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科幻小说 > 农家有喜:锦绣小娘子 > 第二十三章 终于分家了
    穆老婆子、穆庆年樊氏两口子听张薇和穆风这么说,心里觉得他们俩是想扒着老穆家众人,拖累他们,便越加想分家!

    穆老婆子连忙说:“树大分枝,人大分家,分家了各过各的,省的生烦恼,大家闹不愉快。”

    “小薇,小风啊,你放心,绝不是因为这个,我们才提出分家的,再说分家了,你们自己想吃什么,想做什么,不是更方便吗?”邓氏大概是这个家里最聪明的,瞧这话说的,最能深入人心。

    张薇一脸为难的说:“唉,我们是真的不想分家啊!”

    穆风:“不过既然奶奶和叔叔执意要分家,我作为晚辈也只好同意。”

    一听他们俩同意分家了,老穆家其他人也终于松口气了。

    而在门外偷听的穆云穆雨穆雪也松了口气,穆云大概知道了自己大哥大嫂的用意。

    然而,村长以及另外两位老人对穆风和张薇越来越有好感,觉得这俩孩子善良实在,都是千年狐狸了他们当然也知道老穆家为什么这个时候提出分家,只不过到底是人家的家事他们不方便说太多。

    穆风又道:“我同意分家,但是这么个分法,我却是不能同意的,还有留下没分的两亩水田,是现在不分,以后再分,还是以后就你们分,不分给我们?还有水田没分,那么以后产出的粮食又怎么算?这些也是需要现在说明的。”

    村长说:“对啊,你们这个怎么算?水田不分,收获算谁的?又是谁来种?难不成穆老太你打算自己种?我觉得,你们既然要分,就要果断一点,清楚一点。”

    “当然算我的!”穆老太道,“我也是想有个倚仗。”

    穆风又道:“两亩水田正常情况下每年能收四百斤粮食,你和我爷爷两个人一天吃半斤也吃不完这么多啊!还有二叔三叔每个月的孝敬,这么多粮食……”

    目前大家的伙食量,人均一天五两都没到,穆家这都算好的,村里很多人,连这个量都达不到。

    张薇:“该不会是看我们父母不在了,就欺负我们吧!”

    欺负无父无母的子侄,那就是失仁失义,无德爱之心,这要是传出去,穆庆年和穆雄就别想科考了。

    是以张薇话一出,可把穆家众人吓到了!

    想占便宜,但是次次被穆风张薇拿捏住咽喉,这感觉……真不好!很郁闷,很憋屈!

    邓氏瞬间就炸毛了:“张薇,你说话给我注意点,我们怎么欺负你们呢?你胡说八道,是不是成心不想让我家小雄念书考科举?你心眼怎么这么坏?”

    穆庆年也是怒火中烧:“我们哪里对不起你了,要这么败坏我们的名声,我们不考科举,对你有什么好处?”

    樊氏:“你是不是认为穆风残了,不能考了,家里所有人都得跟着倒霉?”

    村长一听这话,连忙斥责道:“樊氏,你瞎说什么?”

    对于一个秀才来说,手有多重要,众人皆知,即便人人都知道穆风手残了,但是大家伙都是同情惋惜居多,像樊氏这样专往心窝子捅刀子的还就是只她一个,村长历来喜欢穆风这个后生,这会儿听樊氏这么一说,自然很不高兴。

    穆庆年瞪了一眼樊氏,说:“娘们儿不会说话,村长别跟他一般见识。”然后又对穆风道歉,“小风,别跟你三婶一般见识,她妇道人家不懂事,不会说话是这样的,明年我要参加院试,这花费必然不会少,所以……”

    邓氏闻言,连忙说:“对啊,你小雄弟弟明年四月也得参加县试府试,念书最是费钱,所以你奶奶才这么分,小雄出息了,你们也能沾光不是?”

    “我当然希望小雄能出息,但是我也可以送我亲弟弟读书,穆云十四了,穆雨八岁,都可以读书,没道理自己亲弟弟不指望,去指望堂弟吧!我就一句话要么不分家,要么平均分,就算我不能科考了,我还有俩弟弟。”

    樊氏讽刺讥笑道:“就你这样儿,还送他们读书,可别逗了。”

    村长闻言又说:“小风说的对,都是穆家人,不能厚此薄彼,再说小风成亲了,明年家里就会添人口,小云也到了说亲的年纪,你们这个家,要是要分,就得公平些。”

    来作证的穆二伯爷说:“林氏,你要是一定要分家,家里的地、粮食、钱都得平均分,那两亩水田你就不能藏着掖着,你不分,谁种?要么这个家别分,要分就彻底点,公平点。”

    穆风说:“其实我真的不想分家,一家人在一起才好,相互扶持……”

    “做你的春秋大梦!”穆老婆子突然发怒,朝穆风怒吼,浑然忘了穆风有她把柄的份儿。

    穆庆年也一字一句道:“家,必须分!”他才不想让穆风这一家子沾自己光呢!

    穆风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他不疾不徐道:“看你们这样子,铁了心要把我们这家人分出去,既然这样,我也不多说了,但是现在穆春芳和穆晴住的屋子是我爹娘挣钱盖的,那屋子必须还给我,还有现在我们住的这两间也得归我们,水田我们可以不要,地也只可以分六亩,但是以后我们不负责养老,你们不能以此用不孝的罪名的问我们要东西,另外家里的粮食得按人头平均分,还有家里的器具平均分,还有银子,别的我也不多要,我只要我这一年半来的廪米银。”

    “家里哪有银子?”穆老婆子一听穆风要这么多银子,一年半的廪米银差不多有五两半银子,她当然舍不得,现在她得知穆云穆雨要去念书,便知道穆风不会拿那件事来做要挟,不然即便分家了,穆云穆雨也别想参加科举,穆雪以后也找不着婆家,因此硬气了不少。

    “家里这么多张嘴吃饭,哪有钱啊?”邓氏道。

    穆老婆子:“最多给这俩月的廪米银,之前的早就用掉了,没有了!”

    张薇说:“这也不行那也没有,那就不分了,不分了!反正我们也不想分。”

    “都说好了,怎么能不分?”樊氏急了,她是真担心以后穆风一家子会拖累他们。

    穆老婆子贼眼珠子一转,说什么:“好,我给!”

    邓氏、穆庆年樊氏夫妇急了,他们可没想过分钱给穆风:“娘……”

    穆老婆子没理,继续说:“家里确实没钱,不过看在你受伤的份儿上,我借来给你,但是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儿,你们可不能再来借钱。”

    换成以前穆老婆子不担心,但是现在张薇和穆风这个脾气,万一天天上门来打秋风,那怎么受得了?所以穆老婆子才提出这么个要求。

    穆风张薇听了这话,心里其实求之不得,不过面上假装生气说:“奶奶这话意思是不是要跟我们断亲?”

    村长还有两个来作证的两个老人,也是一惊,要说分家了,那也是亲戚,哪有说不允许借钱的?有没有的借那是另外一回事儿,但是现在放在明面上来说,确实颇有些断来往的意思。

    穆老婆子想断亲,但是她也不能承认,梗着脖子道:“自从张薇进门,这几天穆云穆雨穆雪啥活儿都不干了,以后你们要是天天这样好吃懒做,没得吃了,天天上我们这儿来要,那可咋办?我是为了刺激你们,让你们好好干活儿!”

    张薇都开始佩服穆老婆子了,瞧这借口找的,啧啧……明明是怕已残废的穆风以后生活困苦会连累赖上他们,可是这话一说出来,连村长还有两个见证人都不能说她刻薄无情。

    穆风又道:“那行吧……”

    “小风……”村长听穆风答应了,立马急了,“你的手?以后……”

    “多谢村长爷爷厚爱,作为晚辈,我们总不能忤逆长辈的意思。”

    “可是……”

    穆老婆子连声说:“小风没意见,那就这么定了呗!”

    穆庆年:“对啊,村长叔,就这么定了吧!”

    “不过……他们任何人也不得用任何名义来找我们要钱要东西!以后各自互不干涉!另外分家协议上,得写明这个提议是后奶奶提出来的。”

    张薇都想笑了,穆家人以为自己甩掉了众多拖油瓶,却不知道……哈哈哈…

    然后,家就这么分了,村长和两个见证人心里惋惜不已,但是穆家所有当事人却是个个面带笑容,高兴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