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科幻小说 > 农家有喜:锦绣小娘子 > 第五十三章 动手术
    看到穆风胸前一大片血迹,张薇都懵了!心里扑腾扑腾的。

    “你怎么样?”她激动地抓着穆风,左看右看。

    看到她急切的样子,穆风嘴角微勾:“我没事,这是别人的血,你先跟我去济民药铺。”

    穆风拉着张薇就跑。

    到了济民药铺直奔内堂,孙淼见到他们俩,立刻上前来,穆风指着床上的人,看着张薇:“能救吗?”

    “箭穿进左胸,伤口太深,不能直接拔,不然极有可能会导致大出血,还有可能伤及心脉。”孙淼说着病人的情况,“他还有内伤!”

    “情况很危险,必须手术!”张薇上前检查一番,说,“准备酒精和麻醉药!”

    “酒精是什么?”

    张薇这才意识到,这里不是现代,张薇随即又道:“有烈酒吗?没有就马上去买!”

    空间里有医用消毒酒精,但是不能凭空变出来,药铺刚好有烈酒,张薇用烈酒洗手消毒。

    孙淼、穆风对此操作还是很好奇,孙淼好奇问:“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身上有很多肉眼看不见的细菌……嗯……就是脏东西,平常感觉不到,但是一旦接触伤口,尤其是大伤口,就会加剧病情,会发炎、发烧等,烈酒可以杀死一部分细菌,避免通过伤口进入身体。”

    孙淼和穆风都若有所思,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言论,挺新鲜的。

    幸好自己今天给林老夫人看病,带着工具箱,工具箱里有她的手术刀具和一些外伤药品。

    病人现在还清醒着,张薇道:“先吃了这颗药。”

    廖江德吃了药,张薇继续说:“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看着很骇人,但是却是唯一能帮助你的方法,你放心,我会尽全力救治你,现在给你麻醉,醒来以后,手术就结束了。”

    廖江德轻轻点了点,阿稹信她,他信阿稹。

    古代的麻醉药可以让人昏迷,但是剧烈的疼痛会让人醒来,于是,张薇用烈酒洗了手以后,又给他在伤口附近喷上止疼药,防止病人因剧痛而中途醒来,影响手术。

    看到张薇箱子里千奇百怪的东西,穆风和孙淼有些傻眼。

    “孙大夫,我需要有人协助,你会缝合吗?”

    “会!”孙淼急忙道,他看张薇这幅胸有成竹的样子,他便更想亲眼见识什么叫手术!

    穆风也说要留下来,考虑到要避嫌一事,张薇也没反对。

    然后张薇又大概跟他们讲了一下一会儿,他们要做的事情和有可能发生的意外,让他们心里有个准备。

    “你们两个先用烈酒净手消毒。”张薇说完,就已经拿了剪刀先处理病人身体外的箭身。

    孙淼和穆风眼睛都不眨下盯着张薇,直到看到张薇割开衣裳割开皮肉……

    妈呀!孙淼小腿肚子直打颤,太血腥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都不怕?

    穆风想的更远些,如果如果张薇的办法能治好阿德,也能医治边关将士!

    “幸好没伤及心脏和血管。”

    取出箭头,张薇立马说:“赶紧缝合!”

    孙淼已经反应过来了,立马给廖江德缝合伤口。

    伤口缝合好以后,穆风便问:“这就好了?”

    “也不算好,还得看伤口会不会感发炎。”这种环境下做的手术,伤口发炎感染的几率会很高。

    张薇又说:“今天晚上要格外注意,过了今晚,正常情况下不会有事,不过他身上还有内伤和旧伤,如果需要我一并把这些问题也解决,就等过阵子再说。”

    穆风对张薇越来越好奇了,同样的手术像是做了很多次一样的熟练,一样的从容。

    解毒丹、洗髓丸、口服液、vc片还有咯血症,什么样的师傅才能教出这样的徒弟?

    徒弟都这么厉害,师傅的本事又得有多强?

    孙淼已经化身十万个为什么,追着问张薇:“夫人,你之前给廖捕快吃的什么东西?”

    “师门秘药!”

    孙淼:“……”

    “那老夫能看看你的工具吗?我看你的刀也很是特别。”

    “这工具都是我师父传下来的……”然后,张薇给他介绍起了箱子里的工具,穆风听得也很认真,他心里甚至想着,如何才能打造出这样的刀具用于战场,因为太锋利了!用于战场,绝对事半功倍!

    孙老是这个时代的名中医,但是外科和人体结构完全是门外汉,张薇介绍器具的时候,他时不时的就问什么是神经,什么是组织,张薇觉得这么下去,自己可能得累死。

    “孙老,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跟你说一个,就得冒出一个新问题来,这样吧,改日我送一个简单的人体图给你,您自己慢慢研究吧!”

    “那就多谢夫人了。”孙淼喜出望外,“夫人,敢问师从何处?”

    张薇:就知道你会这么问。

    “我师父叫什么我也不知道,每次只让我叫他师父,他来无影去无踪,我都两年多没见过他了,他说我十五岁有个大劫,劫后重生之日,便是我医术泄露之时,还说会来看我,唉,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啥时候来。”张薇说的煞有其事。

    孙淼果然信了,激动道:“高人!令师绝对是世外高人!”

    真是这样吗?只有穆风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今晚夫人能不能留下来?”孙淼说完,看向穆风,“廖捕快尚未渡过危险期,以夫人的医术,要是能留下,想来廖捕快应该不会有大碍。”

    “那就留下吧。”穆风说,“你们收拾一间房,再准备点吃的。”这女人还没吃东西。

    “再去私塾跟我弟弟说一声,今晚我们不回去了。”张薇补充道。

    “好好好,我这让人去安排。”孙淼欣喜万分。

    今晚不回去,需准备换洗衣服,而且穆风身上大片血迹,看着骇人,张薇便去成衣铺子把买好的衣裳还有其他东西拿到药铺。

    “给你买的,去换上吧。”张薇找出衣裳递给他。

    穆风洗了澡换上新衣裳走出来,张薇都看呆了,一脸花痴样:“哇塞!好帅啊!我特妈太会挑衣裳了!”

    穆风以前很讨厌女人这么看自己,可是现在他感觉自己有点小得意,有点小兴奋,好像被这女人嗯……觊觎自己的美色,感觉还挺爽。

    自己是一定是魔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