陵当时的心情,以及他会不会看我柔弱,就怜香惜玉。”

    文向阳:“……”

    文向阳突然一拍脑门:“草,我说我之前忘了什么呢!终于想起来了,我忘了问问你,当初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你不是都和……和那个谁结婚了么?怎么外面一直传言你和霍陵要在一起?他还陪你回家参加宴会?”

    楚尘挑眉:“还在传?”

    他最近倒是没关注这个。

    “是啊。”文向阳扒拉出手环。

    楚尘:“没事,不用找,链接发我,我回头自己看。”

    文向阳:“……行。”

    恰好这时候老师来了,楚尘和文向阳便没再多说。

    众人规整坐好。

    今天的训练和昨天的训练不一样。

    昨天是想看看学生们现如今的精神力各项数据,今天就是详细训练了。

    楚尘早上才与厉焚打过一架,中午虽然睡了一觉,但精神力并未恢复完全,所以训练时有意锻炼自己的控制能力,能少放一丢丢精神力,绝不多放。

    因为每位同学都在不同的房间做训练,所以这次,楚尘没有被围观。

    不多时,老师溜达过来,进入房间。

    他站在一边观察一会儿:“精神力控制?”

    “对。”楚尘转头,“老师好。”

    “这个很难。”

    老师说,“精神力一般随情绪波动增长,而人类的情绪是很敏感的,精神力也一样,稍微有些异样,精神力就会飙升,攻击到旁人,所以即便发展到现在这个年代,我们依然不敢让人在市区内随意使用精神力。”

    楚尘点头。

    这些内容,原主在历史课上都听到过。

    “能将精神力控制地炉火纯青,非联盟军军团长莫属。”

    老师说着,在楚尘的手环上碰了一下,“我这边存了一些他的视频资料,里面有他训练的心得,你可以看一下。”

    “谢谢老师。”

    “没事。对了,星网上的视频,是你删的吗?”

    楚尘眨眼:“不是。”

    老师点点头:“那你训练吧,老师先出去了。”

    “好。”

    这其实不是一件大事。

    只是校内网的防火墙很严密,删除视频的账号又是保密账号,就连校长都看不到是谁,所以一群人才起了兴趣,想找到删除的人。

    不过楚尘的精神力确实蹊跷……这视频删了也好。

    对楚尘也是一种保护。

    老师走后,楚尘没多久就累了,干脆一屁股坐在一旁的休息区内,打开老师传送过来的视频。

    联盟军军团长。

    楚尘对这个人有印象。

    之前他和王宇等人出去玩的时候,王宇说他哥哥在服兵役期间被军团长看中,所以有幸拍到一张军团长的照片。

    记忆中,那人还挺帅的。

    不过楚尘只记得长得帅,其余什么都不记得。

    他点开最开头的视频。

    入目是一间教室,周围坐的满满当当全部都是穿着军装的人,镜头对准的,是坐在前面的几名男性的后脑勺。

    可以听到一个比较小的低沉的声音传来:“精神力控制,最重要的还是要控制自己的内心。”

    楚尘:“?”

    原来是课堂偷拍!

    楚尘听不太清那人说话,只能将声音调到最大。

    他一连将老师发送过来的四个视频全部看完,感觉隐隐约约能摸到精神控制的一点苗头,当即将视频关闭,开始练习。

    直到精神接近透支红线,楚尘才停下来。

    他下了星网,回到教室内。

    此时教室里已经有两三个同样精神力透支的同学归来,看见楚尘眼睛上的虹膜也消失,忍不住凑到一处嘀嘀咕咕,还时不时看向楚尘。

    教室内很安静空旷。

    说话声也就异常大。

    “楚家的人不是都走了么?却不带楚尘,你们自己品品,就能知道楚尘人缘有多不好了。”

    “可不是么。”

    “我看他精神力也没有多强吧,这不是也很快就被从训练室内踢出来了么?”

    “害,本来就不是很强。他有什么资格和霍陵比啊?之前还是霍陵未婚妻,却在酒店里干出那种丑事……”

    “不是还有传言说,楚尘特别开放么?”

    “啧啧啧,我要是他,我都没脸见人了。”

    楚尘长长的睫毛垂下来。

    他慢条斯理起身。

    神色淡然地来到那三人面前,楚尘抱臂站定。

    他一声不吭。

    说话的几人本来就频频看楚尘,此时见他过来,又见他面无表情的模样,心中不知道怎么的,有些发憷。

    三人你戳戳我,我戳戳你,都眼巴巴看着楚尘,不知道楚尘要干什么。

    突然,楚尘冷笑一声,猛地抬起一脚,直接踩在那人面前的桌沿上,只听‘轰隆’一阵响动,桌子都被楚尘踹的挪动几厘米。

    他身体凑过去,一歪头,笑眯眯道:“说闲话很快乐吧?”

    那三人都被楚尘的举动吓了一跳。

    听到楚尘的话,其中一人下意识回答:“……不、不是。”

    “嗯?不快乐吗?但我看你们的表情,好像说得挺开心的啊?”

    “……”

    “怎么?大家都是同学,不如加我一个?让我也听听,你们都在说什么呢,才笑得那么高兴。”

    几人听出楚尘语气中的嘲讽。

    谁都没敢吭声。

    说来也是奇怪。

    楚尘的精神力明明只有b,但三人却觉得身体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压住,动弹不得。

    难道他的精神力真的提升了?

    这是何等的好运气!

    然而三人心中都来不及升起嫉妒的情绪。

    他们紧张看着楚尘。

    只见楚尘伸出白皙又修长的手,轻轻在距离最近那人脸上摸了下。

    楚尘的手指长得很漂亮,修长,笔直,没有任何变形,顶端的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指尖有些冰凉,以缓慢的速度划过皮肤,像是一把锋利的刀紧贴着他的脸。

    仿若下一秒就要刺入进去!

    “别……”

    他从喉咙里挤出一句。

    “别什么?你看,你现在被我这种水性杨花的人摸了,就也不干净了,以后是不是就没脸见人了?既然不想要这张脸了,不如送给我?”

    楚尘说话的语气甚至带着笑意。

    最让人难受的,不是楚尘的动作。

    而是一股……

    让人从内心深处胆寒的气势。

    那人被楚尘的动作吓到心跳紊乱,不敢呼吸,脖颈后面的汗毛都竖起来,浑身发冷。

    他连连摆手,声音颤抖道:“不不不,我错了。”

    “我以后再也不会——再也不会说这些了。”

    他朝另外两人露出求救的表情。

    “楚、楚尘,你干什么呢!我劝你不要乱来啊!老师就在教室里呢,等会儿听到动静从星网下来,有你好受的!”

    “对!你快放开他!”

    楚尘抬眼,眸子中带着戏谑的情绪,看向那两人。

    他的视线一扫过去,那两人只觉得腿上一软,差点直接跪在地上。

    竟谁都不敢与楚尘对视。

    楚尘重新站直身体。

    他懒懒道:“管好你们自己吧,别没事儿嚼舌根,据说这种喜欢背后说别人闲话的,死后舌头会被拉出来,用剪刀剪断哦。”

    三人:“……”

    这三人有点无聊。

    都不会像是厉焚一样回嘴。

    楚尘百无聊赖,不想继续和他们玩,转身便往自己的座位上走。

    中途,楚尘转头看三人,便见那三人神色慌乱,匆忙移开视线,一副紧张的模样。

    其中一人小声说:“以后不说了。”

    楚尘笑笑:“乖。”

    三人:“……”

    草。

    没想到楚尘竟然是这样的人!

    楚尘在座位上坐了会儿,文向阳眼睛上的虹膜消失。

    他脸色略微有些苍白,摸索着抓楚尘的手。

    楚尘:“?你干嘛?”

    文向阳呜呜呜道:“妈的,我怀疑老师故意针对我!他竟然在路过我训练室的时候,往里面加虫族设定!就是你知道的那种虫族!身形巨大!长得特别恶心的那种!模拟的虫族也太像了,它们的黑色四肢上竟然还有绒毛——你敢相信吗?我正训练呢,一转头,直面那些绒毛,脸都快埋进去了,我——呜哇——我不想活了!”

    楚尘:“……”

    楚尘同情地拍了拍文向阳的背:“之前课上不是说了?很多人的精神力,都是在面对自己最恐惧的东西时增长的。”

    “那我宁愿永远不长!”

    文向阳眼睛都红了。

    等所有同学都出来,文向阳的心情已经平复,他大胆邀请:“今晚去玩吗?不醉不归!”

    楚尘:“不了。”

    文向阳稍微一想,就知道楚尘为什么不去。

    他嬉皮笑脸道:“害,我懂我懂,有家室的人就是不一样。”

    楚尘噗嗤一声笑出来:“是,确实不一样。这其中的快乐,不是你们这群单身狗可以想象的。”

    文向阳:“???”

    两人贫嘴走出学校,楚尘一眼就看到停在路边的那辆熟悉的悬浮车。

    他立刻往那边走两步,并回头冲文向阳摆手:“行了,我老公来接我了,你和王宇去玩吧,小朋友们不要玩太晚,记得早点回家。”

    文向阳:“……你才小朋友。”

    楚尘登上悬浮车。

    厉燃坐在座位上,正低头看手环,听到声响抬头。

    “燃燃。”楚尘笑眯眯坐过去。ァ78中文ヤ~8~1~ <首发、域名、请记住

    “嗯。”厉燃道,“先不回家,带你去正规机构检测一下精神力。”

    楚尘挑眉。

    厉燃解释:“你们老师上报了这件事,学校很重视,让我带你去检测。”

    楚尘:“昨天厉焚已经让焚焰军团的人给我检测过,还是b,如果去正规机构,发现精神力没变,但是实力变强,且精神力状态不一样,那我不会被当做异类,抓去切片研究吧?”

    “不会。今天只是检测。”

    厉燃垂眸道,“不过你早晚要去荒星和服兵役,这些消息压不下来,不如找个适合的时机放出去,让大家都知道有你这个人。”

    楚尘想了想:“行。”

    悬浮车很快抵达目的地,正规机构的精神力检测,和之前焚焰军团的形式一模一样,楚尘释放完自己的精神力,得到一张b精神力的证明书。

    “谢谢,辛苦了。”楚尘对工作人员说。

    他拿着证明书:“回头我把这个给老师?”

    厉燃:“嗯。”

    楚尘翻看证明书,耸耸肩:“亏我之前还以为自己的精神力终于上了s,以后也能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呢,看来我没这个命啊。”

    “什么六亲不认的步伐?”

    楚尘:“就这样。”

    楚尘哒哒哒往旁边跑了十几步,最后朝着厉燃的方向走来。

    他面上露出嚣张的表情,头颅微微上抬,一副谁都瞧不起,眼高于顶的模样,浮夸地甩动自己的上肢和手臂,不过还没走到厉燃身边,他自己就忍不住破功,哈哈大笑起来。

    厉燃嘴角微勾。

    楚尘笑容灿烂,推着厉燃的轮椅往外走:“快走快走,这里好多人呢,刚刚要是有人看见我走路的姿势,又把我认出来,那也太丢脸了。”

    厉燃轻笑一声。

    两人回到家,楚尘刚进屋换鞋,手环便响起。

    竟是楚危云发来的视频请求。

    他挑眉,对厉燃说:“是楚危云。”78中文最快 手机端:https://

    说完,楚尘随手接通:“怎么了?”

    楚危云神色复杂,怯懦道:“楚尘……你最近过得好吗?”

    楚尘:“?”

    没事儿问他过得好不好?

    之前怎么不问。

    楚尘懒得和楚危云虚与委蛇,直言道:“有什么事情直说就行。”

    楚危云神色间带了点儿尴尬。

    他偷偷看楚尘,见楚尘心情似乎不错的样子,终于大着胆子,说:“你手里现在不是有挺多钱的么?能不能借我点?我不要多,只要五百万就够了……”

    楚尘面上的笑意淡下来。

    他看着依然在病床上的楚危云。

    楚家的人虽然走了,但楚昼还算有良心,念在楚危云是他父亲,又卧病不起,没法赚钱的份儿上,虽然将他所在病房规格下调,但并没有立刻将医疗费断掉。

    楚危云现在根本不应该缺钱。

    这人又要干什么?

    楚尘换好鞋,看了眼已经坐在沙发上开始工作的厉燃,问:“做什么的?”

    楚危云沉默半晌,压低声音,小声道:“是这样的,俞冉刚刚来找我了……她说她做了亲子鉴定,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楚昼的,而是我的,如果我想让她生下孩子,就要给她五百万……我看了鉴定书,是真的。”

    兴许是怕楚尘不答应,说完这话,他忙说:“你放心,我就只借这五百万。楚尘,孩子是无辜的啊,我只想要这个孩子……孩子出生,我绝对不会再麻烦你,也不会再问你要钱,就连这笔钱,我以后也会努力工作还上的!”

    “就这一次!”

    “楚尘,我发誓!”,,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