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科幻小说 > 重生在七零年代 > 第17章,梦
    陆婉清心脏猛的一缩,想也想没想就伸手一挡,虽然缓冲了一些力道,但陆婉漩的头却仍然撞着她的手磕到了滚烫的锅上,而这一幕,正好就被挑着一担子水的陆清源看到,扁担连着水桶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他却是再顾不得那水桶里的水,面色铁青的三步并作两步进了屋,把两个女儿拉起来,而大女儿那只本就没几两肉的小手上红透透的,一颗颗晶莹的小泡泡就在他眼前晃啊晃。

    他甚至来不及骂李小琼一声,二话不说从缸里舀起一瓢瓢水就往女儿的胳膊上倒,一边给女儿处理这些伤势,一边冷冷的看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那眼神很冰很凉,待冷却得差不多了,他才背起大女儿就往对面的陆郎中家里跑。

    一边跑还一边冲看起来似乎被吓得有些不知所措的二女儿喊道“小漩,爸带你姐去陆伯伯家里,你现在就回屋去照顾弟弟,听到没有?”

    陆婉漩呆呆的点了点头,眼睛木木的看了一眼她的妈妈和妹妹,然后,一声不吭就往屋里走去,她不明白,为什么妈妈要这样做,她明明就打算把这些野地瓜分给大家吃的啊!

    李小琼很想让二女儿留在这里煮猪食,可是这会儿她却是有些不敢了,刚刚丈夫那冰冷的一眼看得她心都有点儿发抖,他临走让二女儿去照顾儿子,她如果这个时候让二女儿留在这里万一让他知道了,自己怕是要挨骂的了。

    她倒不是怕挨骂,只是她现在也觉得自己刚才的做法有点儿过份了,那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万一磕在锅上被毁了容,那以后可就不好嫁人了,不好嫁人就没人给彩礼,没人给彩礼她就没钱用,她最怕的就是没钱用,所以想了想,还是把到嘴的话给吞了回来。

    “妈妈,好香。”可是才五岁的陆婉湄却丝毫都没有觉得刚刚的那一幕有多么的惊险,闻着扑鼻而来的清甜香气,她眼巴巴的望着妈妈……的手上,那里有好几颗鲜红且大颗的野地瓜,看起来就很诱人,一定很好吃,所以她吞了吞口水,小声说道。

    说到香气,嗯,确实,李小琼经小女儿的提醒,看着自己手里的几颗野地瓜,再闻着它们的香气,刚刚那点子愧疚立马就不见了,那两个赔钱货,贱丫头,居然躲在灶屋里头吃独食,这么好的野地瓜都不晓得孝敬她这个妈妈,就是两个小白眼儿狼,她真是白养她们了!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她这个当妈的为孩子们做了些什么,像刚刚这样,闻到香味儿,看到好吃的,甚至都不顾女儿的死活,差一点儿就让二女儿毁了容,可是,转眼之间,她就把这一切忘得干干净净,责怪孩子不孝顺她。

    陆婉漩很难过,回到屋里,坐着床边,看着熟睡的弟弟,嘴里还残留着野地瓜的香甜,可是现在,她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妹妹要大声的尖叫,为什么妈妈过来问都不问她们一下,就直接抢她手里的东西。

    想着想着,眼泪就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她很难过,很想哭,可是她又怕自己的哭声吵到了熟睡中的弟弟,所以只能坐在那里静静的掉眼泪,她想,她有些明白为什么姐姐刚刚要喊她赶紧吃了,或许是因为姐姐知道,如果让妹妹和妈妈知道,她就什么也吃不到了吧?

    刚刚那一幕,她是真的吓着了,要不是姐姐,她的脑一定会磕到锅上的,灶里还烧着火,那锅,一定很烫,刚刚她都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热气,她没有看到姐姐的手,可是,她看到了爸爸的焦急,爸爸甚至一句话都没说就背起姐姐去看医生了,可想而知,姐姐的手肯定是伤着了,就是不知道伤成什么样子了?会不会有疤啊?

    小姑娘边想边掉泪,可是她还太小,除了照看弟弟,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干巴巴的在心里希望姐姐能够好好的,手上不要留下什么疤痕,如果留了,那她长大了一定要赚很多很多钱,请高明的医生给姐姐治疗!

    “爸爸,你不要生气,我没有事的,真的不痛。”才怪了,她就差没痛到抽凉气了,可是,看着沉默的,一言不发的爸爸,陆婉清还是忍不住安慰道,她不希望爸爸因为这个事情自责和难过,因为这并不是他的错。

    这个时候的的陆清源,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小姑娘之前说的话估计是真的,他刚刚差一点儿就忍不住对那个女人大打出手了,他从来就没打过女人,他所受的教育让他打心底里对打女人这件事情深恶痛绝!

    可是刚刚,他差一点儿就动手了,只差一点儿,要不是看到女儿手上的烫伤,担心她痛苦的话,他一定会动手的,只是不知道,女儿说的吵架事件是不是因为这个?但不管是不是因为这个,他已经开始有点儿相信她的话了。

    沉默了半晌之后,陆清源才声音沉沉的道“爸爸不气,爸爸只是怪自己没有用,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爸爸……”

    说到这里,他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后悔娶了那个女人吗?大约是有的,可是,当初如果没有娶她,那他便没有这几个孩子,凡事都有因也有果,他是相信这个因果的,所以,他只怪自己不够强,没能给孩子们更好一些的生活。

    “不是爸爸的错,爸爸为了我们这个家操碎了心,很辛苦很辛苦,爸爸,我梦里有一个事情,我觉得一定要告诉爸爸。”靠着爸爸瘦得大多是骨头的后背,陆婉清告诉自己不能哭,她回来了,他们家的一切都能够改变,一定能够改变的,所以她趁热打铁的说道。

    陆清源一听又是关于女儿的那个梦的,赶紧四处看了看,才小声道“婉清,以后这些话不要乱说,万一叫人听见了怎么办?好在现在没人,你说吧,爸听着呢。”

    虽然左臂还有点儿痛,不过,陆婉清趁着没人注意她,悄悄的控制了一下残留下来的那些水,让它们变得更冷一些,压制着那火辣辣的感觉。

    听到爸爸这样说,她才道“爸爸,在我的梦里,明年冬天要恢复高考了。”她这话,直接就让大步走着路的陆清源脚步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