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科幻小说 > 农家有喜:锦绣小娘子 > 第四十四章 穆老太发泄
    穆老太和穆家三房的人气的要死!

    难道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几个小崽子吃香的喝辣的?

    越想越不甘心,穆老婆子回到房间里,看着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穆老头,心里更来气,可是床上的穆老头眼神里却都是嘲讽和得意!

    嘲讽他们竹篮打水一场空!嘲讽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

    穆老太见状,心中怒火难泄!

    对着穆老头又是一阵拳打脚踢,还恶狠狠地说:“老不死的东西,我让你得意,我让你得意!以为这就完了?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他的!我就是要他养我!我就是要他的钱!你个瘫子还敢嘲讽我,看我明天饿不饿死你!”

    发泄完,穆老太就出去了,先从厨房里拿了吃的,然后再偷摸出门。

    穆老头知道她肯定是去找那个姘头了,浑浊的双眼中全是怒火,可恨自己动弹不得,既报不了仇也帮不了自己孙子,一切的怒火全化为眼泪。

    穆老太摸黑到了村尾茅草屋处。

    “你怎么才来?我快饿死了!”

    “大白天的我敢来嘛?你手怎么样?”

    “妈的,老子不会放过他!”

    “你有没有看清楚,谁动的手?”

    “没看清,那人从我后面下手。”把自己踩在脚底下,然后硬生生的掰折了系列的右手!

    穆大黑绝不会忘记当时那种痛!

    “不管了,先吃东西吧!”穆老太递给穆大黑一个大饼,里面还加了个鸡蛋。

    “真香!”穆大黑yin笑着,“还是你好呀!一会儿………嗯?”

    穆老太嗔怪道:“起开!你个老不羞的!受伤了也不消停。”

    “我伤的是手,又不是那儿,不信你摸摸看,保证跟以前一样凶猛!”

    说完后,穆大黑三两口吞掉了鸡蛋饼,穆老太半推半就从了,很快茅草屋就传出了羞人的声音。

    ……

    隔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吵醒了张薇。

    “村长,什么好事啊?要在秀才家放炮竹。”某村民问。

    穆大德一脸喜色:“我们家智文终于过了童生试了,这可多亏了小风呀!”

    穆智文解释说:“今年考试,多亏秀才哥给我划了重点,我这次考试才过。”

    这就是所谓的押题!

    “啊呀!秀才不愧是秀才,这么厉害呀!”

    “那可不!十里八乡有几个秀才?那个秀才这么年轻!”

    “厉害厉害!”

    ……

    村民们恭维着夸赞着,同为一个村的,他们也感觉与有荣焉。

    村长说:“你给智文指导了功课,也算得上半个老师,这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们一定得收下,不许退回来!”

    “都进来坐,别外面站着。”

    张薇把人迎进来,让穆雪倒茶,穆智文的母亲钟氏看着穆雪,称赞说:“小雪可漂亮多了。”

    “小薇是个好孩子,你看从她进门后,里里外外哪里没收拾?几个孩子哪个不是干干净净的?”村长媳妇宋氏夸赞着,“小薇,中午你们别做饭了,都去我家吃中午饭。”

    “这怎么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这么订了!我和你大娘(钟氏)现在回去准备,说好了啊!都来!”宋氏和钟氏齐刷刷地走了。

    村长父子俩特别高兴,要知道自己家小子读了这么久书,童生都过不了,他们压力很大,这次终于过了,以后也不用看别人的异样眼光了。

    村长一家一向看好穆风,现在又因为穆风,自己家这个“风云人物”终于摆脱了“三郎”称号,心里越加看中穆风了。

    穆家三房本来想让村长出面说和,让他们一家合为一家,现在看来也是不行了,穆庆年又生了一肚子闷气!

    樊氏又泛酸了:“都是读书人,请吃饭也不来请你,村长一家也太不会做人了!”

    穆庆年本就烦,听了这话,心里更窝火,觉得穆风就是来克他的。

    樊氏又问:“老三,你前两天说的夫子一事,如何了?”

    穆庆年心里正窝火,说话就难听了许多:“没看我正看书了吗?有结果了难道我会不告诉你吗?”

    樊氏见他发火了,也不敢再问。

    邓氏刚好在隔壁,听了一清二楚,穆庆年要是当可了夫子,樊氏的日子可就好过多了,同样都是穆家儿媳妇邓氏心里一直有攀比心里,自己男人没读书,当年她心里不服气,后来据理力争争取了自己儿子读书名额,心想做不成官夫人,做官儿他娘也行,不过都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现在眼看穆庆年就要当夫子,樊氏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她心里特不是滋味儿。

    穆云穆雨很快融入到私塾的学习当中去,大概是觉得读书的机会来之不易,所以十分刻苦,已经达到了书不离手的地步。。

    张薇带着穆雪开始上山采药,日子过得倒也顺遂,只是张薇越加看不懂穆风。

    他顶着秀才的头衔,但是心思却不在读书上,每天打打猎,有时候进城了,夜里才回来,不知道在干什么?

    难道他不想更进一步,朝举人的目标冲刺?

    张薇虽好奇,但是终究没问,。

    张薇治好了城里大夫治不好的病人,神医之名迅速在周围村子里传开,鉴于张薇的年龄,不少人其实还抱有怀疑的态度,不过本村的还是陆陆续续有人来找张薇看病。

    “大婶,您哪里不舒服?”

    宋红花扭扭捏捏的不说话,神情慌张,眼神不停地环顾四周,张薇立马就明白了,这肯定是个有隐疾的病人,然后带大娘进了房间。

    “大婶,现在就咱俩,不要不好意思,慢慢说。”

    “我……那个地方……”宋红花低着头,红着脸,吞吞吐吐。

    张薇知道这个时代的人比较内敛,而且也不会注意那方面的卫生,尤其是在农村,卫生意识不强烈,医护工作者也不多,女大夫全国也找不出几个,这次要不是因为有个现成的认识的女大夫,估计她还不会上门。

    “大婶,你不要不好意思,有些病不能拖,我也是女的,我不仅会保证你的隐私,也会尽量治好你的病,解决你的困扰,如果你相信我,你就脱了裤子,我给你检查一下。”

    “啥?还……还要脱……脱……”宋红花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大婶,你能来找我说明这个你的病很严重了,让你十分不舒服,你也不想一直被困扰着吧!”

    这时代的人有点病痛一般都先忍着熬着实在扛不住了才会去看病。

    张薇说到宋红花心坎里,她做了好一会儿思想斗争,才脱了裤子。

    张薇立马就闻到了一股异味,检查一番,张薇就给她抓了药。

    连续几天上山采药,家里囤积了不少药材,宋红花的病症所需药材,刚好也有。

    “这几包草药,一次一包加到热水里,你和你相公两个人洗那里用的,三天之后你再来复诊,最好把你相公也带来,如果没事了,就不用来了,另外七天内你们不要有房事。”

    宋红花的脸已经红的跟煮熟的虾一样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张薇可以这么随意的就说出这些话来,不过她很快就意识到张薇确实很牛逼,连她相公不舒服都猜到了,她问:“你怎么知道我相公……”

    “我是大夫,你这个病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你相公他……”话说到这个份上,宋红花也明白了。

    “多少钱?”

    “钱就算了,给我十个鸡蛋吧!”

    张薇知道大家生活不易,只收了点采药的辛苦费。

    送走了宋红花,又迎来了一个本村的伯父。

    “大伯,你这没什么大毛病,去找穆郎中买几副药喝了就没事了。”

    “你……不开药?”那大伯疑惑道。

    “穆郎中那边药材更加丰富些,去找他吧!”

    其实张薇有药,不过穆郎中这人不错,农村给人看病本来就赚不到什么钱,她有其他渠道赚钱,要是把这条路也给抢了,穆郎中一家可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只是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穆郎中能不能明白。

    此时,穆郎中家,他媳妇儿王氏正在生气,如张薇预料的那样,王氏怕张薇抢走病人,本来就赚不了几个钱,还有人来分杯羹。

    “那你还能去让要求人家不给人看病咋滴?”穆郎中冲自己媳妇儿说道。

    “发发牢骚也不行吗?”

    “穆郎中,穆郎中。”

    “宝中,是你啊,咋么啦?”

    “有点不舒服,秀才媳妇说你这里药材齐全,让我来你这儿抓点药。”

    穆郎中夫妻俩闻言,面面相觑。

    穆宝中走了后,穆郎中说:“看样子,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王氏却不相信:“我看你是太老实了吧!张氏肯定药不全,不然哪有把银子往外推的道理。”

    “不,我觉得不是,既然打开门给人看病,怎么可能不准备药。”

    “你不信,不信咱们打个赌,你看人家有没有那么傻!”

    ………

    结果第二天,又来了两个人都是先去了张薇那儿,然后因为同样的理由跑穆郎中这儿来抓药,王氏渐渐放下了疑心,难不成张氏真这么好?

    ……………………

    ps:推荐老书《农门锦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