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逆TXT > 都市小说 > 开局就震惊世界 > 第二十二章 此后再无中秋词
    此后再无中秋词

    【叮!触发任务:碾压对手!

    任务奖励:歌曲筷子版《父亲》】

    张亮气炸了,抬手就指着陈浪,面色阴沉:

    “我让你先做,别觉得我欺负你一个劣迹艺人!”

    还算是有点城府,没有当场发作。

    陈浪嗤笑一声:

    “行,既然给你机会你不要,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这话说的十分的中二。

    但陈浪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让张亮先得意一下,最后再让他跌到谷底。

    那感觉才美妙。

    果然张亮的脸上浮现一丝轻视。

    只会呈口舌之力!

    陈浪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向评审组的大书桌。

    上面有纸和笔。

    虽然堆堆很乱,但是能用。

    随意的从中抽出一张a4纸,开始想自己应该写哪首。

    毕竟前世写中秋的词太多了。

    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突然陈浪眼前一亮。

    有了!

    提笔就写。

    突然又有点犹豫,毕竟这首诗词一出,太经典了。

    经典到什么程度?

    上个世界,百分之九十点人只要想起和中秋佳节有关的词,就会第一个想到他。

    他怕这首词出了以后就再无中秋词了。

    就在陈浪犹豫的时刻,张亮突然就笑了,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轻笑:

    “怎么了?陈大才子卡壳了?诗可不是你想写就写的,写诗词的门道搞清楚了没?就敢写诗!”

    “就以五言律诗为例,讲究平仄结合,第一个节奏用平平第二个节奏就必须用仄仄,第三个节奏又要用平,这还是简单的,这里面的门道恐怕陈大才子都不知道啊?”

    张亮洋洋得意的搞着科普。

    但是别说这张亮还有点东西。

    周围许多人其实对诗词也不怎么了解的特别深,毕竟这东西不常用。

    纷纷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

    看向张亮的目光也柔和了许多。

    而张景良更是笑的嘴都咧到了耳根子。

    这侄子真给他长脸啊!

    这时听完张亮所说的各种门道,心向陈浪的人都开始担心了起来。

    陈浪到底行不行!

    陈浪听到张亮的班门弄斧,一张脸都耷拉下来了,阴沉的都能滴水了。

    这张亮是真特么讨厌啊!

    自己还在考虑是不是不要打脸太狠呢,却没有想到张亮在这嘲讽!

    行!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了!

    是你们逼我这样做的!

    那就写这首吧!

    这时秦山感觉到这场比试对于陈浪好像有些不公平,随即开口道:

    “陈浪,你可以思考一会儿,别那么着急下笔,我们等得起。”

    秦山是好意,想要帮陈浪多争取一点思考时间。

    “秦老好意心领了!我这有了!”

    秦山愣住了!

    这就有了?

    这才过去多久?

    还没回去两分钟呢吧?

    张亮听到陈浪的话更是笑的开心了。

    知道陈浪是被自己激怒了,两分钟就想做出一首命题诗?

    开什么玩笑,就算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自己也得准备个几个小时。

    在心里偷偷直笑,幸亏自己早有准备!

    别人不知道陈浪啥情况,但是陈浪自己能不知道吗?

    没准备的事他可不做!

    小贾此时不由得急道:

    “陈浪行吗?”

    话是对着秦山说的。

    秦山没理。

    小贾也没在意。

    可就在众人担心或者幸灾乐祸的时候,陈浪动了!

    一句话开始跃然纸上。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陈浪刚下笔,一群人乌泱的一下就围到了陈浪周围。

    看到第一句词的时候,秦山大惊,不由得念出声音: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霸气!

    这首词太过霸气了,立意高远啊!

    虽然只是第一句但秦山知道稳了。

    文坛大家也不过如此。

    可秦山的念叨声音将张景良和张亮也吸引过去了。

    张亮心中更是疑惑,难道?

    陈浪真的做出来了?

    急忙跑过去看着陈浪接下来的诗词。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张亮瞬间浑身颤抖,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深知词好词坏的他这一刻感觉到了不妙。

    但心底还留存着希望!

    词是最难写的了,陈浪一个劣迹艺人肯定不行。

    不断地在心底给自己打气。

    可陈浪接下来文思泉涌,犹如神助。

    写的是越来越快。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随着陈浪奋笔疾书越写越快,张亮心都沉入了谷底。

    太完美了!

    这是一个劣迹艺人能够做出来的诗词吗?

    但内心还心存一丝侥幸。

    最后一句还没写,诗词最重整体性,如果整体性不行自己还有机会。

    但陈浪好似是看穿了张亮的想法,停顿了一下,接着写: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一句话为这首词画上了句号。

    全场沸腾了!

    不懂诗词的他们都感觉到了这首诗词的不凡更别提张亮了!

    反观张亮如同见了鬼一样看着陈浪!

    秦山更是暴喝一声:

    “好词佳句配明月!陈浪你了不起!”

    衷心的替陈浪高兴。

    太提气了。

    张景良看着失魂落魄的张亮,急忙摇晃着张亮的肩膀:

    “亮儿!你怎么了?赶紧做出一首比他这还好的诗来!打败他!”

    张景良此时还完全分不清形势呢。

    以为胜算还在。

    但是张亮却冲向了陈浪,歇斯底里的喊着:

    “这首词绝对不是你写的!你早有准备是不是?”

    状若疯魔。

    陈浪早就觉醒了身强体壮的属性了,虽然看起来身材依然瘦小,但是这身体里却爆发着惊人的能量。

    一手就就揪住张亮的后脖颈子,冷哼一句:

    “玩不起就别玩,丢人。”

    说完一推将张亮推出了身边。

    张景良赶忙接住。

    这时小贾也反应过来了大声喊道:

    “就是,玩不起就别玩啊!题目你们出的,题材你们定的,现在写出来又说我们作弊,真不要脸!”

    小贾底气十足,虽然她现在隶属于这个项目,但是过了这几天就拍拍屁股回原单位了,也不怕得罪张景良。

    张景良这时也明白发生了什么。

    怔怔的问着失魂落魄的张亮道:

    “亮儿,你做不出来更好的了?”

    张亮还没回答,秦山和小贾哈哈大笑。

    眼泪都要笑出来了。