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科幻小说 > 农家有喜:锦绣小娘子 > 第三十章 穆春芳变哑巴
    “春芳,你个姑娘家,说话也太难听了吧!再说,你们都分家了,各过各的,怎么还老老少少的踹门要吃的?”这个路过的村民不是别人,刚好就是那天给他们家分家作证的穆大伯爷家的大儿媳妇韦氏,所以对穆家分家之事,她清楚的不得了。

    “我们是长辈,给我们吃,是天经地义的!”穆春芳不服气,嚷嚷道。

    “屁的天经地义!”红大娘气冲冲的走出来,对穆春芳说,“你们分家咋分的?心里没点数吗?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也不要脸的!我呸!”

    “要你多管什么闲事!”穆老婆子瞪着红大娘说道,“操心操心你自己家的事儿吧!”

    穆春芳接话茬儿:“就是,穷的叮当响,还好意思给自己儿子取名摇钱树,这么穷,小心讨不到婆娘,断了香火!”

    这不是诅咒人家断子绝孙吗?

    古代人最忌讳的便是人家骂这种话。

    本来矛盾不大,但是穆春芳这话一出,瞬间激发了矛盾!

    就连韦氏都震惊了!

    “穆春芳,你个小贱人,你说什么?”红大娘气的眼睛通红指着穆春芳,看那样子,似是会随时冲过来就打穆春芳。

    屋子里的张薇放下碗筷,打开了门。

    穆春芳还在嘴硬:“我……我又没说错,你们家本来就穷,你儿子娶不上媳妇。”

    “我打死你个小贱人!”红大娘气急了,冲过来打了穆春芳。

    穆老婆子虽然也觉得自己闺女说话不妥,但是也是见不得穆春芳挨打的,三个人眼看就要打到一块儿去。

    韦氏和张薇合力分开了他们。

    佟家的男人们也出来了,穆家兄妹们也出来了。

    韦氏拉开了穆家母女,但是她也还是忍不住说穆春芳:“春芳,你都这么大了,说话都不会,以后嫁人了,要吃亏的,赶紧跟你佟嫂子道歉。”

    挨了打的穆春芳不服气,道歉?那是不可能的!

    她倔强的歪着头,眼睛死瞪着红大娘,破口大骂:“泼妇!泼妇贱人!她就是老贱人!他们家就是穷!就是讨不到媳妇就是会断子绝孙!”

    咦,怎么没声音?

    众人傻眼了!

    穆春芳:自己是扯嗓子嚎的,怎么没发出声音来?

    众人:看她歇斯底里的模样,嘴巴叭叭叭个不停,肯定没好话,可是为啥没声音?

    穆老婆子:“小芳,小芳,你怎么啦?啊?别吓唬娘?”

    穆春芳能听到声音,可是……可是自己说的话,为什么没声音?

    “啊……啊……”叫了几声,还是没声音,穆春芳吓得嚎啕大哭。

    韦氏惊恐道:“这……这怎么回事儿?”

    穆风却看向了张薇,那表情似是再说:你干的?

    张薇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上辈子没少修理人,早就习惯了,一点也不心虚,不过对于穆风这么敏锐的洞察力,她还是佩服的!

    穆风很好奇,张薇到底怎么做到的,仔细一想,貌似刚才她开门的时候,好像刮了一阵风,那时候自己觉得眼前飘过了什么,还以为是尘沙,难道……

    穆风真相了!

    穆老婆子忽然把矛头指向了红大娘:“是你!你把我的小芳打成哑巴了!”

    穆春芳闻言,怒气冲天!冲过去yu与红大娘拼个你死我活!被张薇一把推到在地。

    张薇嗤笑道:“就那么轻轻一下,就能把人打成哑巴?她是纸糊的吗?”

    红大娘刚才听到穆老婆子的指责,心里其实还是有点虚的,不过听张薇这一说,倒也硬气了。

    “我一巴掌就能把她打成哑巴,那你们这些年打穆雨穆云穆雪那么多次,他们怎么不是哑巴?”

    张薇继续说:“我看她嘴巴不干净,应该是老天爷看不下去,所以在惩罚她呢!你不是很能叫唤吗?来啊,你再骂两句来听听啊!”说完后,又对平日里嚣张跋扈不讲道理不明事理的穆晴和穆杰说,“你们俩现在还小,继续学你奶奶学你姑姑,以后也这个下场,说不出来话,只有被人骂还不了嘴的份儿。”

    吓得穆晴穆杰两个直哭,双双跑回去找爹娘。

    禁得住吓,张薇也希望他们还能变好点,自己的那些手段,她也不希望用在孩子身上。

    韦氏也不信,谁家没教训过孩子,就那么一下能把人打成哑巴?那村里人都是哑巴了!

    韦氏劝道:“穆婶子你赶紧带小芳去穆郎中那里瞧瞧去,别真的成了哑巴,那就麻烦了。”

    穆老婆子现在什么肉啊鱼啊,都顾不上了,带着穆春芳连忙往穆郎中家跑。

    “大娘,没事儿,那是她活该,您别有心里负担,我看她那问题就是得罪了老天爷,现在惩罚她呢!要是能改好,估计个把月就能说话了,要是不改,估摸着还有罪受!”张薇笑着安慰道。

    韦氏笑着说:“小薇,你还会看相啊!”

    “我不会看相,但是因果报应天理循环,多行不义必自毙,我还是相信的。”

    韦氏哈哈笑起来,因为也是饭点,她赶着回家吃饭,不在多留。

    红大娘这时候又说:“小薇,小风,我跟你们说个事儿……”

    “红大娘,您不用扭扭捏捏的,有话直说好了。”

    “我们明儿也准备下篓子捕鱼了。”

    “下呗!河又不是我家的。”

    “可是……可是这不是抢你生意吗?这……这捕鱼篓子也是你设计的,我们……”

    “大娘,你能主动跟我们说这事儿,说实话我心里挺高兴的,说明咱们这关系真的很不错,但是这河不是我家的,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你们要是挣钱了,估计找你们买鱼篓子的也多了,到时候就看你们自己想怎么办呢!”

    张薇只打算靠卖鱼缓和一下,以后肯定还是要靠卖药制药看病挣钱的,所以也无所谓,只是佟家就未必了,毕竟家里条件有限,眼界能力有限,挣钱的机会和路子不多。

    红大娘叹了口气,说:“我们也想到了,都是一个村的,鱼篓子不卖也不合适,卖的话……只能拖一阵子。”

    张薇想了想,看在佟家帮衬自己良多的份上,支了和个招儿:“我有个主意,这鱼篓子目前只有你们家有,你把价格定高一点,嗯……就三十文一个,没有钱就用粮食,五斤粮食换一个鱼篓子……”

    “这么贵!”佟家人个个倒吸了口气。

    “这仅此一家,别的地方买不着,而且买回去可以用很久,不愁没鱼吃,三十文买鱼的话只够吃一顿,还有啊,你可以告诉人家,你这鱼篓子两年免费维修。”

    红大娘和佟伯一听,心里一合计,觉得主意甚好!平时邻里邻居的修个东西也不好意思收钱,都是自己家吃亏,这个主意出来……呵呵呵,甚好…甚好……

    穆风再次对张薇刮目相看,可以不知不觉的给人下毒,还可凭人的面色可判断中毒与否,还这么有商业头脑,这女人……有意思!

    穆老婆子带着穆春芳急急忙忙赶到穆郎中那里,穆春芳龇牙咧嘴的叫了好几声,可就是一点声音没有,穆郎中诊完后,什么病因也查不到,更不用说治疗了。

    穆老婆子和穆春芳母女俩在家里悲痛大哭。

    穆春芳因为嘴巴太刻薄,被老天爷惩罚故而失声成了哑巴,传的人尽皆知。

    不少村民都告诫自己孩子,以后说话要注意点,不然被老天爷收回说话的权利,就麻烦了。

    当天下午开始,以前动不动就骂人的孩子们变得温和懂事了,穆晴和穆杰更是不敢骂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