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玄幻小说 > 神针侠医 > 第580章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酒吧内,任梦雨拿着一杯红色的鸡尾酒,走到陈飞宇原先的位置坐下,伸手在尚笑薇眼前晃了下,道:“喂,陈飞宇都走了,你还在这里愣着干嘛?”
“没……没什么。”尚笑薇这才从愣神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陈飞宇临走前那一句话,蕴含着太多的内涵,陈飞宇究竟是什么身份背景,能厉害到让所有人羡慕她选男人的眼光?难道陈飞宇真的是那位无所不能的陈先生?
这个想法吓了尚笑薇一大跳,把她直接打蒙了,以至于她都忘了起身去送陈飞宇,不然的话,她肯定会看到陈飞宇那辆豪华迈巴赫!
任梦雨双腿交叉而坐,流出一小截洁白圆润的小腿,随口喝了一口酒,无语道:“我看你都被陈飞宇给迷住了,要不是我对你足够了解,我都要怀疑你其实早就认识陈飞宇了呢。”
尚笑薇摇摇头,把脑中的想法甩出去,笑道:“怎么,轰轰烈烈爱一场,把梦雨给吓住了?”
任梦雨摇头道:“这倒没有,我以前出国留学的时候,见到过为爱情更加疯狂的人,甚至还有为了挽留老公,主动掏钱帮老公养小三的,唉,情之一字,害人不浅,尤其是害女人不浅。”
“梦雨作为旁观者,觉得害人不浅,你又怎么知道深陷情网中的人,说不定是乐在其中呢?”尚笑薇认真地道:“至少,我现在很开心,心里跳的很快。”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吗?”任梦雨低声重复了一句,随即摇摇头,道:“你现在是开心了,等陈飞宇见你爸的时候,你觉得你爸会同意你和陈飞宇交往吗?你觉得陈飞宇能顶得住你爸的压力,跟你在一起吗?到时候受苦的不还是你?”
“梦雨说的不错。”耿哲同样走了过来,坐在尚笑薇对面,翘起二郎腿轻蔑道:“以我对尚伯伯的了解,尚伯伯绝对看不上陈飞宇,到时候陈飞宇选择离开你还好,如果执意跟你在一起的话,绝对会面临尚家的全面打压,你觉得陈飞宇又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听我一句劝,趁着现在还没完全陷下去,直接抽身离开陈飞宇,才是最好的选择。”
尚笑薇脸色瞬间苍白了一下,紧接着,想起陈飞宇对她说过的话,内心又燃起了一层希望,对着任梦雨和耿哲,更像是对着她自己说道:“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可是喜欢一个人只需要一眼,但是忘记一个人,却需要一生,所以我做不到。
而且飞宇跟我说过,他是天底下最优秀人,他会让所有人羡慕我的眼光,我相信飞宇,他一定能说到做到。”
任梦雨和耿哲对视一眼,都是一脸无奈,尚笑薇还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任梦雨无语道;“算了,反正该劝的也劝了,咱们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再玩半个小时,咱们就回白家吧,也不知道我爸跟白家主他们谈的怎么样了?”
尚笑薇点点头,却是一脸的心不在焉。
却说陈飞宇驾着迈巴赫,没多久便来到白家,只见在白家外面,停着好几辆豪车,想来正是任家、耿家这些大家族的座驾。
门口的安保人员一眼就认出了陈飞宇,连忙揉揉眼睛,确定没认错人后,内心激动惊喜,涌上一股热血崇拜之意。
这段时间以来,要说玉云省风头最盛的人,当属陈飞宇无疑,在文湖山横扫宗师,剑斩传奇,一战成为玉云省最强大的男人。
而白家这些工作人员,自然感到与有荣焉,因为陈飞宇是白家的未来姑爷,以至于他们平时出门的时候,都是红光满面昂首挺胸,心里这叫个舒坦。
现在见到陈飞宇来了,各个站直身体,大声问好:“姑爷好。”
要是让他们知道文湖山之战的起因,正是他们家主在背后陷害陈飞宇的话,怕是现在见到陈飞宇,就不是兴奋激动,而是双腿颤抖恐惧惊怕了。
陈飞宇摇下车窗,向他们笑了笑,道:“你家小姐呢?”
一名身材魁梧,面目黝黑的保安直接把白家情况毫无隐瞒地说了出来,道:“回姑爷话,奚家、任家、耿家等几个家族的家主,现在都来了白家,正在客厅跟家主会谈,至于小姐,在客厅待了一会儿后就离开了,有人看到小姐往后面花园庭院的方向走了。”
奚家的人也来了?
这倒有些出乎陈飞宇的意料之外,不过这些事情他并不在意,把车钥匙抛给保安,道:“把车停到停车场,我去庭院找白玉清。”
打开车门下车,陈飞宇也懒得去客厅,径直向庭院走去。
原地只剩下三名保安,看着陈飞宇的背影一脸的崇拜。
“陈先生太牛逼了,一人一剑,镇压整个玉云省,这才是我们大好男儿的榜样!”
“要不连咱们风华绝代的小姐,都被陈先生给拿下了?因为陈先生足够牛逼啊,啧啧,那个奚家的什么大少奚存心,竟然还想追求小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拿镜子照照自个,他有哪一点比陈先生强的?”
“诶?你们说,奚家、耿家、任家这些大家族,派出宗师强者在文湖山围杀陈先生,他们明知道陈先生是小姐的未婚夫,怎么还敢来咱们白家?”
“这有啥难猜的,肯定是害怕陈先生报复,所以来咱们白家,想让家主出面为他们说情呗。”
“有道理。”
剩下两名保安纷纷带头。
却说陈飞宇一路向庭院花园走去,只见月色下小桥流水,花柳依依,让人心情舒畅。
突然,只听前方不远处的池塘边,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奚大少,请你自重,你别忘了,这里可是白家,如果你再出言不逊,就算你爸现在还在白家作客,我也要喊保安把你请出去。”
声音虽然冷漠,却悦耳动听,十分熟悉。
陈飞宇快步向前走去,只见月色下,池塘边,一位身穿白色长裙的绝色佳人,俏立于柳树之下,美得仿佛月中仙子。
果然是白玉清!
此刻白玉清神色冷漠,甚至眼神中还有一丝厌恶,因为在她身前不远处,还有一位陈飞宇同样熟悉的人,奚家大少奚存心!
原来,今天奚家、耿家、任家等家族的家主,挟带族中子弟纷纷前来白家,想要争取到白家的联合,在几天后的宴会上,为自己家族增加一点话语权。
白玉清作为白家大小姐,自然也得出来招待几位叔叔伯伯,只是白玉清因为陈飞宇的缘故,实在没有什么兴致,在客厅待了一小会儿,便自顾自地来到了庭院池塘边,回忆着和陈飞宇的点点滴滴,并且在思考以后应该怎么面对陈飞宇。
奚存心原本就在追求白玉清,更何况现在白家已经成为十大家族中最强大的家族,奚存心自然更想把白玉清追到手,不但能抱得美人归,而且还能增强奚家的实力。
是以,奚存心见白玉清走出去后便留了个心思,没多久便也悄悄走了出来,向白玉清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意,却被白玉清训斥了一顿,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此刻,陈飞宇虽然并不知道其中的具体原委,但是猜也能猜出个大概,正准备走上前现身。
突然只听奚存心笑道:“莫非玉清是因为陈飞宇的缘故,所以才拒绝我?”
陈飞宇见他们提到了自己,便下意识停下了脚步。
白玉清冷着脸道:“是又如何,反正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奚存心笑了两声,笑声中带一丝轻蔑,两分得意,道:“玉清你别犯傻了,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吗,陈飞宇在文湖山遭遇埋伏的事情,就是你们白家设计的,要是让陈飞宇知道的话,估计陈飞宇踏灭白家的心都有了,你还能指望陈飞宇像以前那样待你?”
陈飞宇立即竖起耳朵听,目前他最纠结的,就是白玉清有没有参与其中,正巧被奚存心问了出来。
白玉清脸色又冷漠了几分,高声道:“这件事情的确是白家对不起飞宇……”
陈飞宇心里“咯噔”一声,莫非,真跟白玉清有关?
只听白玉清继续道:“但这件事情从始至终,我都被蒙在鼓里,等我知道的时候,飞宇已经被困在文湖山,而我也被软禁。
飞宇一向恩怨分明,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就算知道真相,也绝对不会迁怒于我……当然,如果飞宇真的盛怒难消,为了替白家赎罪,就算让飞宇杀我,我也心甘情愿。
总之,我心已属飞宇,再也容纳不下第二个人,奚存心,请你立即离开,否则我真要叫保安了!”
这段话声音清亮,中气十足,显然是白玉清肺腑之言。
奚存心脸色大变,眼中闪过嫉恨之色,紧接着,看着白玉清窈窕的身段,内心涌上一股难以抑制的欲望,冷笑道:“陈飞宇倒是好运气,能让你对他这般死心塌地,反正这次奚家已经彻底得罪了陈飞宇,说不定过几天,本大少就会死在陈飞宇的剑下。
既然命不久矣,不如在临死之前,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比方说,品尝一下你那完美清香的身体,就算是死了,也能不留遗憾!”
他一边说,一边向白玉清逼近。
白玉清脸色微变,厉声道:“你想做什么,别忘了,这里可是白家!”
“那又如何?这里四下无人,将你打晕之后,谁能阻止我?能将陈飞宇的女人按在身下享受,也不枉人间走这一遭!”
奚存心神态越发癫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