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都市小说 > 男主周扬李幼薇 > 第552章:略懂...略懂
    云山县.县医院!

    钟镇南的办公室里的气氛有些低沉,也有些压抑。

    不管是钟镇南还是周扬,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只不过两人心忧的问题并不一样!

    钟镇南担忧的是出血热如果在塞北省大规模的蔓延开来,该如何处置,得死多少人。

    他可是知道,这种病的综合死亡率从来都没有低于10%的,也就是说每100个人患病,就有十几个人会死亡。

    其死亡率之高,在目前所有已知的传染病里面,绝对是名列前茅,即便是大名鼎鼎的克山病也略有逊色。

    在眼下这个年代的许多地方,“出血热”就是“死神”的代名词,也被民间称为地府缺人的预兆。

    最可怕的是,国内虽然对这种病有了一定的认识,但是到目前为止也仅仅只是知道这种病可能和老鼠有关,其它的一无所知。

    不仅仅是国内,全世界都一样,即便是医疗技术最为发达的欧美,同样拿这种病没有办法。

    相比而言,周扬倒是不担心出血热蔓延。

    毕竟他知道该如何有效的治疗这种病,可以极大地降低出血热的死亡率,就算是出血热疫情蔓延,也很快就能得到控制。

    他现在所担心的是,这种病一旦发现就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消灭的,不管是八宝梁村也好还是塞北省也罢,接下来很长时间都要受这种传染病的困扰。

    除非能分离出病毒毒株,并研究出相关疫苗。

    但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可以说是困难重重。

    而就在两人沉默之际,外面突然传来的吵闹声再次惊动了他们。

    两人没有再说什么,纷纷打开办公室的门,向着门口的方向赶了过去。

    人还没到,周扬就听到了柳云龙的声音了。

    过去一看,只见他正站在医院的走廊里左顾右盼,且扯着嗓子在喊人,旁边还站着白杨。

    而他的背上还背着一个人,应该就是老张头。

    看到周扬和钟镇南之后,两人背着老张头当即赶了过来。

    当下几人合力将老张头带到了钟镇南的办公室,并立即对他的身体情况进行检查。

    果然,同样是出血热。

    只不过相对于那个叫巧儿的女知青,老张头毕竟上了年纪,他的身体素质很差,情况更加的危险。ΚáИδんǔ5.net看書喇

    周扬在检查完老张头的情况后,当即说道:“必须立即给老张头补充血容量,不然的话,他恐怕撑不过今晚!”

    “行,我这就安排!”

    趁着周扬给老张头注射肾上腺皮质激素的同时,钟镇南当即找来值班的护士,让他立即通知住在单位宿舍里的医生护士集合。

    短短一小会儿的时间,八宝梁村就送来两名出血热患者,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患病。

    更重要的是,现在并不清楚是只有八宝梁村出现了这种情况,还是团结公社甚至于整个云山县都有病患。

    如果疫区只限于八宝梁村,那还好控制。

    但如果已经在全县范围内蔓延了,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但不管如何,可以预料到的是,今晚县医院肯定会特别的忙!

    当钟镇南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周扬已经将老张头处置的差不多了,现在只剩下验血并进行输血了。

    由于不知道医院的血库的位置以及他们是如何管理血浆的,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只能交给钟镇南来负责了。

    待钟镇南帮老张头处理完,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距离第一名患者用药已经快一个小时了。

    随后,钟镇南提议去病房看看情况,周扬随即同意。

    两人来到病房,哪两个女知青正在给哪个“巧儿姐”进行物理降温,即用酒精为她擦拭身体。

    看到周扬和钟镇南带着一个护士推门进来,当即给那个女知青盖上薄被。

    两人检查了一下那个患病的女知青的身体,发现她的体温已将降下来了,而且心率也缓和了许多,没有之前那么急促了。

    但是她的血压还是特别的低,眼角的充血情况还没有得到改善,再就是人还在昏迷之中。

    不过以钟镇南的经验来看,这个女同志虽然还没有度过危险期,但是情况已经有所好转,这充分的说明周扬的治疗方法还是很管用的。

    从病房出来后,钟镇南有些惊讶地问道:“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还会治疗出血热啊!”

    周扬笑了笑说道:“略懂,略懂!”

    听到“略懂”这个词,钟镇南不由得想起了几个月前治疗克山病患者时候。

    也是在这里,这小子也是用这话搪塞京城医学院的刘老、王老等人的。

    他清楚的记得当时那几位专家听到这话的表情,今天他也切身体会了一番那些专家们的感受。

    就你这水平都是“略懂”的话,那让其他人该咋说,皮毛还是连皮毛都没有搞懂?

    想到这里,钟镇南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小子啊”

    周扬倒是想和他说明白这事儿,但是不能啊。

    要知道周扬之所以会治疗出血热,主要是他前世参加过这种传染病的治疗。

    前世他于75年7月份随科研部队前往西北某地参加科研项目,但是在76年年底的时候,项目部所在的施工区域爆发了大规模的出血热疫情。

    但是参加建设的三千多名官兵中有三分之一得了这种病,由于缺乏医生,所有有医学经验的普通人也被抽调到临时医院帮忙,这里面就包括周扬。

    那次治疗给周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也对他的人生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主要是太惨了,由于缺乏医生也缺乏药物,再加上对这种病了解有限,刚开始根本无法进行针对性治疗。

    很多危重病人出血严重,吐血或流鼻血不止,有时能接满一大碗血。

    没办法,工地上的医生当时只能用针灸止血,如果无效就要开刀动手术。

    即便是如此,每天依旧有大量的战士牺牲,实在是太惨了。

    而由于大量的病患需要补充血容量,临时搭建的卫生所根本没有那么多的血浆,没办法只能就地召集各个血型的战士以及科研人员进行献血,为患者提供血浆。

    那场面既让人感动,又让人心酸。

    直到京城方面派来的医疗队抵达,经过十几天的治疗,总算是将情况控制住了。

    但那时患病的千余名战士已经有两百多人牺牲了,茫茫戈壁滩上多了无数小坟包。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与周扬一起在前线奋战的人当中,就有钟叔的儿子钟奇。

    只是不知道这一世,在钟叔即将回城的情况下,那家伙会不会前往西北。

    想到年底发生的那场疫情,周扬的心头就忍不住一颤,看来必须尽快研究出相关的疫苗。

    实在不行的话,那就将出血热的防治方法递到上面推广,必须得早做准备,不然等那边出血热蔓延开来,后果不堪设想啊!

    因此,周扬从病房出来后,并没有和钟镇南一块儿回办公室,而是将村里的两个病患交给钟镇南帮忙照看。看書溂

    同时,又将出血热的处置方式详细的告诉了钟镇南,而他则是带着柳云龙、白杨等人立即离开了县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