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都市小说 > 恶毒男配嫁给残疾反派后 > 第90章 第 90 章
    第九十章

    都是从小在望城长大的人,虽然文向阳和王宇之前没接触过厉家的这位小儿子,但好歹也是听说过的。

    尤其是在厉燃精神暴`乱后。

    此时见面,两人都很主动。文向阳上前一步,介绍道:“我叫文向阳,这位是王宇,我们都是尘尘的朋友,以前经常一起玩的。”

    厉焚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简洁明了道:“厉燃。”

    楚尘知道厉焚的性子,也不指望他能说多少话,直接说:“过来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文向阳闻到香味,早就馋了,也不和楚尘客气,加快脚步往餐厅的方向走,王宇则闲庭漫步一般,走在众人最后。

    他的目光在楚尘和厉焚身上扫过,眉头微微蹙起。

    ——楚尘的丈夫从书房内出来后,和楚尘只对视过一眼,之后就撇开目光。

    两人再无对视,更没有什么比较亲密的互动。

    这不太像是一对热恋中的夫夫应该有的状态。

    难不成他们吵架了?

    王宇有心想问,但没找到时机。

    众人落座。

    楚尘做的饭色香味俱全,文向阳原本还打着边吃边聊的主意,但一坐下,看着眼前的饭菜,顿时顾不上其他。

    等楚尘和厉焚这两位主人动筷,文向阳立刻拿起筷子,一顿风扫残云。

    从桌面上的菜可以看出来,楚尘无肉不欢。

    红烧出来的鸷鸟肉色泽艳丽,表皮呈焦糖色,浓稠的酱汁都被收进肉中,咬一口下去,先感觉到表层的一股甜味,然后就是肉质的滑嫩与鲜美,让味蕾受到极大满足。

    黑猪肉被炖到烂熟,用筷子夹起来的中途都有可能断掉。

    放进碗中,肉上表层的油水顿时将饭都染成了金黄色。

    其中肥肉的部分入口即化,但并不油腻,反而让人有种幸福的感觉,瘦肉的部分则咸中裹着一点甜味,让人恨不得连同自己的舌头都一起吞下肚。

    几道菜各有各的口感,但都无一例外的好吃。

    大约是为了解腻,楚尘特意做了酸汤。

    这汤很奇特,喝第一口的时候,文向阳表情都挤在一起,但后味又带了点儿甜,混在浓汤里的肉粒很有嚼劲,越吃越香,让人忍不住喝第二口。

    这汤开胃又好喝,不多会儿,餐桌上就空了。

    文向阳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感叹道:“没想到尘尘竟然这么贤惠……这手艺,这水平,就算是去当厨子,都能赚好多钱了!不过你怎么会想到学做饭啊?”

    这年头,因为很多技艺的流失,导致美食这一个行业不上不下,十分尴尬。

    ——没人知道如何种菜,更没有种子,就算好不容易种出来,也得天天守着,免得什么时候就被动物偷吃,只有专门的培育所会提供食材,所以美食食材价格一直居高不低。

    很多人都挤破了脑袋想当厨子,可惜手上功夫不到家,又根本花费不起购买食材的钱练习手艺,恶性循环,最终都摸不到门槛。

    所以大多数人吃的,都还是营养液。

    简单方便又便宜。

    除了难吃。

    真正进入美食行业的,最终服务对象,全部都是各个星系的高层。

    以楚尘现在的身份,应该是被服务的对象,竟然会想到做饭吃。

    楚尘笑眯眯道:“我不太喜欢营养液的口感,所以才想尝试着自己做做看,没想到竟然做的还挺好吃。”

    “牛逼牛逼!”

    文向阳立刻竖起大拇指,“看来你是有天分的人!”

    王宇也捧了几句,目光又在厉焚身上转了圈。

    这人还不说话?

    就算和楚尘生气,他也不至于在楚尘的两个朋友的面前,不给楚尘面子吧?

    刚刚吃饭的时候,筷子倒是下得挺快。

    顺着夸几句又能如何?

    不过到底是朋友的爱人,王宇也不好直说什么,一直等两人离开时,才拉着楚尘的手臂,将人带到一边,问:“你是不是跟厉燃吵架了?”

    楚尘眨眨眼:“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看他都不怎么说话,你也只顾着我们……”

    王宇犹豫一下,劝道,“你知道我父母当初离婚的事。有什么问题,你别闷着不说,好好跟他开诚布公,两个人谈一谈,如果不是什么涉及底线的事情,你也可以适当服个软,这样生活会好过许多。我不是说必须你软,而是……”

    王宇顿了顿,似乎是在纠结怎么措辞。

    楚尘知道王宇什么意思,笑着摆摆手:“没事,他平时就这样。”

    王宇挑眉。

    “也就是你们在,他才不怎么说话,平时叨叨叨地可欢,你可以理解为他看见你们害羞了。”楚尘想到什么,露出一个清浅的笑,“我知道你刚刚的话什么意思,不过我们没吵架,他在外面不管有多凶,回来都不会跟我吵架的。我……有时候对他还挺过分的。”

    王宇点头:“那就好。”

    毕竟是人家小两口的日子,楚尘也不是什么拎不清的人,王宇也就没再多说。

    两人走后,楚尘重新回到房间。

    他见厉焚一直偷偷瞥他,却又抿着唇不说话的模样,直接走过去坐在厉焚身边,趁着厉焚还没反应过来,直接伸手,轻轻掐了厉焚那地方一把。

    厉焚:“!!!”

    厉焚瞬间捂住自己的那处,不可置信地看着楚尘。

    楚尘——

    楚尘怎么可以掐男人的那种地方!!!

    这也太不知廉耻了!!!

    厉焚震惊不已。

    楚尘心中好笑,面上对厉焚抱怨:“今天我朋友好不容易来一趟,你竟然一句话都不跟他们说。你是不是没把我和我朋友放在眼里?”

    “……没。”

    厉焚压根就不知道那两个人到底是过来干嘛的。

    他默默往旁边挪了挪。

    ——之前他都已经想好了,等楚尘回来,他要尽量避免两个人的肢体接触。

    刚楚尘那一下……

    是他没想到,才没避开,不怪他。

    谁曾想,厉焚挪动,楚尘竟然也跟着挪。

    楚尘动作自然地凑过去:“那你说,你今天到底什么意思?刚刚我朋友还问我们两个是不是吵架了。”

    厉焚:“……”

    厉焚有苦说不出,他的目光在楚尘身上扫过,伸出一根手指头,按在楚尘肩膀上,把人往外推,转移话题道,“你别靠我那么近。”

    “为什么?”

    楚尘眨眨眼,“我们是夫夫,这样再正常不过。还是说你害羞了?”

    “谁害羞了?”厉焚声音立刻比之前高了一些。

    楚尘忍不住轻笑起来。

    也不知道这声笑到底是扯到厉焚的哪根神经,他有些恼羞成怒,面上带出一丝不悦,坐上轮椅就往书房走,丢下一句:“我去工作!”

    楚尘耸耸肩:“老公辛苦哦。”

    厉焚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客厅中只剩下楚尘一个人,他面上的笑容慢慢淡下来。

    厉燃消失的时机太巧了。

    有好几次,都是刚好有事,厉焚就出现。这种状况,一下子让楚尘想起,之前厉燃但凡有点感觉,就会换成厉欲的事。

    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吗?

    会和当初厉燃分裂出厉焚有关吗?

    肯定是有关的。

    只是不知道具体到底发生了什么。78中文更新最快 电脑端:

    具体,还要以后多和厉燃接触,慢慢打开他的心扉。

    想到这里,楚尘的思绪慢慢飘远。

    ……如果他小时候,也能像是现在这样,多观察,多思考,多想,会不会也能从自己的妈妈身上看出蛛丝马迹,找到她发疯的真实原因?

    再不济……

    再不济,安慰安慰她也好。

    可惜……

    时间静静流逝。

    书房中的厉焚开了一个简短的会,再出来的时候,夕阳已经洒进房间。整间客厅都静悄悄的,厉焚一眼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楚尘。

    暖阳在楚尘身上染了层金色的光芒,长长的剪影印在不远处的墙壁上,他看起来有些寂寥,整个人坐着一动不动,像是雕塑。

    厉焚很少看见楚尘这般模样。

    他顿了顿,心想,这人一个下午都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吗?

    为什么?

    房间中的灯亮起。

    厉焚犹豫半晌,才操控着轮椅走过去:“你怎么了?”

    楚尘像是才回神。

    他眸子里一片平静,看着离得越来越近的厉焚,迟钝了两秒钟,才说:“没事。”

    房间中再次恢复安静。

    过了大约三四分钟,厉焚终于受不了这种安静的气氛,说:“……你把你那两位朋友再叫过来,我们一起吃晚饭。”

    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冷硬,厉焚软下声音,问,“好不好?”

    楚尘一怔。

    他看着厉焚,鼻头突然酸了。

    眼眶越来越红,楚尘感觉视线有些模糊,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背过身笑道:“你说什么胡话,一个个那么能吃,我懒得再做那么多菜了。”

    厉焚手足无措。

    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种状况。

    恨不得将厉燃丢出来好好安慰楚尘。

    最终,他选择了打开手环,问:「楚尘哭了怎么办?我现在要干什么?」

    焚焰军团众人:“……”

    「冲冲冲!」

    「还愣着干什么,直接上去抱住他啊!」

    厉焚:“?”

    厉焚看了一会儿楚尘,又看了看消息。

    ……算了,还是让他死吧。

    所幸楚尘自我调整的很快,再次转过身时,他竟已经看不出哭过的痕迹,厉焚见状,心中一松,不过很快,他又微微蹙眉。

    一个伤心难过的人,情绪会去得那么快吗?

    除非以往有很多情况,逼着他强行脱离情绪,去做别的事情。

    ……他在楚家过得都是那种日子吗?

    厉焚毫不犹豫再次打开手环:「楚家在哪个星系落脚了?去收笔保护费。」

    ……

    又过一段时间。

    霍陵和闻嘉玉之间的感情始终不温不火。

    虽然霍陵没再去三班接闻嘉玉,但两人偶尔会用手环联络,一切都看起来很平静,两人之间的感情亏欠,也仿佛已经消弭。

    望城虽然四季如春,但天气还是有些许变化的。

    在渐冷的日子里,由闻嘉玉研发出来的缓解精神暴`乱的药剂,终于上市了。

    上市当天,药剂一扫而空。

    ——近些年,国家内忧外患,精神暴`乱的人数愈发增长,居高不下。

    闻嘉玉的药剂虽然并不是完结治愈暴`乱,但谁不希望自己的亲人多活一段时间呢?

    与此同时,有关于闻嘉玉的正面报道,也增长到了一个顶峰。

    无人不知闻嘉玉。

    连带着,当初闻嘉玉楚尘和霍陵三人的恩怨情仇,也再一次被拉出来。

    闻嘉玉虽然在论坛上已经说过,这事儿和楚尘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但他们毕竟是情敌关系,网络上一搜,就能知道楚尘之前干过的一些蠢事,他变成了一个很好的反面例子,将闻嘉玉衬托地愈发乖巧聪明。

    至于霍陵……

    也因为当初和闻嘉玉的分手原因,被全网嘲讽。

    「我笑死了,那个叫霍陵的人,以为他是谁啊?他妈妈封如云也是,真以为他们家里有皇位要继承啊?他们看到我们嘉玉现在的成就,现在绝对后悔死了,和这样牛逼的人物分手,哈哈哈。不过也幸好分手了,不然闻嘉玉被困在望城那种小地方,成就肯定不如现在。」

    「对对对,感谢霍陵不谈恋爱之恩。」

    「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2333,我觉得能配得上我们嘉玉的,一定得是军团长那样的人物,军团长也是s级精神力,嘉玉考虑一下?」

    「闻嘉玉现在在哪个实验室啊?」

    「好像不在实验室,他之前不是直接举报了h-310的那个实验室吗?那地方肯定不会再让闻嘉玉回去了。」

    「他好可怜哦,那他以后去哪儿?」

    「去帝国科研室?」

    「楼上你开玩笑吧?帝国的科研室可不是谁都能去的,条件很苛刻。」

    「怎么?你觉得嘉玉去不成?你研究一个缓解药剂试试啊,自己做不出来就闭嘴好吗?」

    别墅内。

    闻嘉玉坐在沙发上,看向对面的男人,担忧道:“晋啄……我看网上一直都有人骂楚尘和霍陵,你能不能帮帮我,把这些消息都删掉啊?”

    李晋啄——之前闻嘉玉在飞船上认识,还被带着去找过楚尘的那名男人。

    他微微叹息一声:“嘉玉,你就是太好心了。那两个人的□□,又不关你什么事,你没必要帮他们。”

    “可是……”

    闻嘉玉咬了下下唇,“他们确实是因为我,才会被说的……”

    李晋啄见不得闻嘉玉用小鹿眼看着他,只得说:“那我回头联系人,看能不能删掉。”

    “太好了!晋啄你人真好。”

    闻嘉玉眼睛弯起来,原本只是清秀顺眼的脸,也变得好看起来。

    他有些害羞地说:“我感觉我最近都有点被你宠坏了。这种事情,都好意思直接让你做。”

    “我自愿的。”

    李晋啄说着,心中微动。

    不可否认,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他已经深深爱上了闻嘉玉。

    谁会不爱他呢?

    闻嘉玉这么有人格魅力。

    他不但长得好看,能力强,可以独立研究出缓解精神暴`乱的药剂,而且据他说,他在增强精神力类药剂上,也有涉足,下一步就打算攻克这方面。

    他心肠也非常好,即便是面对曾经对他冷嘲热讽,闭门不见的人,也会为对方考虑。78中文首发

    李晋啄双手交握,忍不住喊道:“嘉玉……”

    “嗯?”

    闻嘉玉眨巴眨巴眼睛,好奇看向李晋啄。

    那双眼睛无比纯净,不掺一点杂质,如果能和这样的人……

    李晋啄有心想表白,却怕吓到对面的闻嘉玉,他转而问:“你现在还喜欢霍陵吗?”

    闻嘉玉一怔。

    他露出一个苦笑:“我……我如果说不喜欢,又有谁信呢?可他现在对我一点都不好……我整天都在等他的消息,可他却不回我。每到夜里,我都忍不住躲在被窝里哭,心想,要是我当初不离开望城就好了……我觉得,他现在可能是真的不喜欢我了。”

    李晋啄一下子心疼起来。

    早知道他就不应该问这个问题。

    李晋啄当即道:“你离开是对的,看看你现在的成就。”

    闻嘉玉轻声说:“晋啄哥,我还不行。只是一个缓解药剂而已,根本不是我想要的。我的梦想就是做实验,可我已经被h-310星系的科研院列入黑名单,望城的条件又一般……我都不知道自己以后该何去何从。”

    说完,闻嘉玉有些勉强地笑起来,“看我也是,一定是因为最近晋啄哥哥对我太好了,导致我一不小心就想对你吐露心事……希望晋啄哥哥不要觉得我幼稚,或者嫌弃我话多呀。”

    “怎么可能?你那不是幼稚,是可爱。”

    李晋啄轻笑一声。

    闻嘉玉轻叹道:“现在只有哥哥不嫌弃我了……阿陵……算了,我们还是别提他了。哥哥,你家有酒吗?我感觉心里闷闷的,想喝一点。”

    李晋啄担忧道:“你最近不是感觉身体不太舒服?能喝酒吗?”

    “可以。”

    闻嘉玉垂着头,神色晦暗不明。

    李晋啄起身去拿酒。

    他想起刚刚闻嘉玉对他说的话,心中滚烫。

    他在闻嘉玉心中,应该也是有一定地位的吧,否则闻嘉玉怎么会那么说……

    这样好的人,也有可能喜欢他呢。

    想到这里,李晋啄不由露出微笑来。

    两人一起喝的酒并不多,不过闻嘉玉酒量不好,很快就醉了。

    李晋啄不可能让人现在离开,干脆抱着闻嘉玉去楼上客房,刚把人放在床上,脖子突然被搂住,床上的闻嘉玉双颊酡红,神色迷`离,轻声喊道:“阿陵哥哥……不要走好不好?不要抛下我一个人好不好?我错了……”

    李晋啄心中软的一塌糊涂。

    甚至有点想去找霍陵,把人打一顿。

    他为了安慰闻嘉玉,只能轻声说:“不走不走。”

    闻嘉玉死死抱着他,两人身体贴在一处,李晋啄登时有了想法,他轻声喊:“嘉玉?”

    “嗯?”

    闻嘉玉抬头。

    “你看我是谁?”

    “是全世界对我最好最好的……唔,好像是……晋啄哥哥。”

    闻嘉玉是真的醉了,即便喊他晋啄,也依然往他怀里去,甚至不小心碰到了……

    身为一个正常的成男男人,李晋啄忍不住了。

    他试探性的伸手,将闻嘉玉压在身下。

    闻嘉玉眨眨眼,完全没反抗……

    一切顺理成章。

    第二天早上。

    闻嘉玉发出一声尖叫,他低头看着自己满是吻`痕的身体,惊慌失措地往后退,语气惊恐道:“晋啄哥,我们……怎么会这样……我们怎么会……”

    李晋啄起身,凑上前去,温柔地将人抱在怀中:“嘉玉,我是真心喜欢你,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和我在一起。你不是想有更好的发展机会吗?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有一个亲戚在帝国科研室,你的成就这么显著,我让他举荐,一定可以成功的。”

    “不。”

    闻嘉玉不可置信地看着李晋啄。

    他疯狂摇头,“你……你不该用这样的方法,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而且,你后面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是那种人吗?用自己的身体换取去科研室的机会?李晋啄!”

    他愤恨道,“你未免把我想的太肮脏了!我真是看错你了!”

    ……

    厉家。

    楚尘快进看完霍陵发过来的视频,感觉自己都要长针眼了。

    他给霍陵发消息:「我早就跟你说,闻嘉玉可能会膨胀,没想到他真的膨胀了。你把这个视频发给师浩言吧,他看完就明白了。」

    霍陵心中了然。

    他当初查到的酒店视频,第一晚上,师浩言也是抱着喝醉的闻嘉玉进的酒店。

    这事儿和师浩言的趁人之危脱不开关系,但闻嘉玉的这个重复性手法,也正说明了在之前的事件中,他也不是无辜的。

    两人半斤八两。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一次,闻嘉玉演的那么像,将所有的锅都推到李晋啄身上,那么上一次,说不定也是将所有的锅都推到师浩言身上。

    师浩言也不是什么好人,当他发现自己被欺骗……

    啧啧啧。

    到时候的剧情一定很精彩。

    霍陵去联络师浩言时,楚尘盯着厉燃猛看。

    厉燃:“?”

    楚尘一本正经解释:“我在洗眼。刚刚看了一些奇怪的东西,现在当然要看看美男。”

    厉燃想到刚刚楚尘点开的视频,低笑一声:“要我帮忙吗?”

    “不用。”

    楚尘立刻理解了厉燃的意思,他摇头说,“就是小朋友之间的小打小闹而已,问题不大。”

    厉燃:“嗯。”

    两人窝在一起,腻腻歪歪地待了会儿,楚尘才前往学校。

    他今天来得比较晚,刚进教室,老师后脚就来了:“人都到齐了吧?说件事,马上就要小月考了,这次月考关系到之后去荒星训练时的队友。战场是残酷的,只有强大的人,才能获得同样强大的队友,因为没人想被队友拖后腿,懂吗?”

    “知道!”

    “明白!”

    楚尘没经历过月考,转头看向文向阳。

    文向阳解释道:“是这样的,每过一个月,全校就会按照精神力分,同等级精神力进入同一个训练室,互相残杀,谁杀的人最多,能活到最后,评分越高,排名就越靠前。我们应该就只进行这一次月考了,下次就直接去荒星,所以这一次特别重要,名次靠前,队友就越靠谱。加油!”

    说完,文向阳想起什么,问楚尘,“你精神力不是有问题么?老师说让你重新评,是检测的什么等级来着?”

    楚尘嘴角一勾:“b。”

    想起这段时间楚尘的表现,文向阳嘴角一抽:“……那你岂不是碾压局。”

    楚尘大魔王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谦虚道:“不一定呢。”,,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