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科幻小说 > 农家有喜:锦绣小娘子 > 第十一章 我也要吃鸡蛋
    “穆云,你添柴烧水,留个灶洞打个鸡蛋汤出来,咱们喝鸡蛋汤。”张薇说道。

    说到鸡蛋,穆雨穆雪已经开始吞咽口水了,不仅仅是他们,还有穆春芳、穆晴、穆杰,都直勾勾的盯着。

    穆云道:“大嫂,敲几个?”

    张薇大手一挥:“都敲了。”

    “啊?大嫂,会不会太多?要不留一半儿吧!”哪怕在老穆家这么大一家子人,过年过节的时候,鸡蛋汤里也没敲过六个鸡蛋。

    “咱们五个人呢!六个鸡蛋又不多,算起来一个人也才一个的量。”

    穆雨说:“大嫂还是留一半儿,明天咱们还能吃一顿呢!”

    “明天我再给你你们想办法。”隔壁红大娘那边还放着有野鸡蛋呢!

    穆家小子们一下子也明白了张薇的暗示。

    张薇继续道:“你三个打汤,三个配笋子一起炒,小雨,去红大娘家拿点笋子回来。”

    “嗯!”

    之前把笋子也留在佟家,想着晚一点的时候,再炒一顿填五脏庙,现在又有了鸡蛋,刚好。

    笋子刚好红大娘还没处理,穆雨拿回来了很多,剥笋衣、架锅,穆云穆雨穆雪三个立刻麻溜的动起来。

    鸡蛋和小野笋都容易熟,所以很快香喷喷的鸡蛋炒野笋和鸡蛋汤都好了,可把穆家其他几个孩子也给馋坏了,别说几岁的孩子馋了,大人也跟着馋,鸡蛋这东西不是人人吃得起的,老穆家明面上只有穆雄能吃,不过穆雄在外祖家那边读书,回来的少,所以偶尔穆杰也有的吃,就连二房三岁的穆霜都没得吃,用穆老婆子话来说:赔钱货吃什么吃?

    穆云把食物全端到穆风那屋,还把门闩了,可把穆春芳气死!

    本来穆春芳想趁机捞点吃,毕竟自己是长辈,但是这群拖油瓶居然把门闩了,自己在里面吃独食!真是可恶!

    “啪啪啪!”门剧烈的颤抖着,穆春芳气急败坏吼道:“开门!穆风穆云你们两个小崽子,赶紧开门!”

    “我要喝蛋汤!我要喝蛋汤!”穆杰也在外面大喊大叫。

    穆晴没吭声,但是紧跟着穆春芳后面,想着一会儿门开了,自己也能蹭着喝上一碗。

    穆霜也在哇哇大哭,三岁了,已经知道要吃了,嘴里不停的喊:“吃,我要吃!”

    任凭外面声音如雷震耳,屋子里的人都不为所动,他们喜气洋洋的喝着鸡蛋汤,穆云尤其是穆雨穆雪特别激动,这俩小家伙从来没吃过鸡蛋,喝了一口下去,那神情就像吃到了唐僧肉似的!

    “真好喝!”穆雪感叹了一句。

    穆云道:“这笋子炒蛋好吃,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菜了!”

    张薇笑道:“这就满足了?好日子在后头呢!”

    三个鸡蛋楞是让穆云他们几个弄出了一大锅汤,人人都能喝上两碗,野笋子炒蛋也一人能分小半碗,这下子众人肚子里才有一些饱腹感。

    外面从穆春芳和穆杰开始撞门了,张薇看到摇摇欲坠的墙壁,心情颇有些烦躁,恼怒说:“门要是撞坏了,你们谁也别想睡觉!”

    “张薇,你个贱人!赶紧开门!我要喝蛋汤!”穆春芳怒道。

    邓氏最有意思,开始道德绑架了:“我说,小云,霜霜才三岁,也是你们的妹妹,你看你妹妹这么闹腾……”

    “知道她闹腾,你这个当娘的还不赶紧给她弄点吃的去!”张薇大声道,“我们家穆风受了伤,需要补,穆云穆雪穆雨还不知道鸡蛋啥味儿了,何况刚才还挨了打,必须要吃点好的来安慰下受伤的心灵,这稀稀拉拉的鸡蛋汤,估计还安慰不了呢!”

    穆云叹了声:“没办法,谁叫我们大房不是亲生的,谁叫我们爹娘去的早?”

    然后穆雨穆雪哭了起来,外面的人吃不到蛋汤哭,里面的人想爹妈哭,一下子,哭声闹声吵的四周邻居都出来了。

    “阿娟,你们家这又是干啥呢?”

    阿娟是邓氏的闺名。

    邓氏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还不是穆风两口子带着他弟弟妹妹躲在屋子里喝蛋汤,家里小孩子也想喝,喝不上这不就闹起情绪来了。”

    穆春芳连忙帮腔:“对,他们吃独食!”

    “开门!我要喝汤…我要喝蛋汤!”穆杰使劲的踢门,边踢边喊。

    “穆风他们能喝得上蛋汤?”红大娘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你们家还能给穆风他们几个喝蛋汤,说出来都没人信。”

    穆风兄妹几个过得什么日子,村里人有眼睛都会看,所以根本不信邓氏的话。

    “吱呀”一声,张薇打开门。

    穆春芳、穆杰、穆晴直接往里冲,可是看到桌子上空空如也的碗,气的胸口痛!

    穆杰直接嚎啕大哭:“我的蛋!我的蛋!”

    穆春芳脸色骤变:“死拖油瓶,你们太过分啦!把我的蛋汤都喝了!”

    “你的蛋汤?你做梦了吧!”张薇道,“赶紧滚出去!”

    “你们听听,叫我滚呢!我可是长辈,是他们姑姑!”穆春芳气愤道。

    红大娘道:“春芳啊,你这话说的可就难听了,小风小云兄妹几个都是老穆家的子孙。”

    “不让你滚让谁滚?各位大娘大婶,你们知道今天的鸡蛋哪里来的吗?今天我们这个后奶奶不分青红皂白,就把穆云还有穆雨穆雪打了一顿,你们看身上现在还有红印子呢!然后我说穆风也受伤了,以后说不定就是个残疾,得补补,她这才给了几个鸡蛋,可就是谁让我们没爹没妈,就这几个鸡蛋也不让人吃安生,二婶让我给她孩子吃,三婶怂恿穆杰来踹门,小姑姑还说自己是长辈,大家说说看,哪有长辈踹门来抢东西吃的?”张薇做出一副难过的表情。

    穆雨穆雪两个眼泪汪汪的,看的邻居们同情不已。

    穆风说:“谁让我们这一房不是亲生的,不是亲生的终究还是隔了一层啊!”

    邻居们虽然知道但是终究是人家家事,不好多嘴,只能当个和事佬,都劝穆春芳和邓氏带孩子回房去。

    邓氏没想到穆风和张薇这么会演戏,强压下内心怒火,冲邻居们笑了笑,说:“霜霜才三岁,闻着香了,哪里是我哄得住的。”说完后,又对穆霜道:“霜霜乖,娘带你回家睡觉去,睡着了就不饿了,要不能眼馋别人的东西,就是自己哥哥姐姐的也不能馋,不然只会惹人讨厌。”

    与其说是教孩子哄孩子,不如说这番话是故意说给村民们听,来败坏穆风一家子名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