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科幻小说 > 农家有喜:锦绣小娘子 > 第十章 精神损失费
    这年代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吃过晚饭,讲卫生的就开始做个人卫生,洗头洗澡啥的,不讲卫生的,天刚黑下来,就上。床了。

    张薇找了几圈也没找到个方便洗澡的浴桶,最后发现原来他们一家十几个人共用一盒木盆洗澡,我的老天爷啊…来个响雷把我劈回现代吧!

    穆风看出了张薇的心思:“过几天领了廪米银,我给你买个大浴桶,这两天你先委屈下。”

    哎,环境、条件如此,也只能将就了。

    张薇把木盆拿河边里里外外洗了三四遍,才回家将就着用。

    浴室又是个用木板和稻草搭建的棚子,张薇无语的望着,心想:万一洗着洗着会不会吹来一阵风把木板子全吹走?

    穆风这货还算有点眼色,说道:“我给守着,你放心,不会让人偷看。”

    说完后,穆风脸红了,颇有些难为情,别过脸去,不敢看张薇。

    真纯情啊!张薇这般想着。

    张薇25世纪的人,当然没穆风这么脸皮薄,而且她内心对穆风有种莫名的信任,所以很自然的说了句:“那就谢啦!”

    听到哗啦啦的水声,穆风发现自己忽然邪恶了,以前京中那么多投怀送抱的女人,自己不屑一顾,可是现在居然……心里默念一百遍:别人的媳妇儿,别人的媳妇儿!

    张薇从浴室出来,穆风就闪人了,发尾湿漉漉的张薇有种别样的xing感,穆风不好意思直视。

    “小雪,小雨,你们把木盆洗洗,你们再去洗澡。”

    穆雪:“大嫂,我前天才洗了澡,今天不洗。”

    “是啊,大嫂,我也才五天没洗澡而已。”穆雨道,“我们干净着呢,今天不洗,省的还浪费柴火,二哥砍柴很辛苦。”

    “干净?”张薇惊道,“你瞧瞧你那头发都跟筷子一样硬了,还干净!赶紧烧水洗头洗澡去,人人都要洗,必须要洗,洗干净了不会长虱子,不会生病,你们自己也能更舒服,再说你哥哥可是秀才,你们干干净净的也是你大哥的脸面。”

    这时代的农村并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尤其是穆雨穆雪还小,平时也没人引导教育,对个人卫生也没有啥意识,张薇决定好好板正他们的坏习惯。

    兄妹几个一听说关系到大哥,立马烧水准备洗头洗澡了。

    穆老婆子看到伙房屋又飘起了烟,还以为谁又在偷吃,怒火冲天的冲过来:“好啊,你们现在居然还敢偷吃!”说罢,顺手就抡起一根柴火,往穆云身上招呼,边打边说:“吃吃吃,就知道吃,怎么没把你们撑死!”

    以前穆风他娘伊兰还在世的时候,就没少跟穆老婆子对着干,伊兰不是个软柿子,穆老婆子不仅拿捏不了,还吃了好几次亏,所以对穆风这一家子恨得牙痒痒,所以现在可着劲儿收拾,刚才下手一点都没留情。

    穆雨穆雪挨了几条子,痛的哇哇大哭:“没偷吃,我们没偷吃,呜呜呜……”

    穆云把弟妹搂怀里,穆老婆子的棍子就落在穆云身上,痛的穆云也是龇牙咧嘴,他红着眼,倔强却又愤怒道: “我们没偷吃,我们只是烧水洗澡。”

    穆老婆子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冤枉人有啥错:“烧什么烧?烧水不费柴火啊!”

    闻声而来的张薇道:“柴火他们捡的,凭什么不能用?以后家里的活儿,大家轮着来,谁也不许偷懒,他们兄弟拾的柴火,自己却不能用,哪来的道理?明儿我得去县学问问夫子去,是不是他们教的?”

    这话就是赤luoluo的威胁了,这要是传的人尽皆知,坏了名声,穆老三和穆雄分分钟得开除。

    穆老婆子气的脑仁疼,可是没办法,谁叫人家掌握了她的命门!

    “我哪是这个意思,刚才气头上呢!那什么,小云啊,柴火你们使劲用,想用多少用多少。”

    穆老婆子服了软,正想走,张薇拦住了:“我说老太婆,你这就想走啦?”

    “那你想怎么样?我跟你说,我可是长辈,你可不能跟我动手!”穆老婆子有些紧张起来。

    张薇嗤笑一声,轻声道:“我就算打你,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你放心吧!”

    这啥意思?暗地里揍自己?天哪!这特娘的是夫子家的闺女吗?这是个泼妇吧!

    穆老婆子腹诽着,张薇说:“你把他们三个打这么惨,不管是肉体上还是心灵上,他们都受了很严重的内伤,现在拿钱来我给他们买金疮药,另外再拿六个鸡蛋来给他们补回来。”

    “什么?”众人皆惊。

    外面看戏的穆春芳率先反对:“他们有什么资格吃鸡蛋?不就是被打了几下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要不我也给你几下?”

    “我是你姑!是长辈!”

    “我是晚辈,打了你,也是我年纪小不懂事,再说……”张薇嘴角一勾,“我姓张,你姓穆,都不是一个姓的,算什么长辈。”更何况,本姑娘都不是原装货了,谁认识你啊!

    “你……”

    “我什么我?赶紧赔钱,一瓶金疮药多少钱来着?”张薇转身问穆风。

    “一般便宜的八十个铜板,最贵的是京城王玉喜太医家祖传的金疮药,一瓶五百文。”

    “我也不要最好的,就给个八十文,明儿我去县城给他们买药。”

    “你想得美!”穆春芳道。

    穆老婆子:“八十文?你怎么不去抢?”

    这时候邓氏道:“一点点红印子而已,哪里用的上买药?张氏别小题大做了。”

    “别扯那些没用的,就问你给不给?”张薇扫视众人,最后目光锁定穆老婆子,穆家没分家,钱物都掌握在她手里。

    穆风道:“不给也没事,咱们去村长那里好好说道说道,我这手如今……唉…万一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穆老婆子一咬牙:“行,我给你!”

    邓氏大惊:“娘……”

    “都闭嘴!”穆老婆子心里怨气横生,最后一咬牙答应了。

    八十个铜板呀!可把穆家二房三房以及穆春芳羡慕死了,平常穆老婆子对银钱把控的紧,他们两房私房钱都没这么多。

    樊氏直勾勾的盯着铜板,恨不得一把抢过来据为己有,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然后樊氏又舔着笑脸对穆老太说:“娘,我和老三今儿也受伤了,你看能不能给我们一点钱,买点药抹抹?”

    穆老婆子的怨气还没出掉,这会儿听了樊氏的话,更气了,奈何不了穆风几个,难道还奈何不了她?然后又把樊氏臭骂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