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科幻小说 > 重生在七零年代 > 第564章,耍我玩呢?
    李小琼一听这话顿时就乐了,小女儿突然离家出走去找她姐姐弟弟,家里真的怪冷静的,既然这小侄女儿愿意跟她住,那可真是不错的呀。

    虽然这小侄女儿太小了点儿,瞧着除了吃饭就啥也不会的样子,李小琼心里虽然犯嘀咕,但到底还是欢喜的。

    所以想也没想她这一次是来干啥的,脑子一热就应了下来,而且还表示在想在她们家玩儿多久就玩多久!

    真的,她早已把既将要生产的弟妹给忘到了脑后,满脑子就是她家这几天不会再冷清了,真的很好的。

    所以吃过午饭之后,李小琼便抓住机会提出要带着侄女儿去自家玩耍几日,尤其重点说了小的那个多么的让人不省心。

    让她老实在家呆着做做饭什么的都不乐意,非要跑去找她们姐姐弟弟的,虽然那是抱怨的话,但李小西却听出了她话里不经意的炫耀。

    这可把李小西给气坏了,心里对这个大姐也是愈发的不满了,你那么多抱怨话,怎么不阻止她们去上学呢?

    要是让那两个大的亲自来他家里教他女儿养兔子,那岂不是会养得更好,出更多的毛,换更多的钱?

    非得只教大侄子,然后再让大侄子来教家里人养兔子,他们一个二个的都是长辈,还得跟个未成年的小辈儿学习,这是个什么事儿哟?

    好吧,其实他就是想大姐家那俩孩子来给他家当免费的长工,最好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鸟儿还少。

    然而,陆婉清上辈子早就认识了这所谓的小舅舅的心思,每每她们姐妹几个到他们家来,就会被带着一起去干活儿。

    然后就会接受到许许多多的夸奖,然后这被夸奖的人呢,就会飘飘然,干起活儿来可不就更加卖力了么?

    前世上当受骗那么多年都不曾起过疑心,还以人家真的是在夸她呢,却哪里知道人家一边儿夸着她,一边儿在心里骂她傻呢?

    所以这辈子,若无多么重要的事情,陆婉清懒得搭理这个小舅舅,只要面子情到位了就成。

    倒是其余几位舅舅们,虽然不是亲舅舅,但后来她们有落难后还是偷偷给她塞是了一些钱。

    那年月家家户户真的不富裕,能够在那样的时候伸出一把援助之手,那样的温情陆婉清就很感动也很想回报。

    所幸后来家里两个孩子争气,虽然并非人家定义的成功人士,但还一些较轻地人情债还是可以的。

    李小琼可不知道自家这个弟弟心里在想什么,只看他苦着一张脸,难为地说着家里没人走不开,弟妹还要生孩子云云。

    李春花抿了抿唇,这个节骨眼儿上,好像她确实不太适合离开家,再怎么着也得等到妈妈出了月子。

    不,不对,妈妈出了月子就得去上工,带妹妹这个活儿该是她的,一想到她要带个奶娃娃,李春花就一阵头皮发麻。

    要知道,前世的她也没亲自带过几天亲生女儿,带孩子,她是真没耐心,她都不知道前世这个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

    “姑,那个,我,我还是留在家里照顾妈妈吧,等以后有空了,我再上大姑家玩儿,比如过年的时候,那时候,大姑可要给我大红包喔~”

    既然一时半会儿的没办法离开家,那么就得给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而钱这个东西,前世今生她就知道很重要。

    看大姑穿得这般好,想来她应该是不缺钱的,打劫她一下,李春花觉得自己半点儿不好意思都没有。

    这都是她欠自己!让她这个死老婆子整天叨叨叨,叨叨叨个不停,让那个看似疼爱她们这些孩子的大姑父压制她!

    “你这个死丫头杂就那么贪财呢,你大姑也不容易,你怎么能伸手向你大姑要钱?下次要再敢这样,我打死你!”

    李小西是什么人呐,人精呐,一见自家大女儿居然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心里喊了一声糟,赶忙站起来啪得一声打在女儿脑壳上,急匆匆地道。

    然后又冲他姐笑道:“大姐,你别跟这死丫头一般见识,她就是个眼皮子浅的,没见过什么大钱儿,让大姐见笑了。”

    李小琼爱财谁不知道呀?便是李春花她也是知道的,但她就是要从她手里抠钱出来,或许,也可以冲几个表姐表哥下手。

    毕竟,按着大姑话里透出来的意思,大表姐和二表姐在养了那么多年的兔子,想来应该有不少私房。

    看看她们多能啊,如今都跑去县里上学去了,如今她去了大姑家也见不到人,还得替大姑做这做那。

    可若是等她们放了寒假再去大姑家,凭着自己的聪明材志,定能搞定几个姐姐哥哥的!

    想到这里,她眼里闪过一丝得色,然而它也消失得很快,并没有被人看到,只除了陈红。

    不是她吹,她这个大女儿在想什么,她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了,只是最近这几天这个女儿给她的感觉很有些奇怪的样子。

    可要说怎么奇怪吧,她还真说不来,这几天女儿的表现,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她有时候心头不安,该不会是哪里来的脏东西上了她家女儿的身吧?

    这个念头她只敢在心里想想,不敢说出来,她如今马上就要生了,万一这脏东西在家里碍着她们娘俩,那该如何是好?

    想到这时在,她勉强地笑笑,冲着还没说话的李小琼道:“大姐,你别跟春花一般见识,这小丫头就是嘴巴上说得欢,其实呀,心善着呢。

    大姐,既然外甥和外甥女她们都没在家,不如就让春花去陪陪你,也热闹一点儿不是?再说了,这孩子能干着呢,还可以做饭伺候大姐。”

    要是搁在几天前,她绝对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是这几天下来,她每每看到大女儿就不知为何有些心惊。

    所以她才想把这个女儿丢得远远的去祸害别人去,反正他大姐家条件好得很,又不会饿着她女儿,真真是一举三得的事儿啊。

    李小琼一时看看这个,一时看看那个,好半天都没有缓过神来的样子,最后沉声问小弟:“小西,你和弟妹到底是几个意思?”

    她刚刚提出带小侄女儿回家,小弟就匆匆忙忙的拒绝,结果她还没说话呢,陈红居然又让她把人领走,这是耍她玩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