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都市小说 > 宠妃天下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和预想的相差太远
    大喜的日子,崔婆子她们在新房中叫一声“姑爷”,这也不算什么不对。

可李书宇声音冰冷,让她们完全始料不及。

“是,少爷,我们知道错了,”崔婆子立即改口道。

李书宇扫了她们几眼,目光在那两个丫环身上掠过,意味不明。

“既知错,就下去领十板子。”

“!!”崔婆子霍然睁大眼睛,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新婚之夜,新郎打了新娘陪嫁的板子?

简直闻所未闻!

但此时是在李府,崔婆子等人欲哭无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崔婆子转头看看坐着的苏晚儿,颤声道:“小姐……”

“叫什么?”李书宇冷然道。

崔婆子又是一哆嗦,“少夫人。”

苏晚儿也早惊了,脸色苍白如纸,手心里都渗出汗来,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

“来人!拖下去!”李书宇喝了一声,外面立即进来几个人,不容分说把崔婆子等人拖下去了。

新房里又安静下来,苏晚儿心跳如鼓,没有丝毫的甜蜜可言,只剩下害怕和恐惧。

李书宇一手掀开她头上的盖头,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看到她苍白的脸,他的眼中浮现几分阴森的冷意。

“怕了?”

苏晚儿想说“是”,但又不敢,但摇头,却动弹不了。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她这些日子心心念念要嫁的男人,带给她荣光的男人。

之前在公园的时候,她还觉得他是一个儒雅公子,俊秀有才,可现在眼前的人是怎么回事?

表情阴冷,眼神森森,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下一刻就要张嘴吃了她。

她抓着身上的床单,连呼吸都放缓。

林书府手上用力,转捏住她的下颌,“我问你话呢,是不是怕了?说话!”

苏晚儿被他捏得极疼,嘴也合不上,说话含糊不清,“我……不怕。?”

李书宇松开手,粗暴的扯开她的衣服,她惊恐的瞪大眼睛,不知如何是好,这和她想象的相差太远!

衣服被扯开,露出白嫩的肌肤,李书宇的眼睛映着红烛的光,像染了血的兽眼,渗出凶狠。

他伸手抓住苏晚儿胸前的柔软,力气极大,痛得苏晚儿忍不住惊叫一声。

李书宇咧嘴笑,露出森林的白牙,“怕吗?”

苏晚儿不敢再逞强,用力点点头,眼里滚出泪珠。

李书宇却并不因此放过她,继续扯碎她身上的衣裳。

……

苏南衣看了会儿医书,想睡却睡不着。

忽然听到院中有轻微的声响,她起身推开窗子,一道黑色的影子落在窗前。

“小黑!”苏南衣脸上浮现笑意,“你怎么来了?”

她拿了点谷粒喂了小黑,从它腿上解下信筒。

“娘子,我想你了,你睡觉了吗?你要是没睡,我就来找你,我现在就在苏府后门。”

苏南衣看到这字条哪还睡得着,立即放飞了小黑换了衣服去找云景。

云景果然就在后门等着,看到她出来,欢快的迎上来,“娘子!”

苏南衣看到他,心里暖暖的,“景儿,你怎么来了?府里没事吧?”

“没事,娘子,?我一天没见你了,想得紧,你说白天有事人又多,我不敢来,好容易等到晚上。”

云景一片赤诚,不会说谎,苏南衣捏了捏他的脸,“我也想景儿了,现在没事,咱俩去玩呀?”

“好呀好呀,去哪里?”

云景忽闪着眼睛,像载了满天的星光,苏南衣心里阴暗的角落也像被照亮了。

“去大将军府。”

云景想了想,“是今天办喜事的大将军府吗?”

“没错,景儿真聪明。”

得到夸奖,云景很高兴,“可是娘子,我们现在去有点晚啊,喜宴早都散了。”

苏南衣忍不住笑,“我们又不是去吃席的,我们去看看,他们家有没有什么秘密,所以要悄悄的,不能被发现。”

云景压低了声音,用小气声儿说道:“好,没问题。”

苏南衣抿着嘴唇,翘起好看的弧度,她知道云景的轻功非常好,去大将军府完全不成问题,而且今天有婚事,他们府里的戒备也会有所松懈。

两人说定,趁着夜色直奔大将军府。

远远的看到在夜风中飘荡的红灯笼,不知道怎么的,苏南衣没觉得喜庆,反而觉得阴森森的。

“娘子,我们从哪进去?”

“后门吧,前门不行。”

“好。”

俩人绕到后门,这大将军府也挺大,绕来绕去的烦人,苏南衣拉住云景道:“别去什么后门了,就这儿吧,进去再说吧。”

“好,听娘子的。”

正好前面有一棵大树,苏南衣指指树,和云景先后跃上树梢,从高处往里看。

李府有的院中还亮着灯,都是点起的红灯笼,在夜色中望去,像是一团团的鬼火。

云景凑到苏南衣耳边小声道:“娘子,怎么觉得这里怪怪的,好可怕。”

苏南衣也有同感,“那咱们回去?不然别去了。”

“不,还是去吧,”云景看着下面,“我也想看看这鬼府长什么样。”

苏南衣哑然失笑,这么严肃危险的事儿让云景一说反倒轻松了。

她想了想,“那景儿你要跟紧我,不要乱碰东西,说不定有毒。”

“好,”云景严肃的点头,“我听娘子的。”

苏南衣和云景说好,轻轻跃下树端到了院中。

这个院子挺小,也没有点灯,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穿过月亮门,走过一条小路,前面开阔了许多。

苏南衣正在想应该往哪边走,忽然听到一阵闷哼声,像是有人被捂住了嘴发出的痛呼。

她不禁有些纳闷,今天这种日子,怎么会有这种事儿?

她和带着云景寻着声音找过去。

……

劳累了一天的李树朝和李夫人也回到屋中,李夫人除去头上的钗环,活动了一下脖子,“累死人了。”

李树朝哼笑一声,“这就累了?”

李夫人白了他一眼,“我老了,体力不如你那些美妾。”

李树朝眉头皱了皱眉,“又来了,非得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吗?我这不是来你房间了吗?”

李夫人“啪”把金钗往桌子上一拍,“那我还得感激你了?”

李树朝的脸色也沉下来,起身道:“你想干什么?非得让我走你就痛快了?今天这种日子还要闹吗?”

“你也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李夫人红着眼睛,“你非要在这种日子去找你的美妾,给儿子做不好的榜样,我不拦你,你去,你现在就去!”

李树朝咬了咬牙,“真是不可理喻!”

他正压着火气,忽然听到脚步声响,随即有人拍响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